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集:楊巡決定開高級市場 梁思申與楊巡合作


楊巡窩房間看資料,聽到尋建祥回來的動靜連忙把資料藏起來躺下裝睡,尋建祥回來打開了燈,說自己和宋運輝商量好了,過幾天他就調到東海去。楊巡頓時急了,連忙說自己不干四星級酒店了,畢竟離開尋建祥他的市場也就垮了一半。尋建祥見狀哈哈大笑,把宋運輝的想法和楊巡說了,讓他做一個高級市場。楊巡十分開心,立刻就開始琢磨高級商場的事情,只要是高級的東西他做成了,楊母就會開心。楊巡心裡也明白自己的能力做不起四星級酒店,所以立刻轉變了主意,更明白尋建祥去找宋運輝是為了他,所以為這幾天的事情道了歉。

次日一早,楊巡給尋建祥煮了麵條,說要跟他講講接下來的計劃。市場二期三期楊巡都給尋建祥一成股份,高級市場也占幾萬塊錢,尋建祥知道楊巡肯定有事求他,就他那幾萬塊錢能有這麼大的好處?楊巡說他要追求梁思申,尋建祥之前可答應過要幫他追求的,一口唾沫一顆釘,他必須履行承諾。楊巡說自己想了想發現他和梁思申確實有差距,所以決定和梁思申合作高級商場,只要長久的合作下去細水長流,他就有辦法讓梁思申動心。楊巡讓尋建祥把梁思申請過來,只要把她請來,他把一身本事拿出來說服她。

尋建祥硬著頭皮去找梁思申,上來沒話找話,氣氛很是尷尬,梁思申以為他要找自己借錢慷慨的表示沒問題。尋建祥連忙否認,只是閑著和她聊聊天。梁思申抱怨自己這幾天都無聊死了,等宋運輝的評估也沒什麼工作。尋建祥借機提出讓她去市場看看,約好了時間就想跑,梁思申卻敏銳的察覺到是楊巡讓尋建祥來請她的。尋建祥尷尬的說楊巡還是想和梁思申合作,不過是做高級商場。梁思申果斷答應去,畢竟她上次出爾反爾傷害了楊巡,也一直想找個機會安慰安慰他。梁思申非要現在直接去,尋建祥擔心楊巡沒準備好,也只能跟在她屁股後面回了市場。

與此同時,楊巡看上的那塊地的針織廠女工們也來了市場找楊巡,以任遐邇等人為首,質問楊巡想要怎麼安置她們這些工人。梁思申和尋建祥回來正好遇見這一幕,楊巡和那些女工們說是廠子非要賣給他,他也按照東海規定的標準給了錢,可那些女工們什麼都聽不下去差點掐了起來,楊巡連忙請著幾位姑奶奶去了辦公室。梁思申也拉著尋建祥回了辦公室,非要旁聽。楊巡坦白自己那塊地的手續還沒辦完,她們要再這麼下去他就不買了。女工們卻又不肯了,其中一個人哭著求楊巡買下市場說她父親生病需要八千塊。楊巡頓時感同身受,但是不管她們遇到什麼問題都和自己沒關係了,他已經決定不買廠子了。

女工們正打算離開,梁思申突然現身,這些女工家裡都有困難,楊巡有辦法幫她們的,楊巡卻說救急不救窮,他放過窮人才懂這個道理,當初他挑著扁擔賣饅頭時只有十五歲,怎麼沒人來幫他呢,如果他一味的幫助她們,她們永遠抓不到活下去的機會。楊巡一分錢都不會多給她們,但是會給她們二期三期的一些攤位,就賣針織廠的產品,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梁思申還替楊巡擔保,以他的合作者身份,女工們這才答應了。

東海輸油管線的價錢接近三千萬人民幣,雖然達到了吉恩的標準,但是部里沒有那麼大的資金,宋運輝只能另找辦法。馬保平來找宋運輝,表現出了支持他搞輸油管線的事情,宋運輝還是決定再擱置一段時間,部里拿不出這麼多錢來。宋運輝請了個假陪宋引去少年宮學琴,他已經一周沒見宋引了。至於上次程父說的事情,宋運輝覺得他們都是做實事的人,不應該把時間浪費在這種事情上,就當做沒有發生。程母勸程父先回金州,畢竟這麼僵著對程開顏也沒好處,可程父卻非要逼宋運輝低頭,只要他認了在程開顏面前就永遠矮一頭,不管將來官當的多大他就不敢做陳世美。程母覺得過日子不是打官司,程父出了這口氣,可和宋運輝過一輩子的是程開顏。程母心疼程開顏,她整夜整夜地睡不著白天還得去上班,還要在他們面前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程父聽說后也很心疼,起身打算去找宋運輝低頭。程開顏聽到二人的對話紅了眼眶,叫程父別去了,他們家不欠宋運輝的,不用去給他道歉。程開顏想通了,這日子不能稀里糊塗地過下去。程父和程母讓程開顏在家補補覺,他們要去少年宮看宋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