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集:朱鎖鎖左右為難 王永正回到國內


蔣南孫因為得罪大羅,即將被公司開除,師兄將事情告訴蔣南孫。眾人知道蔣南孫的工作能力,但考慮到大羅給公司帶來的利益比蔣南孫多,決定開除蔣南孫,蔣南孫明白他的意思,天真的想要說清楚事情,師兄卻讓他趕緊去說服李一梵,將他們公司三年的項目拉到公司來,蔣南孫聽到后怒氣沖沖的離開。

范金剛當著葉謹言的面與朱鎖鎖聯繫,讓朱鎖鎖回公司上班,朱鎖鎖耍性子指責葉謹言是個利益熏心的人,自己不願意回去。葉謹言聽到朱鎖鎖的指責哈哈大笑,總算聽到別人說自己的不是。

朱鎖鎖到楊柯的新公司報道,看到楊柯的合夥人居然是精言集團的財務總監。楊柯直言葉謹言分散自己在銷售部的精力,但是自己的人不僅僅在銷售部。

范金剛再一次勸朱鎖鎖,以朱鎖鎖目前的情況建議待在精言集團,因為她並未學到真本事。朱鎖鎖明白她是為了自己的發展著想,差點將財務總監的事情說出,范金剛繼續勸她回到精言集團,言明她不能葉謹言的助理,而是從基層做起,朱鎖鎖聽到他的勸誡決定好好想想。

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蔣南孫終於還清一個債主的錢,拿出小本讓朱鎖鎖幫忙劃掉債主的名字,朱鎖鎖認為這麼有儀式感的時刻建議兩人一起劃掉。蔣南孫想起自己這麼在乎錢,如果蔣爸爸在世的話一定會氣死。朱鎖鎖聊天今天在楊柯公司看到的情況,一直以為葉謹言和楊柯之爭是葉謹言恃強凌弱,沒想到楊柯居然是暗度陳倉。蔣南孫認為他們能混到高層都是因為一路披荊斬棘,簡單是朱鎖鎖。

蔣南孫到機場接王永正,王永正依然是玩世不恭的樣子,蔣南孫帶著王永正見蔣奶奶,蔣奶奶看到后非常開心。王永正見朱鎖鎖也在家裡誤以為他們都故意請假歡迎自己,恰巧謝宏祖帶著小鶴上門,並帶著火鍋食材,眾人決定一起吃火鍋。蔣奶奶看著蔣南孫和朱鎖鎖的男朋友非常開心,謝宏祖立即表示自己準備住在出租屋,王永正接著表示要留下,蔣奶奶決定讓兩人睡沙發。

晚上,王永正與蔣南孫一起聊工作,蔣南孫想要找有獎金的工作,然後在考慮夢想。屋內的朱鎖鎖和謝宏祖聽到兩人的對話,謝宏祖借機向朱鎖鎖表白支持她完成夢想。

蔣南孫收拾好東西離開,李一梵擔心她離開后拿不到項目獎金,認為這次的事情給她上了一課。這時王永正趕來接蔣南孫,蔣南孫感謝李一梵對自己的照顧,但還是義無反顧的離開了公司。

葉謹言知道財務總監去楊柯那兒氣得葉謹言臉都白了,范金剛向朱鎖鎖提到此事,讓朱鎖鎖幫忙弄清楚這事情。朱鎖鎖表現的非常平靜,范金剛懷疑她早已知道此事,失望的離開,留下朱鎖鎖在原地流淚。

朱鎖鎖帶著月餅探望楊柯,楊柯明白朱鎖鎖認為自己對葉謹言下手太狠。朱鎖鎖也毫不避諱說出自己的想法,楊柯講到自己與財務總監潘媛媛聯合不僅僅不為了報複葉謹言,更重要的原因是自己在葉謹言哪兒只學到一部分,另一部門葉謹言有所保留,但是潘媛媛卻穴道另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