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蕭承睿賀蘭茗玉大婚 蕭承煦重傷歸來


賀蘭茗玉終日惆悵,蕭承睿決定賞出征的將士們,蕭承禮連忙叫蕭承耀謝恩,蕭承睿也拉著他說請他體諒自己的難處。凌蓁兒和蘇玉盈吵了一架后總擔心賀蘭茗玉會把自己送回庸臨,連忙去找歌兒幫忙,蕭啟翰無意中聽到了二人的對話,說蕭承煦戰死沙場是他自己實力不濟,天天掛念一個無用之人何必呢。凌蓁兒反駁,實力不濟也總比不敢上戰場的強,蕭啟翰可是和蕭承煦同歲呢!蕭啟翰咬著牙說要建功立業讓她瞧瞧,凌蓁兒伶牙俐齒地反駁回去,蕭啟翰氣得夠嗆。凌蓁兒覺得蘇玉盈和賀蘭茗玉過不去,她根本不知道賀蘭茗玉受了多少委屈,可賀蘭茗玉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不會被她的幾句話傷到,如今最懂她的也就只有凌蓁兒了。

蕭承軒來見賀蘭芸琪,賀蘭芸琪勸他就算是為了蕭承煦也要努力上進。蘇玉盈也來了,還特地把賀蘭茗玉嫁給蕭承睿的事情告訴他,還親賜了麗妃稱號。蕭承軒一聽連忙去找凌蓁兒,凌蓁兒說賀蘭茗玉有苦衷,蕭承軒卻根本聽不進去,要去親自找賀蘭茗玉。凌蓁兒見狀,只能把真相告訴他,賀蘭茗玉之所以這麼做,一半是為了蕭承煦,另一半是為了讓蕭承軒活著!賀蘭茗玉來到當初和蕭承煦私定終身的地方,明天她就要出嫁了,沒想到她等這一天等了這麼久,到頭來那個人卻不是他,可賀蘭茗玉真的沒有選擇,只能往前闖,只盼著有一天能在天上看見蕭承煦。

長安諾第9集劇照
蓁兒告訴承軒茗玉嫁人的真相

次日,賀蘭茗玉出嫁之日,傷痕纍纍的蕭承煦也在快馬加鞭趕回來的路上,結果直接從馬上暈了過去,屬下嚴海連忙找人來接應。賀蘭茗玉已一身紅裝,戴上皇冠,走向那段本就錯誤的婚約,走向勾心鬥角的後宮……嚴海來找蕭承軒告訴他蕭承煦還活著,蕭承軒連忙趕去郊外,看到滿身血跡的蕭承煦激動不已,而蕭承煦昏迷中,還在喊著賀蘭茗玉的名字。

宴會上,蕭承睿滿心歡喜,蘇玉盈故意起身敬酒,還講了賀蘭茗玉和蕭承煦的故事,賀蘭芸琪連忙阻止,蘇玉盈卻說這故事的收場由蕭承睿來決定。就在蘇玉盈要說出這個姑娘就是賀蘭茗玉時,吉時已到,又有人突然來稟報說蕭承煦回來了。蕭承睿連忙叫蕭承禮陪自己去看看,蘇玉盈追在後面也要去,被姐姐阻止了。蕭承煦重病,嚴海告訴蕭承軒他們本以為蕭承煦已經戰死了,卻沒想到他跌落懸崖埋在了死人堆里,但他們只能等西齊的人撤了才能往回趕。蕭承煦不顧身上的傷沒命地往回趕,只因為賀蘭茗玉還在等他,一路上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嚴海覺得蕭承煦是因為賀蘭茗玉才撐到了現在,蕭承軒卻握緊了拳頭。

長安諾第9集劇照
嚴海從死人堆里救回蕭承煦

得知蕭承睿和蕭承禮來探望蕭承煦,蕭承軒有些擔憂。蕭承軒說蕭承煦傷的很重,蕭承睿表示既然他回來了,他是絕對不會讓他再出意外的。婚房外,賀蘭克用輾轉反側找到了凌蓁兒,說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告訴賀蘭茗玉。得知蕭承煦回來了,凌蓁兒連忙要去告訴賀蘭茗玉,賀蘭茗玉聽到賀蘭克用說的話激動的流下了眼淚,顧不得其他就要去見他被賀蘭克用和凌蓁兒阻止了,今日是她和蕭承睿大婚的日子,要是被蕭承睿知道了只怕後果不堪設想。賀蘭茗玉卻不肯,她本以為自己只能行屍走肉地活一輩子,但沒想到蕭承煦回來了,說明一切還有希望,一切都還來得及!凌蓁兒見無法阻攔,決定護著賀蘭茗玉去見蕭承煦,可沒想到賀蘭芸琪前來阻止。

蕭承煦醒了,蕭承睿親自給他餵了參湯。賀蘭茗玉覺得自己和蕭承煦還有希望,不管蕭承睿怎麼責罰她都認!賀蘭芸琪生氣不已,就算他們見了又怎麼樣,遠走高飛嗎?蕭承睿會有多麼難堪,他怎麼能忍耐!賀蘭茗玉卻只想和蕭承煦在一起,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蕭承禮說蕭承睿今晚正要迎娶側妃,可聽到蕭承煦回來了就顧不上了,提醒蕭承煦要記得蕭承睿的關愛。賀蘭芸琪讓賀蘭茗玉不要忘記,她是為了救蕭承軒才嫁給蕭承睿的,這一條繩上拴著多少人的性命,他們庸臨完全不是大盛的對手,她忍心看著庸臨被滅嗎?何況預言中說賀蘭茗玉是會母儀天下的人,要是她跟著蕭承煦去了,蕭承睿也不肯放過他的。賀蘭茗玉身子一軟險些倒下,在她說願意嫁給蕭承睿的時候就應該明白,開弓沒有回頭箭。賀蘭芸琪勸賀蘭茗玉放下,這陰差陽錯也許都是老天的意思,他們之間終究沒有緣分。

長安諾第9集劇照
琪姐姐勸茗玉要顧全大局

蕭承睿和蕭承禮走後,蕭承軒告訴蕭承煦自己搬到蕭承禮的偏院了,他們此時就在這裡。蕭承煦讓蕭承軒去通知賀蘭茗玉,生怕她為自己著急,蕭承軒沒說實話只是讓他先放心。賀蘭茗玉擦乾了眼淚,終究是想明白了 她不能放庸臨不顧,這婚她是必須要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