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集:陸可張芒舉辦婚禮 思怡去機場追姚遠


由於第二天的結婚場地泡湯了,大晚上又聯繫不到其他場地,張芒打算把婚禮往後延一延,陸可鬱悶地說婚禮請柬都發出去了,兩邊父母親戚都過來了,同事朋友也請過假了,這時候延期她覺得不太好。正發愁時沈思怡興沖沖地跑來說結婚場地找到了。

她所說的場地就是生活家,這個地方對陸可和張芒都挺有意義的。隨後大家一起來到生活家連夜把它布置得漂漂亮亮的。第二天陸可做頭髮時給張芒打電話卻沒打通,她不放心就頭上頂著髮捲來到生活家。原來張芒布置完生活家沙發上睡著了,手機也沒電了。

看到婚禮現場布置得很漂亮陸可很開心,隨後她就忙著去化妝了。隨後張芒接到電話對方說新娘的捧花被送到之前的酒店了,還讓他自己去取。陸可說沒捧花就算了,張芒覺得不能湊合,他想給陸可一個完美的婚禮,讓她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看時間還來得及,他和葉舟就去取捧花。誰知到了酒店卻被告知捧花被保潔的阿姨當垃圾扔了,張芒趕緊從垃圾桶翻找出捧花,卻發現它變得髒兮兮的,他很沮喪甚至不想辦這個婚禮了。葉舟勸他形式不重要關鍵在人,他還想借張芒和陸可的婚禮向關玥求婚呢。

看時間快來不及了,他們趕緊往回趕,路上遇到堵車,張芒就穿上葉舟的運動鞋往生活家跑去。此時親朋好友都等得很著急,陸可一直在安慰大家再等一等,說新郎馬上就要到了。正說著張芒氣喘吁吁地跑進來,他向大家道歉他遲到了,他想給新娘一個完美的婚禮但失敗了。

不過在跑回來的路上他想通了,過日子和辦婚禮一樣,無論怎麼準備還是會出現許多意想不到的問題,經過今天他不再害怕,因為有陸可在他身邊,相信他們無論遇到什麼問題都一定會想到辦法解決。陸可聽著他的心裡話不禁笑容燦爛,眼裡閃著激動的淚花。

兩人為對方戴上戒指,大家起鬨親一個,張芒就深情親吻陸可,大家熱情為他們鼓掌。隨後大家開懷暢飲,姚遠走到思怡身邊,思怡問他什麼時候去俄羅斯,他說明天晚上。他這次去可能不回來了,他想不明白思怡從日本回來說考慮下他們的關係,但為何又算了,思怡笑道可能不夠愛吧,姚遠說不是夠不夠的問題,是她心裡一直有個結。他送思怡一個小盒子讓她回去再打開,他希望她能幸福。

思怡回去后就打開盒子,裡面是個優盤錄著她喜歡的歌。聽著深情款款的歌她心裡很難受,忍不住撥通姚遠的電話隨即又掛斷,很快姚遠打來電話,她無法說出心裡話,只好說想讓他在俄羅斯幫她捎點東西。

第二天思怡心不在焉地開著會,陸可看她一直查看航班信息,就讓她去找姚遠說清楚,思怡撥通他的電話沒人接,就說他應該已經坐上飛機了,陸可看了眼航班信息不禁開心地說連老天都在幫她,航班延誤了。

她讓思怡趕快去機場把姚遠追回來,思怡就立刻打車趕往機場。路上她給姚遠發信息讓他等等她,很快航班顯示正常起飛了,思怡很失落,就讓的哥在路邊停下,此時天空飄起了小雨,她心情沉重地走著,眼淚忍不住掉下來,她對著一座大樓拍了張照片發給姚遠,說這是他走後她去的第一個地方。

看著繁華的夜景,她和姚遠相識相愛的一幕幕又重新浮現在腦海,忽然她聽到有人唱歌,循聲望去只見姚遠抱著吉他邊彈邊唱向她走來。他收到她的微信後手機就沒電了,他以為她要留下他,思怡說誰要留他,姚遠假裝要走,思怡說她能不能做他女友,姚遠走過去深情地把她擁入懷中。

兩年後的一天,大家相聚在酒館,思怡正和朋友們開心暢聊,姚遠拉著行李箱回來了,他輕輕走到思怡身邊,思怡看到他不禁驚喜地摟住他。思怡和陸可一直想讓生活家獨立,他們找到一家基金,但對方要求他們要把資金主要用在電商上,這樣內容就會受到擠壓,陸可本打算妥協不想讓生活家再過苦日子,思怡卻不願這麼委屈求全,她問陸可願意和她過苦日子嗎,陸可笑道再苦能比復刊時更苦嗎,她們一起拒絕了投資,因為她們知道彼此都是了不起的女孩,相信靠她們的努力,未來一定能闖出一片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