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集:胡天瑛成功混入四十八寨 謝允采山花為提親禮


當年,周以棠私盜兵符解了四十八寨滅頂之災,也因此自領罪責,在眾軍面前自廢武功,護軍規之嚴。如今周以棠以廢人之身再次重掌軍權,可見其謀略之高,有人在他回四十八寨途中行刺,自然也在周以棠意料之中。

俞聞止的人趁夜偷襲周以棠馬車,發現其中空無一人便知中計,慌忙撤離。誰知周以棠確在隊伍之中,只不過他喬裝成隨行士兵作為掩飾,成功不戰而退人之兵。

再往前就是四十八寨地界,周以棠命聞煜趕回軍營主持大局,並鄭重囑咐對方,不論聽聞任何流言蜚語也不可自亂陣腳。周以棠似乎明知此一去乃九死一生,言語中,有意將兵權再次交付聞煜。

洗墨江邊,周翡練武之姿讓謝允沉淪其中,他畫下一幅幅畫像做成孔明燈。二人看著手中的孔明燈飛向天空,帶著他們對願望成真的憧憬自由來去。這樣平靜的生活就是謝允一生所求,生命中每一刻的相守都是彼此最珍貴瞬間。

當夜,胡天瑛偽裝成醫者混入陳子琛府中,以高超的醫術得到白先生的信任。病床上,陳子琛昏迷不醒,三五醫者正為他的病情爭執得面紅耳赤卻也無計可施。

陳子琛昏迷本就是胡天瑛下毒所致,白先生眼見對方一副葯,立刻讓陳子琛轉危為安並即可蘇醒,便對胡天瑛更為信任。胡天瑛意指陳子琛乃相思病入骨,欲徹底除去病灶,唯有上四十八寨提親方可。

沒有沈天庶幫忙,俞聞止本就不指望能夠成功刺殺周以棠。俞聞止意在利用胡天瑛捲入其中,孤身潛入四十八寨涉嫌,逼迫沈天庶出手。誰知沈天庶自始至終都不為所動,以此反客為主,要挾俞聞止在合作奪得水波紋信物后,不準染指海天一色里的寶藏。

在白先生的撮合下,陳子琛帶著厚重的聘禮前來四十八寨提親,胡天瑛就此成功潛入四十八寨內部,並以身體不適為由單獨行動。陳子琛和白先生根本不曾懷疑胡天瑛身份,徑直面見李瑾容提出和親一事。

四十八寨從不在乎山下那般俗禮,男女情愛全憑自願,陳子琛前來提親,自然也只需徵求周翡首肯。而周翡聽聞陳子琛前來提親,非但不著急,反而故意讓李妍試探謝允的心思。

周翡不顧謝允焦急模樣,獨自帶著陳子琛來到洗墨江邊。一場比武,周翡借口陳子琛武功平平,卻未能讓對方知難而退,便揚言需洗墨江中石頭上的一朵野花作為聘禮。洗墨江有牽機陣守護,謝允直取野花,讓陳子琛明白這聘禮唯有他才能給得起。

陳子琛得知謝允與周翡早已互許終身,頓覺後悔提親之事,更難以理解謝允竟願意自貶身份身入贅四十八寨。可對謝允而言,能再寨中平穩度日,教書育人,與周翡相守往後時光便已滿足。

有此一著,謝允這才趁著與周翡獨處之時,以手中山花一朵,正式向心愛之人提親。謝允自認命薄、身薄、親緣淡薄,更是身無長物,命不久矣,唯願與周翡相守不負,一日不死,便一日不棄。

提親之事已經辦妥,謝允著李妍幫忙準備驚喜,並囑咐李妍下山前往寒水鎮打一壺周翡最愛的佳釀。李妍本想帶著楊瑾一同前往,誰知這個傻子痴迷於和寨中弟子研究刀法,將下山之事拋諸腦後,李妍也只得孤身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