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集:朱鎖鎖千里追愛 謝宏祖求婚被拒


蔣母沒有答應見面,以致於老祖母頗為失落,朱鎖鎖見她獨自坐在房間里捧著相片,心裡十分難過,於是便在第二天前往酒店找到蔣母等人,如實告知老祖母要去機場送行的事情。蔣母不滿朱鎖鎖擅作主張,但是戴茜卻認為大家必要時把話說開,沒必要繼續抱著仇恨,老死不相往來。

朱鎖鎖和蔣南孫離開酒店,正巧在停車場見到王永正,尤其發現袁媛竟從副駕駛座下來。袁媛故意在王永正面前,提及蔣南孫與李一梵在考慮覓苑的房子,朱鎖鎖見不慣袁媛的綠茶心機,直接將她拽到後座,主動讓出副駕駛座給蔣南孫,並且在車裡各種敲打袁媛擺正自己的位置。

流金歲月第28集劇照

待袁媛下車后,朱鎖鎖直言不諱地表示袁媛喜歡王永正,因此警告王永正不要花心。蔣南孫沒想到袁媛會和王永正走在一起,朱鎖鎖考慮到兩人還處於初識階段,再三叮囑蔣南孫必須提防袁媛。

送機當天,老祖母穿戴整齊準備出發,沒想到蔣南孫主動提出帶老祖母去機場。蔣母讓保羅先登機避開老祖母,隨後獨自一人等在原地,直至看到老祖母出現在面前。

昔日的婆媳到如今再無多少情分,老祖母支開蔣南孫與蔣母攀談,蔣母對老祖母還有怨恨,同時後悔感嘆蔣南孫未來還要照顧兩個老人,而且忍受著兩個老人互相看不慣的生活。老祖母明白蔣母的話外之音,所以她放低姿態,主動求和,希望蔣母可以隨時回國,不要一味躲著自己。

流金歲月第28集劇照

朱鎖鎖決定去外地找葉瑾言,一邊收拾行李,一邊暢想葉瑾言給自己準備的浪漫。蔣南孫讓她不要做夢。果然正如蔣南孫所料,朱鎖鎖踏上追逐愛情的旅途,可在期間並不美好,尤其得知葉謹言早已抵達目的地,再加上旁邊男人的獻媚結識,令她既鬱悶又噁心。

蔣南孫帶著李一梵等人在售樓處簽約,恰巧看到袁媛被挑剔的客戶當眾羞辱。袁媛以為蔣南孫搶走自己的單子,繼而大受打擊,惡意揣測蔣南孫的善良,忍不住出言斥責。可當蔣南孫離開后,袁媛才知道蔣南孫竟將李一梵買房的業績算在她頭上,瞬間明白先前錯怪蔣南孫。

謝宏祖得知朱鎖鎖不遠千里去找葉瑾言,於是在王永正的慫恿下,連夜開車趕往朱鎖鎖所在城市。蔣南孫眼見王永正如此,剛要準備發消息給朱鎖鎖,結果卻被王永正一把奪走手機。

流金歲月第28集劇照

朱鎖鎖佯裝「偶遇」在外商務考察的葉謹言,沒想到葉謹言送給朱鎖鎖幾本書,並讓朱鎖鎖寫份檢查,以此回到精言。朱鎖鎖知道公司不許談戀愛的規定,所以她將辭職信交給葉謹言,毫不猶豫地向他告白,表明愛意。

葉瑾言感受到朱鎖鎖的深情,索性讓范金剛委婉轉告朱鎖鎖,只要以後有任何需求都可以來找自己,無論是金錢還是工作,但是除此之外,關乎感情的事情希望朱鎖鎖不要多想。

李一梵主動找到蔣南孫,請她幫忙裝修房子。蔣南孫被債主頻繁催債的電話鬧得苦不堪言,李一梵見蔣南孫如此堅強,勸她最好將情況告知王永正,多一個人承擔或許是好事。蔣南孫覺得王永正的世界沒有這些東西,同時想讓他純粹地追求夢想。

流金歲月第28集劇照

謝宏祖出現在朱鎖鎖的酒店,直言朱鎖鎖喜歡老男人是因為缺乏父愛,甚至拿出戒指向她求婚。朱鎖鎖認為謝宏祖從小到大太容易得到,所以才會這般不計後果,肆意妄為,謝祖宏被她的決絕所傷害,失落地拿著戒指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