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集:梁思申拒絕與楊巡合作 楊巡決心開酒店


楊巡告訴楊母自己打算在東海開一家高級酒店,還說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兒梁思申願意跟他一起開酒店,到時候就給楊母留兩間房,讓她過過城裡人的日子。尋建祥讓楊巡趕緊把設計公司的錢結一下,楊巡手蕭然早就打過招呼了沒必要理他們,楊母見狀況不對連忙囑咐尋建祥說楊巡不懂事,該打打該罵罵。楊母打算下午就回去,楊巡當然不答應,先給她煮了碗面說下午回來陪她買點東西。

楊母看了一圈也沒捨得買東西,只買了一副老花鏡,楊巡就讓尋建祥買點東西給她帶回去。楊巡把楊母送上車,楊母說自己身體沒什麼事情,母子二人隨著車輛行駛越走越遠,叮囑的話也飄在了風中。楊巡緊接著就去找了梁思申,梁思申說今天她請客。楊巡拿出了酒店可行性報告,興緻勃勃地和她討論開酒店的事情,梁思申無奈開口表示她不能和楊巡合作,她核算了資金認為楊巡沒辦法承擔,借款運營會給未來埋下很多隱患,而且她問了梁凡,現在辦理外資公司的手續沒有那麼容易。楊巡被一盆冷水從頭澆滅,其實他早就察覺到了,梁思申是為了和宋運輝賭氣才和他合作的,話趕話才走到了那一步。梁思申承認楊巡說的對,之所以請他吃飯也是因為她心虛。不過梁思申是真的為楊巡考慮,個體經營酒店風險實在是太大了,楊巡態度有些難過。

楊巡滿臉鬱悶地回到批發市場,尋建祥先給設計公司結了一半的錢,還以為楊巡是因此生氣。楊巡卻問尋建祥,梁思申不借他牌子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尋建祥說禮拜六她打電話說的。有些話尋建祥不想說,但今天看到楊母他非說不可,尋建祥勸他讓楊母過幾天好日子,別總想一口吃成個胖子。

楊巡並沒有因此而放棄,反而更加激起了鬥志,為此四處奔波。尋建祥翻箱倒櫃沒找到市場註冊材料,突然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楊巡喝了太多酒跑去醫院吊水,就是為了找貸款,楊母聽到他能做四星級酒店有多開心。楊巡再也不用讓楊母去借錢了,國托貸給他七百萬,再湊一湊就夠了。尋建祥急了,就為了梁思申至於嗎?可楊巡說自己並不是為了梁思申,而是為了尊嚴,楊巡叫尋建祥走吧,尋建祥看著他蜷在椅子上的身影到底沒捨得走,就在遠處陪著。

次日,尋建祥去找了宋運輝,二人一起去了東海廠最高處。尋建祥來找宋運輝是為了楊巡的事情,他鐵了心要弄四星級酒店,玩命地借錢,還拿下了針織廠,他怕這麼幹下去楊巡會出事。梁思申已經說的很明白了,楊巡的實力做四星級酒店根本是找死。說實話尋建祥很心疼楊巡,喝酒把自己喝到醫院還硬撐著,連個管他的人都沒有,他出身低怕人瞧不起,所以想要爭口氣。尋建祥也不是想讓宋運輝去攔著楊巡,只是只有他能更懂楊巡了。宋運輝坦白的說不反對楊巡擴張業務,不過尋建祥的話也提醒了他,楊巡想必是去上海見識了繁華見識到了市場的土氣。宋運輝不覺得楊巡忘本,不過這也許是他的某種天賦,如果把四星級酒店換成高級市場,楊巡應該做得來,尋建祥覺得這是個好主意。

宋運輝帶著尋建祥去了自己的單身宿舍,讓方平去拿酒,他們一起喝點兒。方平當初就是頂替了尋建祥的位置搬進了宿舍,二人緣分不淺。方平說工廠出了些問題就沒和他們一起喝酒,尋建祥問宋運輝怎麼跑到宿舍住了。宋運輝嘆了口氣,他不想回家,讓尋建祥回家看看,有什麼重活替他做了。宋運輝心裡堵得慌,千言萬語只是一個字,累。尋建祥想起當年宋運輝來找他說程家欺負他,他還勸宋運輝說這就是金州女婿的命,可現在看是他錯了。即便這樣,宋運輝還是不想離婚,他還能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