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集:程父大搞鴻門宴 宋運輝與程家決裂


宋運輝去了碼頭視察,想推管線運輸物料,馮工覺得這是件大好事,這樣東海的運輸成本還能降低,不過前期投資比較大。宋運輝把這個想法告訴劉玉海,劉玉海也覺得這是件好事。劉玉海說程父叫他們晚上去家裡吃飯,他實在走不開,拜託宋運輝幫忙說一聲。宋運輝一回到廠子里就聽說程開顏來了,在辦公室等他,程開顏說爸媽叫他回去吃飯,宋運輝敏銳的察覺他們這次來可能是有什麼事情,程開顏還是選擇閉口不談。宋運輝和程開顏一起回家,發現程父還請了馬保平和高祥榮。韓則鋼沒來,馬保平和他找了個借口。程母覺得韓則鋼和高祥榮一定有些矛盾,不然也不能這麼說話,宋運輝幾句話就把挑唆頂了回去,

程父和幾人閑聊了幾句便切入了正題,沉下臉色來拿出了那封信,說有人想陷害宋運輝,匿名信已經寫到部里去了,程父看向馬保平,有人陷害東海的幹部他可不能不管。馬保平稱自己是第一次知道這件事情,但會一查到底,絕不會污衊宋運輝。程父把信收了回去,宋運輝表示這件事情不用大動干戈,現在還在談判的關鍵階段,發展才是硬道理。程父更是表現出了一副無論如何都要把陷害他的人抓出來的樣子。

離開宋運輝家后,馬保平讓高祥榮和自己一起回廠里,說有話要和他談。幾人走後,程父先是喝了降壓藥,宋運輝本想支開程開顏和程父聊一聊,程父卻讓程開顏坐下。宋運輝認為今天這件事情程父處理的並不妥當,他覺得這隻是一件再小不過的小事,不需要理會。程父並不這麼認為,他要敲打了馬保平才會趕走那些壞人。宋運輝卻認為今天他才是被敲打的對象,事先不告訴他,還當場亮出來什麼舉報信,二人差點吵起來,

程母也從廚房出來了,說宋運輝應該記得他們的好,程父表示宋運輝和梁思申的事情他們可以不追究,但是梁思申必須離開東廠,畢竟程開顏守了委屈,程家的臉也丟盡了。宋運輝很生氣,猛的站起來,嚴肅的要他們家任何人都不要再插手自己的工作,這樣還會繼續把他們當做長輩。這不是威脅,而是宋運輝的底線。程父和程母都很生氣。宋運輝表示自己可以放棄升職,可以留在東海一輩子,可以放棄他們那些認為很重要的事情。程開顏驚訝道,原來他為了梁思申可以放棄的東西那麼多,她覺得自己已經配不上宋運輝了,一時間爆髮長時間的委屈,宋運輝雖然不覺得她配不上自己,卻從來沒有尊重過她,那天宋運輝和梁思申從爭吵到和好,她從來都沒有享受過。程家人始終覺得這件事情和梁思申有關係,儘管宋運輝一再解釋。程父氣急了,要梁思申明天就回美國,還要寫一封保證書向程家保證以後絕不犯這樣的錯誤。宋運輝面對這樣的要求,只覺得他們欺人太甚。

宋運輝和程家翻了臉,一怒之下摔門離開,家裡傳來程父氣急敗壞摔茶杯的聲音。回到廠里,馬保平生氣的問高祥榮那封信是誰寫的,顯然認為這是高祥榮寫的。高祥榮卻說自己冤枉,這是程父和宋運輝玩的一出借刀殺人,目的就是挑唆他們搞內鬥。馬保平認為宋運輝根本沒有必要搞內鬥,高祥榮三言兩語分析了起來,一旦合資談成宋運輝就是系統里最紅的幹部,但是三十歲出頭就做廠長顯然不合適,這封信一出現部里為了安撫宋運輝必然會讓他升職,這樣馬保平就必須調走了。馬保平頓時覺得有道理。

高祥榮早就對宋運輝心有不滿,覺得他搞後勤社會化是斷了他們的生路,更是向馬保平表了衷心。東海市場二期三期開始建設,楊巡帶著楊母來東海看了看,楊巡還打算把電器市場也搬過來,楊母很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