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集:胡天瑛偷襲成功 李瑾容中毒昏迷


李瑾容的身體日漸虛弱,阿丹燃香助其安眠,這一覺卻讓她噩夢連連。沈天庶如鬼魅一般在李瑾容的夢中,以四十八寨眾人性命相要挾,將她心中壓抑許久的擔憂通通誘出。

海天一色是父輩用性命守護之物,四十八寨每個人的性命同樣是李瑾容願意傾盡一切去守護。面對這樣的威脅,李瑾容仿佛瘋魔一般亂砍亂刺,再不見平日里的從容。

一雙手搭在李瑾容肩膀,她回身一劍刺入沈天庶腹中,可不待她高興多久,抬頭卻見周以棠鮮血淋漓。親手殺死愛人的景象,讓李瑾容徹底精神崩潰,幸好噩夢在這一刻醒來。

李瑾容擦了擦汗濕的額頭,刺殺沈天庶的心也更加焦急。就在這時,吳楚楚為整理破雪刀一事而來,這才碰巧知曉李瑾容舊疾複發的事情。然而誰也無法讓李瑾容就醫養傷,她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眼下關鍵時刻,更不能因此節外生枝。

陳子琛求親事敗,胡天瑛再次無形中給他下毒,以留在四十八寨會勾起傷心事,從而傷害身體為由,說服陳子琛和白先生今日便離開四十八寨。一旦陳子琛今日離開,胡天瑛就會在當晚動手,這樣便可以無形中嫁禍給陳子琛。

周翡每日在江邊練刀,為防地煞等人為海天一色攻寨,謝允心疼之餘,更是愧疚將她捲入是非之中。謝允特此求見李瑾容,希望她將所有信物毀去,如此也可一勞永逸,何況他也命不久矣,這所謂復國寶藏也早無意義。

海天一色是許多人用性命保護之物,李瑾容不願也不能就此毀了它,何況謝允是不願連累周翡才會做此決定,那麼最後的決定權也該當放在她手裡。

謝允見李瑾容堅持,也就不再多言,轉而聊到有關搜魂針一事。搜魂針可暫時逼迫出人體內最為鼎盛時期的武功內力,正是李瑾容最為需要之物,她借口研究從謝允處將剩餘搜魂針留為己用。

俞聞止手下追殺周以棠不成,私下求助地煞之人,結果被四十八寨暗樁抓獲。李瑾容得知周以棠被地煞追殺,定是作為人質所用,決定當天便帶人下山。進行前,李瑾容將四十八寨印章鄭重給李晟,也是將所有的希望和未來都交到了他的手上。

周翡本在廚房為李瑾容親手做吃食,巧聽吳楚楚與醫女談及李瑾容受傷一事。周翡已在謝允口中得知李瑾容曾索要搜魂針,再遇李晟告知李瑾容異常之處,二人頓感不好。

當李瑾容帶著弟子正準備下山,就被周翡和李晟擋在院門。周翡以武力制勝,李瑾容深感安慰之餘,也只能暫時放棄下山的念頭。

夜間,陳子琛送于李瑾容的賀禮山河壁消失不見,引起些許慌亂,並成功引開日日不離李瑾容身邊的阿丹。胡天瑛趁此機會以陳子琛的名義接近李瑾容,雖身份被揭穿,但房中蠟燭早已被下了毒。李瑾容重傷之身,不敵胡天瑛暗器加害,導致中毒昏迷。

吳楚楚為李瑾容送葯而來,正巧撞見逃跑的胡天瑛,連忙一支哨箭警示寨中眾人。周翡與李晟趕到時,李瑾容早已不省人事,而謝允為李瑾容所畫長壽圖,也正停在了「壽」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