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集:地煞得海天一色信物 李妍落入沈天庶之手


李瑾容體內毒性雖壓制及時不足以致命,但不知何毒便無從解毒,唯有找到下毒之人才可。李晟在屋內尋到下毒所用鋼針,再見蠟燭藏毒,周翡記得木小喬曾坦言,當初殺害胡天瑛時並未看清對方容貌,因此懷疑胡天瑛未死。

出事之前,李瑾容曾留書一封,本為日後下山刺殺沈天庶而交代後事,其中寫明信物所藏之地,如今卻空空如也。李晟立刻下令封山戒備,周翡也孤身查探胡天瑛藏身所在。

陳子琛下山被阻,又被寨中弟子在他們身上搜到失落的山河壁,張博林順理成章認為他們與地煞勾結,欲就地殺之而後快,幸得謝允和李晟及時趕到。李晟一眼便看出這是地煞挑撥離間之計,立刻給陳子琛等人放行,也因此讓朝廷欠四十八寨一份人情。

胡天瑛本想趁亂喬裝下山,正巧碰見寨中弟子欲前去封鎖小路,便尾隨後將數人斃命當場。胡天瑛成功出寨后,與隨行女侍一同匆忙趕往山下,比起追兵,胡天瑛更擔心自己帶著信物會引旁人覬覦,唯有儘快趕回地煞山莊才會心安。

四十八寨山門封鎖,周翡徑直從小路追趕而來,她雖足夠小心謹慎卻仍中了胡天瑛的小人招數。周翡即便中毒也強忍著毒性一刀劈下,奈何卻被女侍擋了這致命一刀,讓胡天瑛成功逃出。

這次計謀雖是地煞棋高一著,但謝允和陳子琛未曾因此結仇互殺,著實讓俞聞止氣極,更就此允諾沈天庶,只要地煞助他殺了謝允,便不再染指海天一色的寶物。可惜沈天庶根本不曾將俞聞止放在眼裡,俞聞止想要成事,也只能再從胡天瑛下手。

四十八寨之中瀰漫著一股戒備和愧疚的氣氛,危急之中,李晟沉著冷靜地調派寨內防守后,便帶數名弟子和楊瑾一同下山追捕胡天瑛。李妍之前受謝允所托下山買酒,本該今日歸來,眼下遲遲不見她回來,楊瑾心中難免焦急。

陳子琛為連累四十八寨一事,特意讓白先生留下聽命于李晟。在行腳幫的打探下,得知沈天庶已趕到寒水鎮與胡天瑛匯合,谷天顯為領著大隊人馬趕往寒水鎮。

周翡中毒不深,謝允一路追趕而至,將其體內毒素吸盡,她也因此轉危為安。胡天瑛之前為保性命,曾透露海天一色之中有為李瑾容解毒之法,周翡二人決意趕往寒水鎮阻截胡天瑛,等待李晟等人支援。

寒水鎮到處都是地煞之人,李妍卻將沈天庶當成無辜老伯,因害怕他受地煞迫害,竟然主動帶著沈天庶來到四十八寨暗樁躲難。沈天庶曾聽童天仰提過,劉有良死前曾與李妍同行,當下便逼她重畫地圖。李妍得知眼前之人正是沈天庶時,悔之晚矣。

白先生以行腳幫折損數人為代價,也無法繼續追蹤沈天庶,但據潛藏在俞聞止身邊的弟子傳出情報,因偷盜信物一事,沈天庶和俞聞止險些反目成仇。白先生擔憂俞聞止帶私兵前來,李晟對此卻求之不得,意在俞聞止和地煞狗咬狗時,他們才能坐收漁翁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