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集:朱鎖鎖臨機應變 葉謹言單刀赴會


之後的日子里,蔣南孫總會在上班前為老祖母準備好早餐,日復一日,也便逐漸適應下來。王永正擔心蔣南孫獨自在上海應付不了,於是抽空打去電話關心,好在蔣南孫都已把事情解決,目前尚無麻煩。

由於范金剛架不住王飛宇的頻繁灌酒,遲遲未回消息,王飛宇接聽葉謹言電話,提醒他必須在四個小時內出現。朱鎖鎖眼見范金剛喝得不省人事,索性以一敵多,主動和王飛宇的保鏢們玩起划拳瓶酒,從而成功拖延時間。

流金歲月第21集劇照

葉謹言單刀赴會,開車離開上海,連夜趕到餐廳,待他抵達時只見王飛宇一人。王飛宇來勢洶洶,悉數新仇舊怨,想要葉謹言還債。葉謹言為能救出朱鎖鎖和范金剛,不惜放棄濱城項目,王飛宇得到實際利益后選擇放人。

葉謹言親自去接朱鎖鎖,沒想到朱鎖鎖竟然賴在床上撒嬌,因此當場識破她的裝醉意圖。開車返回途中,葉謹言認為朱鎖鎖不該貿然行事,以後不想再看到這種危險局面,朱鎖鎖聽著他的責備,心裡樂開了花,看向葉謹言的目光帶著崇拜,忍不住當場哼起歌。

蔣南孫跟進公司新項目,設計師大羅對她照顧有加,甚至主動留下陪她加班工作。初入職場的蔣南孫識人不明,誤以為大羅是出自上級對下屬的熱心幫助,尚未察覺到異樣,尤其得知他已有妻兒,更是沒有多想。

流金歲月第21集劇照

如今老祖母變化很大,不再像以往那般擺著高姿態,只等飯來伸手。蔣南孫看到她和鄰居阿婆學習做曲奇,交際圈子變廣,不禁欣慰老祖母在慢慢改變,同時努力糾正對方骨子裡殘存的重男輕女觀念,以及過於誇大的期望。

此時李一梵打來電話,再次約蔣南孫到餐廳見面,明確表達出關於結婚的想法。雖然兩個人識于相親,敗於相親,可是李一梵認為蔣南孫具備賢妻良母的特質,況且他上有老母下有七歲兒子,相對於蔣南孫的家庭情況,不僅能夠提供很好的物質需求,還可以接受將老祖母接來共同生活。

蔣南孫沒有直接公開她與王永正的關係,也沒有當場拒絕李一梵,而是感謝對方的坦誠與信任,只因自己現在無法接受對方的婚姻原則,並且立即照做。李一梵很理解蔣南孫的遲疑,他希望能夠收穫到最合適的回應時機,甚至表示如果蔣南孫幾年後還沒有遇到結婚伴侶,倒不妨考慮自己。

流金歲月第21集劇照

與此同時,王永正準備返回上海,於是將行李從國外寄往朱鎖鎖家,先讓蔣南孫幫他代為存放。蔣南孫得知王永正為她放棄國外的工作和生活,除了感動之餘還有心事重重,因為她背負著一身債務,不想讓王永正牽連其中,更沒準備好迎接這段戀情。

范金剛送朱鎖鎖回家換衣服,感覺葉謹言近期有些奇怪。朱鎖鎖向蔣南孫分享葉謹言英雄救美的事情,結果蔣南孫立即打破朱鎖鎖的美夢,並且認為葉謹言根本沒有結婚的打算,所以讓她別再沉迷幻想。

自從朱鎖鎖從濱河回來后,同事們對她頗有說辭,皆是認為葉謹言色令智昏。楊柯決定找葉謹言要回朱鎖鎖,重新安排在銷售部,結果葉謹言鑒於朱鎖鎖的表現,反倒在這件事上有些遲疑。

與此同時,謝祖宏突然到訪,提出借宿請求,坦言自己與謝嘉茵談判失敗,無處可去。老祖母本就喜歡這個年輕小夥子,自然是格外歡迎。

流金歲月第21集劇照

大羅帶著蔣南孫去見客戶,怎料客戶甲方竟是李一梵。正因李一梵公私分明,完全沒有顧及他與蔣南孫的熟識關係,當面指出大羅的問題,對於項目的進度和質量進行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