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集:楊母患癌症晚期 雷士根紅偉撕破臉


楊巡邁著沉重的步伐去見了梁思申,他捏著手裡的合約告訴她,宋運輝出事了,只有她回美國才能救他。楊巡沒有和梁思申簽約,他匆匆趕回市場,遇見尋建祥要走,他拿走了五萬五,五萬是他的本錢,五千是他給老聶的設計費。楊巡求尋建祥再留幾天,從保險柜里拿出了所有的現金,尋建祥恨鐵不成鋼地把楊巡罵了一頓,楊巡沒有爭辯,只說楊母得了癌症便走了。

梁思申去了東海廠宋運輝的辦公室,方平說宋運輝在別的廠區交接工作,她現在出現並不合適。方平帶著梁思申去了別的地方,和她解釋了現在的狀況,舉報信在中國而言很重要,特別是對於他們這些幹部而言。梁思申剛打算離開迎面便遇見了宋運輝,二人無言,梁思申沒有說話,默默地從他身邊離開。

楊巡趕回縣醫院,樓道里楊邐哭著把楊母的情況說了一遍,楊巡連忙安慰她有他在一切都還來得及,一會兒他們先帶楊母去市醫院。回到病房,楊巡叫楊儷擦乾眼淚,然後告訴楊母說她只是胃潰瘍需要做手術,今晚他們就轉到市裡的醫院。楊母怕花錢還是不肯去,楊巡忍著眼淚說自己有錢了,還說要把他們全家都接到東海,一家人團團圓圓和和美美的生活。醫生告訴楊巡,楊母屬於癌症四期,腫瘤已經轉移,手術的意義已經不大了,只能做一個姑息性切除術,不過對延長病人年齡的幫助也沒有很大。醫生勸楊巡帶楊母出院,楊巡卻不肯放棄,別說是百分之十的概率,哪怕是千分之一萬分之一的概率,只要有可能讓楊母活下來,這個手術他都要做。

大江大河2第37集劇照

夜裡,楊巡守在楊母身邊,照顧她起夜。楊母說只要楊巡陪著她,做手術她也不怕,楊巡說以後都要陪著她。楊母手術結束,醫生告訴楊巡腫瘤與組織黏連過緊沒辦法做手術,讓他好好陪陪楊母。楊巡蹲在手術室門口哭了很久,直到楊母醒來告訴他,她都知道了,去東海前就知道了。楊巡自責不已,如果他早一點帶著楊母去醫院也許就還有機會,楊邐罵了他這麼多次催他還錢,說楊母的病是他害得,楊巡知道她說的沒錯,是他害了楊母。楊母拉著楊巡的手說弟弟妹妹以後要全靠他了,市場她看了也很放心。楊巡的學習很好,可是楊母沒有錢供他讀書,楊巡從小就幫襯著這個家,是楊母虧欠他太多。楊母本不想花冤枉錢,但也知道不做手術楊巡不會甘心,事到如今,楊巡盡心了。楊母想家了,楊巡噙著眼淚說帶她回家。

雷士根要去看望雷東寶,四眼拿出剛做好的熱包子叫他帶過去。雷士根叫四眼去管紅偉要承包款,不然就睡他家門口。雷士根剛要走楚鄉長突然來了,他今天來就是要談雷東寶的事情。雷士根生怕雷東寶又出事,連忙替他說好話,楚鄉長說如果建材搞承包的事情成了,報上去對雷東寶絕沒有壞處。雷士根和四眼連忙說了一大堆好話,楚鄉長看到建材廠承包費用繳納的稅費很不滿意,雷士根一著急就說建材廠的錢都交了,就是他忘了。雷士根低聲問四眼村裡賬上還有多少,然後把賬上所有的三萬四千八都交了。雷士根拜託楚鄉長多說說雷東寶的好話,他們都盼著雷東寶早點回來,楚鄉長一臉看破不說破的表情。

大江大河2第37集劇照

紅偉要搬去城裡,雷士根連忙找了過來要稅費要他把錢交上,不然雷東寶要死在牢里了。紅偉卻說雷士根上當了,楚鄉長早不來晚不來非要等到宋運輝倒台來要賬,雷士根還上了當,他把錢交上去雷東寶還是出不來,小雷家還被拖垮了,到時候小雷家就是楚鄉長的了。雷士根卻看明白了,以前承包款紅偉總是日子不到就打過來了,唯獨這個月拖著不肯給,原來是知道宋運輝倒台沒人壓的住他了!雷士根說要拿大喇叭告訴鄉親們,可紅偉算准了他做不到,因為一旦這麼做就代表承包垮了。

韋春紅來探望雷東寶,雷東寶惦記著宋運輝到現在都沒來過,去年十月他可說好要來看他的。韋春紅東扯西扯說了一大堆,雷東寶還是察覺到宋運輝出事了。韋春紅說宋運輝遭人陷害,聽說是他老丈人下的手。雷東寶要韋春紅給宋運輝打電話讓她過來,雖然他做不了什麼,但卻想讓他知道就算這個世上都不認宋運輝了,還有雷東寶認他,當他是那個寶貝的大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