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集:袁媛勾引王永正 朱鎖鎖步入婚姻


袁媛謊稱自己與國外富家男友分手,並趁機向王永正告白,表明心意。然而王永正言明已有蔣南孫,所以袁媛在臨走之前,故意向王永正借走外套,繼而在次日當著蔣南孫面歸還外套給他。

王永正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直截了當地拒絕。此時蔣南孫接到袁媛電話,放話要搶走她的愛人。王永正一眼看出蔣南孫的失落,趕忙走上前去索要愛的抱抱。

流金歲月第30集劇照

葉謹言帶著咖啡和鮮花探望王永正的項目組,再三叮囑他們以後有需要就找范金剛。待葉謹言離開后,范金剛提及葉謹言為留下項目組失去太多,因此希望王永正和李昂能夠好好奮鬥。

謝祖宏和朱鎖鎖在家裡商量婚禮細節,打算想讓小鶴當伴郎,但因他主要負責白事生意,於是擔心朱鎖鎖不樂意。沒想到朱鎖鎖非但沒有反對,反而還要請小鶴父母參加,老祖母見朱鎖鎖如此甜蜜模樣,也期盼蔣南孫儘快結婚。

事後,朱鎖鎖約見范金剛,拜託他將婚禮請柬轉交給葉謹言,還有一本葉謹言讓她讀的《百年孤獨》。葉謹言收到請柬后,便讓范金剛提醒朱鎖鎖請謝嘉茵到場,畢竟她與謝宏祖是母子關係,兩人有著割不斷的血脈。

流金歲月第30集劇照

這段時間里,朱鎖鎖經常陪在謝宏祖身邊,照常跟他吃飯約會。謝宏祖認為朱鎖鎖比起自己對她的愛好像還差點,結果朱鎖鎖立即用行動證明,一次又一次地親吻他。

轉眼已到婚禮當天,謝嘉茵如預料般沒有出席。楊柯得知蔣南孫聯繫不上朱父,於是自願做證婚人。恰好此時范金剛趕來,他堅決要求自己代替朱鎖鎖的父親,牽著朱鎖鎖入場,順便冷嘲熱諷楊柯,倆人針尖對麥芒,徹底杠上。

范金剛將朱鎖鎖拉到旁邊,表示葉謹言因為有重要事情無法參加婚禮,眼下正在車庫等她。朱鎖鎖來到地下停車場,發現葉謹言竟然穿著當初自己為他定製的西服,隨後遞來鮮花和新婚禮物。

朱鎖鎖抱著禮物潸然淚下,獨自走進電梯里,哭得不能自己。葉謹言全程看似淡然,可當朱鎖鎖離開后,他才真正陷入悲傷,難以控制感情。

流金歲月第30集劇照

大廳內,范金剛挽著朱鎖鎖款款走到謝宏祖身邊,提醒謝宏祖務必要對朱鎖鎖全心全意,因為她的背後有整個精言集團坐鎮,隨後流著淚走下舞台。

正當這對年輕人攜手邁向婚禮,怎料婚禮場外竟來一位不速之客。蔣南孫讓王永正幫忙解決麻煩,沒想到王永正使出死纏爛打的伎倆纏著趙瑪琳,直接開車將她帶走,飛速駛向郊區,沒有給她進場搗亂的機會。

舅舅一家人前來參加婚禮,表哥全程一言不發,只顧著喝酒。朱鎖鎖感謝舅舅、舅媽的養育之恩,同時希望表哥能夠找到屬於他的好女孩。

婚禮結束后,小鶴將謝宏祖手機交給他,謝宏祖看到手機全是趙瑪琳的未接來電,朱鎖鎖好奇趙瑪琳為何沒來大鬧婚禮,蔣南孫向她使了眼色,兩人頓時心領神會。

流金歲月第30集劇照

蔣南孫跟謝宏祖借用朱鎖鎖一個小時,隨即帶著她坐在婚禮的舞台上聊心事,兩個人從小到大從未吵架,如果以後有了孩子也希望能是女孩,延續她們的閨蜜情,彼此關心、彼此照顧。蔣南孫更希望朱鎖鎖要比自己幸福,朱鎖鎖心疼地抱住蔣南孫,同樣希望她也收穫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