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龍佑民為抬壽材跌落山崖而死 濮泉生請覃獻文競選村委被拒


碗米溪村是澧水市庸城縣坐龍灘鎮出名的窮山村,這裡四面環山,風景秀麗,因為交通不便,耕地太少,村民們生活貧困,常年靠政府救濟勉強度日,碗米溪村由山上和山下兩部分組成,為了公平起見,按照慣例村主任和村書記由這兩部分村民推選出來。

2016年的盛夏,天氣預報碗米溪村有大暴雨,鎮里緊急下達了防汛工作的通知,村民們根本不信,他們依舊興緻勃勃舉行一年一度的鬥牛大賽,由山上和山下各出一頭牛比賽,村主任向友亮和村書記石排山親自督戰,碗米溪村鑼鼓喧天,熱鬧非凡,山上和山下的村民們都來看熱鬧,他們自動分成兩個陣營,各自為自己隊加油助威,田家旺平時好吃懶做,他號召村民們出錢賭山下的牛贏,大家紛紛下注。

駐碗米溪村幫扶工作隊隊員柯岩來找鎮長潘學斌彙報,可他去村裡做防汛工作,書記龍佑民去縣裡開會還沒回來,省委組織部的選調生濮泉生奉命來碗米溪村出任副鎮長,他剛來走馬上任,聽柯岩建安彙報了碗米溪村的情況,行李都顧不上放下就一路小跑趕往碗米溪村。

鬥牛比賽開始,濮泉生氣喘吁吁趕到,讓村民取消這次鬥牛比賽儘快疏散,村民們堅決不干,一致要求繼續鬥牛,村裡德高望重的惹阿公田壽春站出來反對濮泉生,坐龍灘鎮書記龍佑民從縣裡開會回來,第一時間來碗米溪村,勸村民取笑鬥牛比賽,他自願出錢彌補一切損失。大雨傾盆而下,山上色洪水直流而下,眼看就把村子淹沒,龍佑民掩護村民們轉移,得知惹阿公堅持要帶走那副壽材,濮泉生苦苦規勸都無濟於事,龍佑民及時趕來,答應找人把壽材抬下山,惹阿公才肯跟著鄉親們轉移。

龍佑民招呼濮泉生幫忙抬壽材,壽材很重,他們倆加上幾個青壯年小夥子才勉強抬起來,他們沿著泥濘崎嶇的山路一步一步向下走,山路很窄,龍佑民突然腳下一滑跌落谷底,頭撞在大石頭上重傷昏迷,濮泉生趕忙把龍佑民送往醫院,龍佑民知道自己不行了,他緊緊抓住濮泉生的手,反覆講明村民因為窮對生活沒有指望,才把希望寄托在這些虛無縹緲的事情上,龍佑民唯一的遺憾就是愧對兒子,兒子的養豬場的豬得瘟疫都死光了,他卻幫不上忙。

儘管醫護人員全力搶救,可還是無力回天,龍佑民撒手人寰,坐龍灘鎮鎮長潘學斌向石排山和向友亮詳細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他們倆連連認錯,濮泉生當面提出讓他們倆辭職。潘學斌為龍佑民舉行了追悼會,當眾宣讀了龍佑民的遺囑,他要把所有的積蓄52000元交黨費,濮泉生當場提出質疑,因為龍佑民家生活很困難,建議拿出一半給家人補貼家用,剩下的錢上交,潘學斌猶豫不決,濮泉生建議舉手表決,省電視台記者沙鷗奉命來採訪,她站出來反對濮泉生,堅持要按照龍佑民生前的遺願,擔心引起別人的非議,濮泉生和她據理力爭。

濮泉生舉起龍佑民兒子黑黢黢裂著大口子雙手,他靠自己的雙手養豬脫貧,卻趕上豬瘟損失殆盡,龍佑民的錢也是用來扶貧,他兒子有權利得到其中一半,大家一致同意把錢給他,沙鷗強烈抗議濮泉生的決定,認為他在搶烈士的風頭,還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鎮黨委各個領導頭上,濮泉生覺得她是無理取鬧,衝著她大呼小叫,沙鷗賭氣要如實報道他的所作所為。

庸城縣縣委書記江四維把濮泉生叫來問責,濮泉生覺得自己沒錯,還詳細彙報了龍佑民的臨終遺言,江四維埋怨他做事太衝動,還擅自把碗米溪村村委會解散了,濮泉生立下軍令狀,要在一個星期之內組建村裡的領導班子,保證圓滿完成抗洪救災和脫貧攻堅工作。庸城縣縣長陳步勝看了沙鷗的文章,勸她把負面的報道刪除,沙鷗斷然拒絕。陳步勝向江四維彙報工作,江四維看了追悼會全過程,反而勸陳步勝不要有顧慮,不會給工作帶來負面影響,陳步勝建議把濮泉生調離,江四維不同意,擔心抹殺了濮泉生的工作熱情。

濮泉生身穿防護服在村裡噴消毒水,好吃懶做的低保戶麻長順在一旁說風涼話,讓濮泉生給他發救濟款,遭到濮泉生的訓斥。碗米溪村幫扶工作隊的隊長趙磊讓向友亮和石排山寫檢查,懇求濮泉生對他們倆網開一面,濮泉生堅決不答應,兩個人一言不合就大吵一架,濮泉生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讓趙磊推薦一個適合做村主任的人選,趙磊推薦碗米溪小學老師覃獻文,他正在露天的茅草屋裡給孩子們上課,鼓勵孩子們不要做井底之蛙,走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濮泉生錄下了覃獻文認真上課的全過程。

覃獻文帶濮泉生來到教室,看到這裡破敗不堪,屋頂有大窟窿,濮泉生承諾儘快把教室修好,覃獻文聽這樣的話太多了,他不再相信任何人,濮泉生建議覃獻文競選村主任,給全體村民做思想工作,覃獻文對此不感興趣,還提醒他要做個好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