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集:賀蘭茗玉勸蕭承煦 蘇玉盈蕭承煦成親


惠妃來找賀蘭芸琪說想把蘇玉盈的妹妹嫁給蕭啟翰,賀蘭芸琪答應了,又說起了蘇玉盈,說她心思在蕭承煦身上希望賀蘭芸琪也幫忙做媒,賀蘭芸琪連忙拒絕道前些日子和他提過成親一事,蕭承煦卻斬釘截鐵地拒絕了,何況她的性子也未必和蕭承煦對盤。蘇玉盈卻認為自己和蕭承煦一起長大,他對自己一定有情意,甚至要去找蕭承睿求情,惠妃只好想了個法子,能讓蕭承睿知道蘇玉盈的心意,還讓賀蘭芸琪無法怪罪。

賀蘭芸琪和蕭承睿正在說話,惠妃突然跑出來說拿蘇玉盈沒辦法了,還沒等她說蘇玉盈要嫁給誰就被賀蘭芸琪打斷了,請蕭承睿離開,這是女人家的事情。惠妃連忙拉著蕭承睿說要是被蕭承煦知道了就不好了,這倒勾起了蕭承睿的興趣,惠妃接著說蘇玉盈這輩子非蕭承煦不嫁。蘇玉盈這時來了,表示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給蕭承煦。蕭承睿便答應了,叫賀蘭芸琪去提親,賀蘭芸琪卻有些為難,可蕭承睿卻一心想促成這樁婚事,當年沐王妃的事情他始終不放心,安插一個心直口快的蘇玉盈在身邊倒很放心。

長安諾第14集劇照
蕭承睿決定給蕭承煦賜婚

賀蘭芸琪只好去找了蕭承煦,說蕭啟翰馬上要娶蘇玉盈的妹妹了,想讓蘇玉盈嫁給蕭承煦,也算是一段佳話。蕭承煦連忙拒絕,他只把蘇玉盈當妹妹,何況二人的性情也合不來,若是娶了她也只是白白耽誤蘇玉盈罷了。賀蘭芸琪沒了辦法只好去找賀蘭茗玉,凌蓁兒聽到這件事情很驚訝,賀蘭茗玉卻很冷靜,儘管心裡不快活,但這和她沒有關係。賀蘭芸琪說是蕭承睿要促成這件事情的,還說要是不答應就硬給他指婚,所以希望賀蘭茗玉去勸蕭承煦。賀蘭茗玉當然希望蕭承煦幸福,但也不能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即使她去勸也只會適得其反的。

蘇玉盈張羅著要送給蕭承煦的東西,因此又和凌蓁兒吵了起來,蘇玉盈指責賀蘭茗玉轉嫁給了蕭承睿,這是她和她的差別,還勸賀蘭茗玉別再和蕭承煦糾纏不清了。賀蘭茗玉始終很冷靜,這件事情和她沒有關係。蕭啟翰來找凌蓁兒說起了蕭承煦的婚事,凌蓁兒正替賀蘭茗玉傷心又被蕭啟翰誤會她喜歡蕭承煦,所以說可以讓她做自己的側妃,凌蓁兒不屑,她寧願一輩子陪在賀蘭茗玉身邊也不做他的側妃。蕭啟翰以為她是因為蕭承煦才拒絕自己的,所以諷刺她白日做夢,凌蓁兒勸他還是可憐可憐自己吧。蕭啟翰很是生氣,他紆尊降貴來和凌蓁兒談卻被侮辱一番很生氣。

長安諾第14集劇照
蕭啟翰以為凌蓁兒喜歡蕭承煦

蕭承煦不肯娶蘇玉盈,口口聲聲說王妃之位已經許給了情投意合之人,蕭承睿很生氣,所以問賀蘭茗玉知不知道蕭承煦是不是真的有了什麼情投意合之人,還讓她幫忙去勸勸蕭承煦,賀蘭茗玉只好去找了蕭承煦,要是這種事情他都不肯聽蕭承睿的,蕭承睿怕是要對蕭承煦失去信任了,縱然在不情願他們也只能這樣了,蕭承煦總不能一輩子不成婚吧。蕭承煦卻很難過,沒想到賀蘭茗玉今日是來當說客的,賀蘭茗玉居然這麼快就能放下。於是,蕭承煦痛心的答應了這樁婚事,放話要賀蘭茗玉大婚那天來喝喜酒。賀蘭茗玉看向蕭承煦,滿眼含淚,

賀蘭芸琪給德妃看蘇玉盈的表姐妹,德妃卻生怕自己的兒子蕭啟翰向著惠妃,雖然她沒見過這個人,但是蘇玉盈她是知道的,要是像她這麼沒臉沒皮那可就遭了。賀蘭芸琪連忙教訓,警告她要記得自己的身份。賀蘭茗玉要去見蘇玉盈,因為不希望她和蕭承煦因為自己心生芥蒂。賀蘭茗玉來了,惠妃連忙先走了,蘇玉盈仰著頭嘚瑟極了,賀蘭茗玉耐著性子說道時過境遷,過去的事情他們也不要放在心裡了,現在她和蕭承煦只有小時候的情分,希望蘇玉盈不要誤會,還希望她多包容體諒蕭承煦,定然會幸福的。賀蘭茗玉還送了一隻刻著百合花的玉鐲子給蘇玉盈,蘇玉盈卻在她走後罵她裝好人,直接把鐲子摔了。

長安諾第14集劇照
賀蘭茗玉向蘇玉盈賀喜

蕭承煦與蘇玉盈大婚之日,賀蘭茗玉久久不願意去,可是要是不去蕭承睿那邊也不好交代。喜宴上,個個都掛著笑臉,唯獨新郎蕭承煦苦著一張臉,一旁的賀蘭茗玉更是五味雜陳。按規矩由有福氣的姑娘送新人回新房,蕭承睿覺得賀蘭茗玉就是全天下最有福氣的人,便叫他去給二人添福氣。蕭承煦敬了蕭承睿一杯酒,蕭承睿又讓他敬賀蘭茗玉一杯,蕭承煦言不由衷地感謝了她,賀蘭茗玉忍著心痛喝下了這杯酒,祝他新婚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