第3集:覃獻文當眾為濮泉生打抱不平 濮泉生挪用扶貧款修教室受處分


沙鷗把濮泉生攆出去,趕忙給同事佩佩回電話,興高采烈向佩佩炫耀在碗米溪村的所見所聞,濮泉生在門外等得不耐煩,就把沙鷗攆走了,沙鷗想在自己房頂上也裝信號放大器,濮泉生斷然拒絕,沙鷗賭氣天天到他房間打電話。

趙磊帶著沙鷗挨家挨戶給村民們建檔立卡,他們都覺得是走形式,對趙磊不理不睬,田家旺很不情願填好表,只盼著早點分發救濟款。施工隊在村裡裝路燈,沙鷗發現間距和圖紙上的不一樣,就向施工人員要來圖紙,拿回村委會和原來的圖紙做對比,原本想裝126盞燈,結果只有100盞。

沙鷗粗略算了一下,懷疑濮泉生從中貪污七八萬塊錢,趙磊突然想起來濮泉生挪用這筆錢修教室,趕忙帶沙鷗來到小學校,看到覃獻文正帶著村民修繕教室,趙磊命令他們停工,濮泉生聞訊趕來,趙磊衝著他大呼小叫,埋怨他不該擅自挪用公款,沙鷗勸濮泉生停止施工,以免吃不了兜著走,濮泉生心意已決,他還拿出第一次來小學拍的視頻,教室破爛不堪,孩子們在裡面上課很危險,只能在露天上課,濮泉生讓村民繼續幹活。

趙磊實名舉報了濮泉生挪用扶貧款的事,陳步勝覺得此事性質嚴重,讓辦公室主任楊帆如實向江四維彙報。經過濮泉生的不懈努力,小學教室終於整修一新,覃獻文特意邀請濮泉生和沙鷗來參加新教室的落成儀式。

就在這時,陳步勝打電話給濮泉生,劈頭蓋臉把他訓斥一頓,濮泉生覺得自己沒錯,陳步勝要在碗米溪村召開現場會,讓濮泉生在那裡等著,覃獻文領著孩子們進教室上課,朗朗的讀書聲格外響亮,濮泉生很開心。陳步勝帶縣和鎮上的各級領導很快來到碗米溪村,在小學召開亮化工程現場會,村民們都來圍觀。

教室大門緊鎖,覃獻文的電話一直打不通,潘學斌建議把大門撬開,陳步勝認定濮泉生在背後指使,覃獻文故意躲著不露面,陳步勝惱羞成怒,責令潘學斌儘快查清楚此事,陳步勝只好在院子里召開現場會,讓濮泉生公開對擅自挪用亮化工程款的事作檢討,濮泉生拿出檢討書讀了一遍。

覃獻文正在加固孩子們上學必經的小木橋,白百靈唱著悠揚的山歌從此路過,兩個人四目相對,心裡產生了不一樣的感情,向喜妹急匆匆來河邊找覃獻文,催他儘快回去打開教室的門,否則會給濮泉生帶來更大的麻煩,白百靈也勸覃獻文回去。

陳步勝當眾對濮泉生的做法提出嚴正批評,讓潘學斌宣布對他的處理決定,覃獻文及時趕來制止,把教室的門打開,讓陳步勝帶著領導們進去參觀,覃獻文請求陳步勝不要處分濮泉生,他都是為了讓孩子們在乾淨整潔的教室里上課,江四維隨後趕來,當眾宣布給濮泉生嚴重警告處分,這就意味著濮泉生選調生的生涯結束了,他甘願接受任何處罰,事先他就猜到是這樣的結果,可是他不後悔,他多次催款修教室都沒有結果,只好暫時挪用這筆錢。

江四維堅持要給濮泉生處分,可是他必須留下來繼續工作,江四維向村民們和隨之而來的縣,鎮各級領導確認,濮泉生所說的都是事實,當眾拿出濮泉生寫的申請報告,足足在各部門轉了39天還沒有解決,江四維當即決定回去就徹底查清這件事,對當事人絕不姑息,村民們情不自禁為江四維的決定鼓掌。

江四維在碗米溪村轉了一圈,這裡山清水秀,風景秀麗,可村民們的生活卻不盡如人意,他心裡唏噓不已,陳步勝覺得江四維對濮泉生處分太輕,江四維只好說出濮泉生的父親就是第一批扶貧幹部,而且還因公犧牲在這裡,骨灰至今還埋在山上,陳步勝才恍然大悟。

趙磊在扶貧隊三年任期滿了,他最後一次到田間幫村民插秧,濮泉生親手做了一大桌子菜,又不好意思面對趙磊,讓沙鷗代表他為趙磊送行。沙鷗請趙磊喝酒,勸他繼續留在扶貧隊,趙磊看不慣濮泉生的工作作風,而且還要回去和未婚妻結婚,臨走,他把自己三年來整理的扶貧資料全部交給濮泉生。

濮泉生熬夜翻看了趙磊扶貧的經驗和資料,堅決不同意村人治村,還詳細列舉了金牛山的開發前景,沙鷗勸濮泉生找趙磊談一談,趁機打開彼此的心結,濮泉生知道趙磊是一個光明磊落的人。第二天一早,濮泉生早早在宿舍門口等趙磊,朱總提出騎摩托車帶他去車站,順便向他請教了很多關於碗米溪村扶貧的經驗。半路要經過一條小河,濮泉生知道趙磊腿有舊傷,提出背著他過河,趙磊盛情難卻只好答應,濮泉生送趙磊結婚禮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