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集:葉謹言逼楊柯走 蔣南孫工作波折


蔣南孫將公司的事情告訴朱鎖鎖,朱鎖鎖讓她態度強硬一些,像這種死變態就是欠收拾。說著說著,朱鎖鎖提到葉謹言和范金剛認為他們都好人,恰巧這些話被葉謹言聽到,朱鎖鎖突然有點難為情。葉謹言因為明日有事,約朱鎖鎖今天出去吃飯,席間提醒朱鎖鎖對於自己見的人、說過的話都要記在腦子裡,談戀愛可以但是不能影響工作。

蔣南孫在公司接到王永正的電話,得知她下個禮拜三就回國,因為夜班的原因,不能去機場接他。

朱鎖鎖下班回家看到謝宏祖與蔣奶奶一起吃飯,想起謝宏祖剛剛在餐廳吃山珍海味故意給他加一碗飯菜,謝宏祖不敢說出實情,只好吃掉飯菜。晚上,謝宏祖在樓下鍛煉消食,朱鎖鎖擠兌他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希望謝宏祖不要對自己好,因為兩人不可能,謝宏祖卻篤定她就是自己要等的人。

艾箔爾告訴朱鎖鎖楊柯手下的親信周晴和托尼都被葉謹言分散調走,朱鎖鎖詢問楊柯的下落,艾箔爾知道朱鎖鎖為難,提醒他不要跟隨楊柯離開。

楊柯對於葉謹言對自己的安排察覺出異常,感覺葉謹言對於自己的辭職耿耿於懷,雖然給予了副總的職務,但卻是在架空自己。於是找到葉謹言理論,兩人一言不合就翻臉,最後不歡而散,楊柯也決然離職。

朱鎖鎖得知楊柯被葉謹言逼走後,為楊柯打抱不平。正巧葉謹言在氣頭上,衝著朱鎖鎖發泄心中的怒火,提醒朱鎖鎖擺正自己在精言集團的位置。精言集團這麼多年從來不缺楊柯這樣的銷售人才,更加不缺朱鎖鎖。朱鎖鎖心中的怒火被點燃,一時衝動提出了辭職,並將工作牌交給范金剛,葉謹言氣憤朱鎖鎖的選擇。

蔣南孫等待著朱鎖鎖,知道她失去了工作,希望晚點還錢。朱鎖鎖不願意了,認為自己與蔣南孫一定要有難同當,這棟房子兩人最多繼續住兩個月,就要考慮換個小房子。

葉謹言上班看到空落落的工位非常失落,范金剛明白他的想法主動提出聯繫朱鎖鎖。朱鎖鎖直言自己將去楊柯的新公司上班,希望他們儘快把上個月的工資付給自己。

大羅想把蔣南孫調到其他團隊,蔣南孫卻不願意去,蔣南孫對於大羅制定的項目獎金分配不滿意,因為這個項目至少有三十多萬的獎勵,但是大羅卻只給蔣南孫三千元。蔣南孫提出七萬元錢的項目獎金,並以那天的錄音要挾。

朱鎖鎖見到蔣南孫拿回了七萬元錢,好奇錢的來源,蔣南孫哭著說抱歉,或許以後一段日子里自己的眼裡只有錢。朱鎖鎖見到蔣南孫為金錢而奔波很心疼,決定將自己的工資卡交給她。

蔣南孫與李一梵見面,李一梵接到大羅的電話,知道他們的恩怨解決,好奇蔣南孫的處理方式,蔣南孫直言自己缺錢,所以通過要挾的方式拿到了贏得的項目獎金。

朱鎖鎖因為心情不好找謝宏祖喝酒,謝宏祖認為她喜歡葉謹言,朱鎖鎖希望謝宏祖用十年好好奮鬥,或者以後也能成為葉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