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集:馮森從蛛絲馬跡查出冼尤文 邊國立將武強繩之以法


邊國立分別調取了十五個犯人家屬去銀行取錢的記錄,錢數和時間全部吻合,五年時間里,犯人家屬都是把錢放在檢察院門外的垃圾桶,證據顯示熊紹鋒隨後出來扔垃圾把錢拿走,之後又去高爾夫球場的儲物櫃里藏錢,可熊紹鋒一口咬定自己只是恰巧在那個時間去扔垃圾,到高爾夫球場也不是為了藏錢,羅欣然不相信熊紹鋒受賄,可是這一切都太巧合了,馮森也不相信熊紹鋒會這麼傻,會把所有錢藏在一個地方,還把那些信都留下,顯然是有人故意栽贓陷害熊紹鋒,羅欣然斷定那個人對熊紹鋒的習慣了如指掌,才能做到有的放矢,馮森和邊國立等人連夜從那十五封信里尋找蛛絲馬跡。

馮森等人查了一整夜,都沒有發現任何破綻,馮森最後發現李大眼的家人李五一的那筆15萬塊錢不對勁,那筆錢本來應該是在2015年3月8日在櫃員朱婭那裡取的錢,可封印上面卻蓋了2019年新來的員工趙語遲的印章,邊國立分析有人挪用了這十五萬贓款,後來又擔心東窗事發,最近才把錢補上,馮森和邊國立等人趕忙去銀行調取監控,發現來取錢的是冼尤文的妻子汪蘇媛。

馮森一行人直接來到監獄,得知冼尤文正在提審米振東,他們闖進審訊室,看到冼尤文對米振東刑訊逼供,逼他承認是黑社會的頭子,米振東拒不認賬,冼尤文就對他拳打腳踢,想讓他屈打成招,沒想到被馮森等人逮個正著。

邊國立把武強叫來,他們一起提審冼尤文,武強首先狠狠教訓了冼尤文,緊接著避重就輕讓他交代十五萬塊錢的事,馮森一針見血指出冼尤文想把米振東包裝成黑社會頭子,以及栽贓陷害熊紹鋒,逼冼尤文說出幕後主使,冼尤文口口聲聲稱他向熊紹鋒借了十五萬,只是記不清幹什麼用了,馮森不依不饒,對他苦苦相逼,冼尤文突然倒地不起,武強借口去找醫生,趁亂開車逃之夭夭。

馮森看出冼尤文是故意裝病,就讓羅欣然拿錐子來撬他的嘴,冼尤文趕忙從地上爬起來,馮森發現武強趁亂偷偷溜走了,就向冼尤文確認甩棍是武強。邊國立立刻帶刑警圍追堵截武強,很快把他生擒活捉。冼尤文承認高爾夫儲物櫃里的那筆贓款是武強的,他想給妻子買一個包,就偷偷挪用了十五萬,還騙妻子那是一個假包,冼尤文想起妻子把十幾萬的包當菜籃子一樣扔來扔去,他痛不欲生。

馮森得知武強已經落網,趕忙來到武強藏錢的遊艇上,看到那裡的錢堆成山,武強清楚地記著有1900多萬,桌上竟然有一副武強親手寫的「兩袖清風」的毛筆字,馮森覺得這兩個畫面既可笑又諷刺。武強如實交代了所有的罪行,他讓人宣傳熊紹鋒是甩棍,然後利用熊紹鋒的郵箱賬號註冊微信,以熊紹鋒的名義向在押犯家屬勒索錢財,答應幫忙減刑,冼尤文查到熊紹鋒有在門口垃圾桶邊上抽煙的習慣,就假借熊紹鋒的名義讓犯人家屬把錢放在垃圾桶,武強每年對應熊紹鋒抽煙時間給他三筆錢。

武強交代黃雨虹和魯春陽來找他為黃四海掩蓋罪行,大方地送他一艘遊艇,武強承認他通過職務之便查到米振東和白小蓮的關係,就讓魯春陽利誘白小蓮,並且千方百計把白小蓮包裝成幾起謀殺案的始作俑者,魯春陽還利用楊洪濤盜取了童小娟的身份證件,在網上註冊衛星電話,再由冼尤文把衛星電話放到米振東的儲物櫃里。武強交代他利用常胖子和杜鵬做違法亂紀的事,然後再製造米振東在監獄遙控他們的假象。

邊國立對武強很失望,沒想到他竟然從一個先進檢察官淪落成這樣不擇手段的人,武強清楚地記得第一筆為犯人減刑的二十萬好處費就是在醫院養病的監獄長王劍鳴給他的,武強禁不起金錢誘惑,一步步掉進權力交易的深源。一起真相大白,禹組長親自把熊紹鋒送回檢察院,馮森真誠地向熊紹鋒賠禮道歉,熊紹鋒激動萬分,情不自禁緊緊擁抱馮森,感謝馮森救了他,羅欣然激動地潸然淚下。

張友成來江邊釣魚,陳明忠回國向他覆命,張友成感謝他默契配合,還轉達了馮森的謝意,陳明忠很感慨,覺得自己很幸運,能遇到張友成和陳明忠這樣廉潔奉公的好乾部。馮森帶羅欣然再次提審米振東,米振東對馮森讚不絕口,感謝馮森除掉了檢察院內部的害群之馬,讓他少吃更多的苦,米振東承認製造了寬嚴大會電線短路的事件,就是想試探一下馮森的能力,馮森不但勇敢而且機智,從那一刻起,米振東就知道自己走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