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集:賀蘭茗玉冒險出宮 蕭承煦得知真相


蕭承煦不願吃藥,一個人喝著悶酒,想著從前和賀蘭茗玉的海誓山盟哭的痛心。蕭承睿以為賀蘭茗玉今天被嚇到了便來安慰她,說約了人議事不能陪她,賀蘭茗玉連忙送他離開。凌蓁兒告訴賀蘭茗玉,蕭承煦不肯吃藥治傷把自己關在屋裡,賀蘭茗玉立刻換了衣服出宮去找蕭承煦。蕭承煦聽到賀蘭茗玉的聲音頓時一喜,但頓時又恢復了理智,後宮女眷是不能私會男眷的,他不想見無情無義之人。賀蘭茗玉只要蕭承煦答應自己好好治傷,她可以發誓一輩子不出現在他的面前。蕭承熙更生氣了,他還不如站死在沙場上,賀蘭茗玉索性拿著刀子逼他,要是他不好好治傷,她便跟著蕭承熙一起死。蕭承煦這才肯開門,卻又嘴硬說她死活和自己無關,然後推開蕭承軒闖進了雨里。賀蘭茗玉連忙奪過凌蓁兒手裡的傘追了上去,就算他恨她,怨她,也要好好活下去!蕭承煦卻道,賀蘭茗玉從今往後對自己來說就是個毫不相干的人,恨你,你配嗎?一句話傷了兩個人的心,賀蘭茗玉含著淚水,但願他說的話心口如一!蕭承煦的身體撐不住了,賀蘭茗玉擔心的上前卻被一把推開,凌蓁兒連忙扶著一起病了的賀蘭茗玉回去。

蕭承睿給病床上的賀蘭茗玉喂葯,等她睡著了才離開,凌蓁兒告訴宮女不要再提今日淋雨之事。蕭承煦的情況更加糟糕,賀蘭茗玉睡夢中都喊著他的名字,甚至驚出了一身冷汗。蕭承煦面色蒼白,一臉頹廢地來到窗邊,然後便又暈了過去,蕭承軒忙把他扶回床上,苦苦相求他都不肯喝葯,蕭承軒又氣又惱,只能叫人去給凌蓁兒傳話。

長安諾第11集劇照
蕭承煦絕望一心求死

凌蓁兒見蕭承煦不吃不喝還喝了那麼多酒很著急,蕭承煦怨自己錯信了賀蘭茗玉,到頭來都不如一壺酒暖人心。凌蓁兒惱了,他這樣怎麼能對得起賀蘭茗玉為他付出的一切!不是賀蘭茗玉要嫁給蕭承睿,而是蕭承睿一開始就想娶她,接著把蕭承軒回來后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說了出來,她是為了給蕭承煦報仇,並且救出蕭承軒才嫁給蕭承睿的。賀蘭茗玉之前沒敢告訴蕭承軒,生怕他把自己也搭上,所有人都對她冷嘲熱諷,她心裡又有多煎熬。蕭承煦聽完更加痛心了,是他冤枉了賀蘭茗玉,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蕭承煦開始怨自己,如果他能早幾天回來,這一切就都不會發生。

蕭承煦要去找賀蘭茗玉替她解釋清楚,凌蓁兒連忙攔著,賀蘭茗玉上次扮做太監來見他本就是冒著極大的風險,蕭承煦不能再去了,那裡已經是內眷之地了。凌蓁兒說自己一定會想辦法讓他們見一面的,離開時遇到了蕭啟翰,見她眼眶紅了還以為她是因為蕭承煦哭成這樣的,罵她一廂情願,卻還是拿出手絹讓她擦擦眼淚,凌蓁兒哭著跑開了。凌蓁兒來找賀蘭芸琪請罪,表示擅自出宮去見了蕭承煦,賀蘭芸琪得知他一心求死很是擔心,凌蓁兒說他得了心病,要心藥來治。賀蘭芸琪想了想還是答應了,但是一定要隱秘地去做,希望這貼心藥這的能把他們都治好。

賀蘭茗玉退燒了,但她卻不願意再出宮和蕭承煦見面,凌蓁兒連忙勸說,她現在是蕭承煦唯一的希望了。賀蘭茗玉以祈福為由出宮和蕭承煦見面,蕭承煦消瘦了很多,因為他不願意失去賀蘭茗玉,一輩子空空蕩盪地活著。賀蘭茗玉鬆開了蕭承煦握緊自己的手,事已至此他們只能接受,別無選擇,只希望蕭承煦無論如何都要像從前一樣意氣風發她才能放心。蕭承煦總算想開了,人生總會走出一條活路,他不相信這就是他們的終點。

長安諾第11集劇照
賀蘭茗玉冒險出宮見蕭承煦

回到宮裡,賀蘭茗玉總算放心了,因為蕭承煦答應她會好好活著。蕭承睿給她準備了一份禮物,都是她從前在庸臨的心愛之物。蕭承睿怕賀蘭茗玉悶得慌,便把她帶去了馬場,往後她要是悶了就可以來這裡騎馬散心,儘管這樣不符合規矩,但蕭承睿會盡自己所能讓她的笑容更加明媚。蕭承睿的心意難得,可賀蘭茗玉的心給了蕭承煦再也無法給別人,蕭承睿對她這麼用情至深,她有些辜負。蕭承煦和蕭承軒遇見了蕭承耀,蕭承煦抓著他的領子質問該如何負責那些因他而死的將士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