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集:陸可撮合思怡和姚遠沒成功 陸可和張芒婚禮場地出狀況


5個月后,陸可和張芒的婚禮在緊張籌備中,陸可在酒吧向柚子吐槽她挑婚柬都挑花眼了,樣式太多了。姚遠彈奏一曲后,兩個女孩圍著他想加他微信,姚遠婉拒說他有女友了,老黃不禁調侃他都單身大半年了,姚遠卻說自己這是為了專心工作,其實他心裡一直都裝著沈思怡。

看陸可要結婚了,思怡不禁感慨閨蜜終於還是被人拐跑了,剩下她孤單一人。陸可讓思怡趕緊談一場正經戀愛,別整天黏著她。思怡說和誰談啊,陸可就提到了姚遠,思怡說算了,他忙她也忙。她問陸可伴娘定了沒有,陸可說關玥挺合適的,思怡不滿道關玥哪有她合適,伴娘肯定是她啊。

陸可想讓埃拉當她的婚禮駐唱,張芒說他去問問,陸可卻說她想讓思怡去問,張芒不解地問為什麼,陸可說新娘的心愿還需要理由嗎。

這天陸可給思怡一個酒吧地址,說埃拉晚上在那兒演出讓她去問問,思怡覺得陸可這麼急著讓她去找埃拉挺奇怪的,陸可笑道誰讓思怡是她的伴娘呢。晚上思怡來到酒吧,看埃拉演唱結束就走了過去,卻看到她和姚遠在聊天。隨後埃拉有事走開了,思怡問姚遠怎麼來了,他說陸可讓他請埃拉為她的婚禮當駐唱,思怡說陸可也對她這樣說了,姚遠似乎明白陸可為何讓他們一起做這事了,思怡知道陸可是想撮合他們。

接下來埃拉演唱一首歌送給思怡和姚遠,姚遠請思怡跳舞,他挺感謝陸可的安排,可思怡卻說有件事陸可可能不知道,她最近認識了一個醫生,姚遠聽了有些失落。隨後思怡陪陸可買傢具,陸可問她和姚遠到底是怎麼想的,思怡讓她不要多管閑事,趕緊花心思在婚禮上,她還買了件傢具送給陸可當結婚禮物。

陸可和思怡、關玥一起吃飯,關玥問陸可以後給孩子取什麼名,不如乾脆叫忙碌吧,三人開心舉杯祝陸可新婚快樂。成楠偶然一個甜美可愛的女孩名叫蔣倩,他們是一個學校的還是同事。老黃看他和蔣倩微信聊得熱乎,就讓他主動出擊,成楠卻覺得自己以前犯過渾配不上她。老黃說陸可都要結婚了,讓他別糾結了,等他和這女孩好上了,再慢慢告訴她以前的事。

這天在雜誌社,陸可約思怡晚上去小酒館,思怡卻說她有約會去不了。陸可想不明白思怡心裡明明是喜歡老姚的,卻為何不肯給他一個機會呢。張芒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而思怡一直都是這麼神神秘秘的。

姚遠告訴大家他要去俄羅斯做個項目,老黃問他去多久,他說大概兩年吧。陸可不滿他又要逃跑,姚遠說他沒跑就是去那做項目。陸可說思怡和那個醫生沒好上,他們倆就約著見過幾次面而已,她問姚遠就這麼放棄了嗎。姚遠說他不能跟思怡在一起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但他也不想要求她,她的靈魂本來就是無拘無束的,他就喜歡她這點,所以更不能要求她為他改變了。

成楠來到小酒館,看到陸可在就和她聊了起來。陸可聽老黃說他去約會了,成楠說自己還沒做好戀愛的準備,陸可鼓勵他好多事不需要準備只要勇敢面對就可以了。成楠回去后鼓起勇氣告訴蔣倩自己以前的事,蔣倩說那些都過去了,她喜歡的是現在的他,成楠聽了很開心。

姚遠要去俄羅斯了,陸可看的出來思怡還是牽掛他的,就讓她跟姚遠說清楚。思怡害怕他們複合再分開,她會傷他更深,她沒想到自己經歷這麼多卻變得膽小了,陸可說她不是變膽小了而是變柔軟了。陸可覺得思怡愛姚遠,思怡難過落淚,她特別害怕患得患失,不想像她媽媽那樣一輩子為感情所累,陸可安慰她說她不會的,還說自己會一直陪在她身邊。  

這天大家都聚在小酒館里聊天,張芒忽然接到酒店的電話,說他們訂的那塊草坪被水泡壞了,而其他地方都訂出去了,他鬱悶地告訴陸可他們明天可能無法辦婚禮了,陸可聽了也很著急不知該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