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集:沈廣順交代鄭瑋麗被殺的真相 熊紹鋒被人匿名舉報收受巨款


邊國立帶幹警來米振東的施工隊,逼問童小娟和楊洪濤的關係,童小娟一口咬定他們只是合作關係,邊國立查出他們倆關係曖昧,楊洪濤才願意高出百分之三十的價格把工程包給他們的施工隊,那三個踩斷胡大軍母親的腿的工人隨後趕回來,願意跟童小娟共同承擔一切罪責。

羅欣然和鄭銳來找傅明月打聽她的丈夫費書平的死因,傅明月得知他們掌握了米振東故意讓費書平溺水身亡的證據,她極力撇清米振東,主動承認她因為不堪忍受費書平的家暴,才賭氣把他害死了,羅欣然看出她在替米振東頂罪,苦口婆心勸她說明真相,傅明月連聲說米振東是好人。

馮森利用攻心術對沈廣順進行輪番轟炸,他徹底淪陷了,馮森見時機成熟,就讓劉所長把他用執法記錄儀拍下來的視頻放出來,視頻里清楚拍下來宋麗敏上吊自殺,馮森對她進行施救,結果無力回天,沈廣順發誓要殺了米振東的妻子和兒子,馮森向他講明利害關係,勸他不要衝動行事。

武強把專案組進行大換血,第一件事就是把熊紹鋒抓起來,熊紹鋒解釋他對受賄的事一無所知。冼尤文給負責審訊的專案組幹警送飯,把他們倆支出去,冼尤文還特意給熊紹鋒帶了一份飯,熊紹鋒追悔莫及,後悔做網紅檢察官,冼尤文勸他交代幾件無關緊要的事,也好矇混過關,熊紹鋒頓時勃然大怒,他自認沒有任何錯,不許冼尤文多管閑事,熊紹鋒看出他是受人之托當說客,讓他回去轉告背後的人。

沈廣順的心理防線被馮森的一番話徹底打破,他承認自己有罪,沈廣軍被判死緩以及苗苗出事以後,沈廣順對宋麗敏苦苦相逼,宋麗敏就帶他去見束立可,束立可承認利用他殺害了馮森的妻子鄭瑋麗。馮森苦苦追蹤了十年之久,終於聽到妻子被害的真相,他的心如刀絞,沈廣順願意出庭作證,馮森承諾會盡最大努力讓法庭給他寬大處理。

冼尤文鎩羽而歸,他回來向武強和陳詠覆命,武強已經落實米振東指使施工隊的工人進行一系列的殺人案,冼尤文建議對米振東進行突審,武強讓陳詠配合冼尤文去調查米振東,冼尤文讓劉鐵等人對米振東的行李進行仔細搜查,很快翻出一部衛星電話,冼尤文對米振東進行突審。

米振東口口聲聲稱這是有人故意栽贓陷害,這個衛星電話根本不是他的,而且他被關在監獄,根本沒有辦法遙控外面的人,冼尤文對他軟硬兼施,認定他就是黑惡勢力的頭子,米振東只好承認衛星電話是他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指揮的,他極力撇清童小娟和此事的關係。

犯人們在電視房看新聞,他們回監舍以後,劉鐵在地上發現一張紙條,上面寫著熊紹鋒的贓款在高爾夫球場的332儲物櫃里,他趕忙把紙條交給冼尤文,冼尤文向武強報告,武強立刻召集監獄的幹警和專案組的人,讓他們帶著熊紹鋒前往高爾夫球場。

羅欣然和鄭銳來找邊國立,沒想到馮森和他在一起,邊國立答應找時間再向他們解釋,羅欣然已經猜到事情的原委。武強和冼尤文等人帶熊紹鋒來到高爾夫球場,熊紹鋒租賃的是528號柜子,可是證據顯示他的贓款在332 ,冼尤文打開528 儲物櫃,裡面藏著332 的鑰匙,冼尤文用鑰匙打開柜子,裡面裝滿了錢,還有一沓子信件掉落一地,熊紹鋒頓時傻眼了,他大呼冤枉,武強打開其中一份信,那是犯人李大眼的家人寫給熊紹鋒,答應給他十五萬好處費,求他為李大眼辦假釋,熊紹鋒百口莫辯。

武強派人把熊紹鋒押走,迎面碰上邊國立,邊國立答應找銀行的人來清點。馮森帶羅欣然和鄭銳隨後趕到,得知這裡一共十五封信,贓款兩百多萬,邊國立讓他們先回刑警總隊休息,馮森不敢耽擱,他帶著羅欣然和鄭銳連夜整理這些信件和相關證據,直到累得趴在桌上睡著了。邊國立一早趕回來,他連夜帶人找十五個罪犯家屬一一核實,查到這些信件和贓款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