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小挺被保安追趕連勝幫解圍 小笛去整容小挺被罰掃廁所


嚴佩希想參加仇智傑的告別會,卻被連勝攔住了,她傷心地說自己和仇智傑是真感情,連勝認為即便是真的也是偷來的。鷗鍩的董事們都來了,趙總假惺惺地安慰著虞佳婕和英樹,他支持英樹學攝影,沒想到英樹說他想先替他爸管理好公司,趙總有些意外不禁誇英樹懂事,還說實在不行自己給英樹做助理。這時連勝走進來,他接過話茬說助理這種事情還是交給年輕人做吧。

大家看到連勝回來不禁很驚訝,趙總認為連勝沒有資格祭拜鷗鍩董事長,指責他當年讓董事長背黑鍋受到證監會調查,自己卻一走了之消失了5年。連勝覺得自己是鷗鍩的股東同時英樹叫他叔叔,他既是來祭拜董事長又是祭拜他大哥。一直沉默的虞佳婕認為進來的都是客,讓大家一起送仇智傑最後一程。

陶小笛一心想整容,這天有位客人匆匆離開落下自己的包,小笛就偷偷留下想先借來用用。小挺無意中發現小笛要整容就堅決不同意,但小笛已經下定了決心。這天小笛說自己有事,讓小挺替她去上一天班,晚上她帶她去逛夜市,小挺沒多想就開心地答應了。

英樹想讓一個前輩帶帶自己,虞佳婕知道他說的是將軍連勝就不同意,讓他別忘了將軍是因為什麼走的,將軍和趙總還是死對頭,董事會是不會同意他回來的,英樹卻覺得自己的選擇一定不會錯。

小挺走後小笛接到醫院的電話,原來這天她要去做整容手術。連勝想找回優盤,現在唯一的線索就是那天在酒店他撞到的女孩。做手術需要帶身份證,小笛就跑到公司更衣室拿她的身份證,剛要離開幾個保安走進來,說有件事需要她配合調查。小笛看了監控承認包確實在她這,他們跟她一起去拿,小笛趁機逃跑。保安在商場里追趕時看到長相一模一樣的小挺,就攔住了她。小挺知道他們把她錯認為小笛了,但解釋沒用她被帶到保安室,小挺看了監控才知道事情原委,就給小笛打電話讓她把錢送過來。

此時小笛已經來到整容醫院,她告訴小挺這錢她已經花了,她以後會還的。小挺聽到電話里護士提醒小笛手術時間到了不禁大吃一驚,她急著去阻攔就趁機跑出去,幾個保安在後面追趕。開車經過此處的連勝看到小挺從車前跑過去,急忙下車跟了過去。

連勝拿出一沓錢從路邊等活兒的摩的司機手裡買了輛摩托車,然後追上陶小挺,他操著一口方言讓她上車帶她離開。陶小挺讓他送她去臭美整形醫院,在路上連勝暗想他一定要從陶小挺身上找到U盤。

到了整形醫院,陶小挺在手術室門口哭著求陶小笛出來,她覺得姐姐只是一時糊塗將來一定會後悔的。一名護士告訴她手術已經開始了,她這麼吵鬧會讓醫生分心,真出了紕漏他們可不負責。小挺聽了不敢大聲喊姐姐了,她無助地守在手術室門口。這時護士走過來遞給她小笛的手機,是保安部門打來的電話,讓小笛趕緊回去不然他們就報警。小挺走出整形醫院,看到連勝還沒走就讓他送她回去,到地方后她包里的錢不夠付車費,就加他微信說轉他錢,結果手機又死機了,連勝就讓她明天這個時候在這給他現金。

小挺一走進公司就被保安圍住了,這時碰巧路過的英樹看到她,二人一看對方都覺得冤家路窄,保安告訴他他們抓到一個小偷。英樹就幫她把錢墊上,然後讓她打掃鷗鍩集團所有的廁所。小挺聽說鷗鍩有酒店和商場,連英樹也不清楚有多少個廁所,她很無奈只好一一打掃,最後體力不支累癱在地。疲累的她忽然想起姐姐還在醫院,就趕緊給整形醫院打電話,她被告知小笛的手術做完了,不過麻藥沒過還在昏迷中。

英樹去找連勝,兩人比賽騎單車英樹輸了,英樹奇怪自己從小到大都沒贏過連勝,連勝說騎單車也講究策略。英樹說明來意,他想請連勝回鷗鍩幫幫他,首席執行官的位置一直給連勝留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