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蕭承煦賀蘭茗玉成叔嫂 蕭承煦重傷不肯醫治


蘇玉盈來看望蕭承煦,蕭承煦迷迷糊糊把她認成了賀蘭茗玉,認清後有些失望的放開了手。而婚房中的賀蘭茗玉喝了很多悶酒,凌蓁兒連忙阻止,今天是她和蕭承睿大婚的日子,千萬不能喝多啊。賀蘭茗玉心裡苦,她不能去看蕭承煦,也不能毀婚,連同死都不可以。小時候她總說自己不信命,現在才發現,有些事情是躲不過的。蕭承煦趕蘇玉盈走,蘇玉盈很是難過,剛要說出真相蕭承軒連忙進來阻止,可蕭承煦還是知道了,今晚蕭承睿要迎娶的側妃不是別人,正是賀蘭茗玉!蕭承煦看向蕭承軒問他是不是真的,得到答案后,本就蒼白的臉越發蒼白,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蕭承煦卻顧不上其他,冒雨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蕭承睿來了,見賀蘭茗玉沒戴朝冠團扇也扔了有些不悅,賀蘭茗玉連忙起身道歉。蕭承睿補上剛才賀蘭茗玉的冊禮,與此同時,蕭承煦也在快馬加鞭進宮的路上從馬上摔了下去。賀蘭茗玉被正式封為麗妃,蕭承軒則勸蕭承熙不要去了,即使是大鬧一場也沒有用的。蕭承煦卻不甘心,就算她要嫁給別人他也要親口聽她說,否則死都不會甘心的。賀蘭茗玉終究是喝下了交杯酒,心痛的在心裡說了一聲對不起。趕來宮裡的路上,蕭承煦聽到鐘響心如死灰,禮成了,一切都結束了,只留下蕭承軒在雨中抱著支撐不住的蕭承煦吶喊。

長安諾第10集劇照
賀蘭茗玉被正式封為麗妃

賀蘭茗玉的眼眶紅了,蕭承睿還以為她在怨自己剛才匆忙趕去看蕭承煦,解釋說他的傷勢挺重的,不過休養一陣就好了。賀蘭茗玉猛地吐了一身,連忙道歉稱自己醉酒誤撞無法與蕭承睿同興,請他改日再來。蕭承睿自然不悅,但賀蘭茗玉跪地請罪,他也只得離開。賀蘭茗玉燒了身上的紅嫁衣,眼中早已一片漆黑。蕭承煦遍體鱗傷,如今又添風寒,御醫說要是傷口感染,只怕連神仙都救不了了。

賀蘭茗玉求凌蓁兒幫忙去看看蕭承煦,看看他到底是什麼情況,凌蓁兒連忙答應了,叫她回屋等消息。賀蘭茗玉不肯梳洗,宮女聽著外面夜梟的叫聲說它是在數病人的眉毛,等數清楚后病人就死了。賀蘭茗玉聽到這話瘋了一樣跑到院子里要趕走那些夜梟,生怕真如傳言一般,蕭承煦會挺不過去。凌蓁兒連忙趕回來,她沒見到蕭承煦,怕他見到自己心情會更加激動。

次日一早蕭承睿還因為昨晚的事情不高興,賀蘭芸琪連忙替她說話,蕭承睿這才緩和了一些。敬茶禮開始,賀蘭茗玉一一給各位親王敬了茶,可這是,蕭承煦卻來了。賀蘭茗玉心頭被重重地一擊,看著他被蕭承軒攙扶來到殿前,賀蘭茗玉滿眼關懷與不甘,蕭承煦卻沒再看她一眼。賀蘭芸琪連忙說道,賀蘭茗玉和蕭承煦從小就和親兄妹一般,如今更是一家人了。賀蘭芸琪叫賀蘭茗玉別耽誤了時辰,賀蘭茗玉便接著給蕭承耀等人敬茶,終究還是輪到了蕭承煦。賀蘭茗玉轉身,蕭承煦始終低著頭,看著她顫抖著手倒滿了茶水,又端起來拿到他面前,二人眼中含滿淚水,臉色蒼白了許多。蕭承煦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眾人大驚失色連忙傳太醫,蕭承煦被帶去暖閣前深深地看了賀蘭茗玉一眼,賀蘭茗玉更是害怕地哭了。

長安諾第10集劇照
蕭承煦再次口吐鮮血

賀蘭茗玉跑來暖閣看蕭承煦,蕭承軒不肯讓他進去,賀蘭茗玉硬是闖了進去,她有好多話要和蕭承煦說,蕭承煦卻滿心都是她當初的諾言,她曾說要看著月亮天天等,等著他回來。可賀蘭茗玉心裡的苦又有誰知道,蕭承煦滿心怨氣,只當自己錯信了她,錯愛了她。賀蘭芸琪趕來,蕭承煦不願再看到賀蘭茗玉這幅假仁假義的面孔,在蕭承軒的攙扶下離開了。賀蘭茗玉難過不已,但依然不願意怪蕭承煦,因為他什麼都不知道。賀蘭芸琪說蕭承煦傷的很重,這幾天還不肯好好養著,治起來很難。賀蘭芸琪說自己一定會治好他的,但是賀蘭茗玉要好好想清楚,他們現在的關係是叔嫂,她現在的夫君是蕭承睿,她的幸福未來是系在誰身上的!賀蘭茗玉身子一軟,她有什麼未來,又有什麼幸福呢。

長安諾第10集劇照

蕭承煦不肯吃藥,根本是一心在求死,太醫也沒什麼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