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濮泉生奉命去碗米溪當書記 濮泉生和沙鷗再次狹路相逢


濮泉生一回到鎮里就來找潘學斌求助,拜託他想辦法幫碗米溪小學翻修教室,潘學斌答應明天就去縣教育局申請,濮泉生求他推薦村支書的人選,潘學斌一時找不到合適的人,他也無可奈何,還埋怨濮泉生不該在江四維面前拍胸脯。

濮泉生突然接到母親的電話,催他儘快回家,濮泉生不敢耽擱,趕忙騎摩托車往回趕,他一進門就遭到母親劈頭蓋臉的數落,埋怨他不該擅自決定龍佑民的扶貧款,濮泉生勸母親不要看網上那些報道,趕忙陪著笑臉說好話,還給母親煮了砂鍋餛飩,母親讓他把父親的墳墓遷回來。

轉眼一周時間過去了,濮泉生沒有兌現承諾,江四維派他到碗米溪村做村支書,徐振生做村主任。會後,濮泉生向江四維要錢修教室,江四維堅決不給,讓他帶著村民們去掙錢。沙鷗得知濮泉生被撤職,心裡充滿自責,她本想通過那篇報道讓大家關心扶貧幹部,沒想到把濮泉生害了。沙鷗和同事乘飛機去度假,突然接到何總的電話,派她去澧水市庸城縣碗米溪村做扶貧隊員,馬上回來接受一周的培訓,沙鷗叫苦不迭,連夜趕回去向何總請辭,因為她得罪了濮泉生,不敢去他的手下工作,何總借口她有扶貧工作經驗,堅持讓她去。

今天是陳步勝的生日,他本想等書記江四維提拔到市裡以後,他順理成章接替庸城縣縣委書記,可江四維堅持要留下來繼續搞扶貧,陳步勝很失望,回家還遭到妻子的埋怨,他更無心過生日。江四維連夜把陳步勝叫來,首先向他賠禮道歉,推薦他去別的縣當書記,然後以茶代酒向他祝賀生日,陳步勝勸他三思而後行,江四維做了三十年扶貧幹部,想親眼看著庸城縣徹底脫掉貧困的帽子,他還拿出厚厚的一大摞日記,那是歷屆扶貧幹部整理的,還有幹部為了扶貧犧牲在這裡,江四維感慨萬千,陳步勝承諾和他並肩戰鬥。

濮泉生收拾行李準備去碗米溪村走馬上任,潘學斌親自出來送他,濮泉生催潘學斌儘快給村小學撥錢,潘學斌答應儘力爭取,濮泉生騎上他的摩托車出發了。趙磊帶扶貧隊隊員在碗米溪村搞亮化工程裝路燈,好吃懶做的田家旺和麻長順等人在村口大樹下面打牌,他們在一旁說風涼話,不想按路燈只想要扶貧款。

沙鷗硬著頭皮開車趕往碗米溪村,半路上遇到山體塌方,道路被石塊和泥沙擋住去路,手機也沒信號,沙鷗正一籌莫展的時候,濮泉生騎摩托車趕來,沙鷗認出他,連連向他賠禮道歉,濮泉生根本沒當回事,沙鷗自我介紹是扶貧隊員,求濮泉生帶她碗米溪村。

濮泉生騎摩托車帶沙鷗來到村子里,沙鷗一路顛簸得狂吐不止,廖貴湘奉命來接濮泉生,濮泉生聽說村民們去小學砍樹,趕忙騎車趕過去一看究竟,讓廖貴湘送沙鷗去扶貧隊駐地。沙鷗來到駐地,得知趙磊讓柯岩給她騰房間,沙鷗堅持到山上的村委會去住,廖貴湘只好送她上山。

濮泉生急匆匆來到學校,強行阻止村民們砍樹,麻長順讓他去找覃獻文問清楚,濮泉生來露天教室找覃獻文,他正帶著學生們考試,濮泉生只好耐心等待。考試時間到了,濮泉生勸覃獻文不要砍樹,可他堅持要砍樹賣錢修教室,濮泉生承諾儘快籌錢,覃獻文才把村民們支走。

濮泉生費盡周折才找到手機信號,他打電話向縣教育局催款,工作人員讓他耐心等待。沙鷗對村委會四周的環境很滿意,決定就住在這裡,沙鷗看到這裡有村醫室,才知道廖貴湘和父親都是醫生,就讓他把村醫室重建起來,廖貴湘欲言又止。

趙磊來找濮泉生在亮化工程上籤字,勸沙鷗下山去住,因為這裡沒有自來水,手機信號也不好,沙鷗得知濮泉生也住在這裡,堅持要留下來,還把車鑰匙交給趙磊,拜託趙磊幫忙把她的行李從車裡拿上來。

濮泉生回到村委會,看到趙磊送來的圖紙,突然靈機一動想出好辦法,濮泉生顧不上和沙鷗打招呼就去找趙磊,建議把村裡的路燈減少,就能省出一大筆錢,趙磊不同意,可是架不住濮泉生的苦苦糾纏。濮泉生回到村委會,看到沙鷗在四處尋找廁所,就給她指路,沙鷗被茅房豬圈裡的大豬嚇得大呼小叫,濮泉生只好帶她去別處方便。

趙磊帶扶貧隊的隊員很快把塌方的道路疏通,把沙鷗的車開到山上。沙鷗質疑山上為何沒有自來水,濮泉生斷定她是來鍍金的,勸她少管閑事,等扶貧時間到期就走,答應給她五星好評。趙磊把沙鷗的行李送過來,濮泉生堅決不同意沙鷗留在村委會,不想和沙鷗住在一個屋檐下,可沙鷗心意已決,還挑選了一間向陽的房間,趙磊提醒濮泉生對沙鷗的安全負責,答應過兩天讓柯岩也搬上來,濮泉生想全面接手村裡的亮化工程,趙磊只好讓步。

第二天一早,沙鷗端了一杯咖啡出來,發現濮泉生在房頂上裝信號放大器,濮泉生以為她病了喝中藥,遭到沙鷗的冷嘲熱諷。當天晚上,母親電話向濮泉生了解在鎮上的工作,濮泉生不敢實話實說,只能胡亂應付了幾句,沙鷗突然來敲門,濮泉生謊稱要開會趕忙把電話掛了,沙鷗借口她的房間沒信號,要在濮泉生的房間打電話,還強行把他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