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集:馮森和米振東心理較量 馮森主動要求回波立市


米振東自以為每件事都做得天衣無縫,沒有留下任何證據,他公然向馮森挑釁,馮森雖然已經拿到了束立可等人的證詞,可是他們所做的都是分內的事罪不至死,馮森逼米振東交代殺死費書平的罪行,米振東把一切罪責都攬在自己身上,揚言他有謀殺鄭瑋麗和費書平的所有證物和證據,馮森有本事自己來拿,米振東反覆講明這兩件事和他的兄弟姐妹們沒有任何關係。

馮森讓羅欣然還原了930殺人案的全過程,案發當天,米振東喬裝改扮藏進徐大發的後備箱,來到小樹林以後,米振東就殺死了徐大發,然後發信息約沈廣軍到小樹林,栽贓陷害沈廣軍,還拍下沈廣軍搶救苗苗的過程以後就離開了。米振東冷笑不已,取笑馮森沒有確鑿的證據,只有一個指甲蓋的視頻不足以起訴他,羅欣然一陣見血指出米振東傷害了傅明月和童小娟的感情,米振東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自認為這兩個女人對他都是真感情。

米振東自豪地把自己比喻成復仇大俠,還借古喻今,搬出豫讓為趙襄子復仇的典故相提並論,米振東口口聲聲稱他所做的都是正義的,為了冤死的養母李美娟報仇,馮森對他反唇相譏,當年馮森秉公辦理了米振東養母李美娟的案子,米振東就設計殘忍殺害鄭瑋麗,馮森本應該殺了米振東的妻兒為鄭瑋麗報仇,可是他忍辱負重十年之久,就是為了尋找真相。

馮森譴責米振東是偽正義,不但間接害死了苗苗,還害宋麗敏畏罪自殺,米振東被罵得無言以對,他想起宋麗敏生前的哭訴,宋麗敏想和沈廣順好好過日子,把苗苗撫養長大,米振東痛定思痛,承認自己害死了宋麗敏和苗苗,他傷心地痛不欲生,米振東本著公平正義的原則,沒想到最後卻害無辜的人慘死,馮森揭穿米振東自私狹隘的本性,他心服口服,頹然地低下了頭,馮森讓人把米振東帶走,米振東走到門口轉身向馮森深深鞠躬。

新聞里播放了以黃雨虹為首的黑惡勢力被抓,武強,冼尤文和羅勁松也被捉拿歸案,黃四海頓時傻眼了,他覺得天都塌了下來,知道自己徹底完了,黃四海突然歇斯底里地沖向張一葦,緊緊抓住張一葦的脖領子,揚言要殺了他和張友成,獄警趕忙過來把黃四海抓走。

張友成和鄭雙雪一起來監獄門口接張一葦,自從宋志明和鄭雙雪那次深談以後,鄭雙雪才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她已經辦理了離職手續,從今以後好好在家照顧張友成和張一葦,張友成也做了自我批評,承認之前忽略了他們母子倆,答應以後多找時間陪陪他們,喬逸隨後趕來接張一葦,監獄的大門徐徐打開,張一葦精神抖擻從裡面出來,張友成激動萬分,父子倆緊緊擁抱。

馮森主動提出回波立市檢察院工作,羅欣然被調任省檢察院,熊紹鋒繼續留在橙州地區,張友成召集政法系統的幹部們開會,胡雪娥帶著沈廣順來找馮森,得知馮森不在,她拿出一面綉著「人民的正義」的錦旗交給張友成,感謝他們為沈廣軍洗脫嫌疑,還給沈廣順辦了取保候審手續,回家照顧多病的她,張友成等人看到這面紅色錦旗,心裡都倍感欣慰。

鄭銳苦苦規勸馮森留下來,馮森堅持要回到妻子鄭瑋麗生前生活和工作的波立市,鄭銳給他買了船票,親自送他去碼頭,叮囑馮森多注意身體,鄭銳望著大船徐徐開走,心裡百感交集。羅欣然拿著那面錦旗急匆匆趕到碼頭,可馮森已經乘船遠走,鄭銳撮合羅欣然和馮森在一起,羅欣然嘴上反對,心裡卻美滋滋的。

米振東,武強,王劍鳴,黃雨虹,黃四海,羅勁松,冼尤文和魯春陽等人都受到法律的嚴懲。馮森帶領巡迴檢察組成員頂著壓力,經過千難萬險終於查明真相,將涉案人員全部繩之以法,維護了法律的公平,和人民的正義。

全劇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