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集:宋運輝給梁思申送行 程家收到舉報信


楊巡說要再去趟上海考察,還要給尋建祥買幾件衣服,尋建祥說用不著,還讓他們晚上吃飯別等他有點事情。宋運輝打電話來說要給梁思申送行,讓楊巡跟著一起來吃飯,楊巡立刻就答應了。

尋建祥也去見了梁思申,二人也有很多年沒見了。梁思申找尋建祥是有事情的,因為宋運輝前幾天被她深深傷害了,今晚宋運輝說要給她送行,所以希望尋建祥也一起去幫忙勸勸,尋建祥不肯去做和事佬,梁思申索性說了實話,拿出了自己回美國后的工作計劃,只要宋運輝有耐心她就能說服洛達董事會,宋運輝因為她的談判手段而懷疑她的人品,所以只能由尋建祥把這個交給宋運輝。聽到梁思申的實話,尋建祥總算答應了,不過希望梁思申勸勸楊巡別做什麼四星級酒店了,二期三期馬上就要動工了,他還欠了那麼多錢。

梁思申和尋建祥來到宋運輝約好的酒店,宋運輝和程開顏、宋引已經在包間等了,宋運輝看到尋建祥愣了一下,程開顏看到梁思申一時間也很局促。梁思申和程開顏打了招呼,還給宋引買了禮物。緊接著包間里又進來一個人,虞山卿。尋建祥看到他便忍不住衝上去,宋運輝連忙上前阻攔,虞山卿誠懇的和尋建祥道了歉,畢竟自己當初的事情對尋建祥做出了莫大傷害。宋運輝和程開顏連忙告訴尋建祥當初他出事時虞山卿去保過他,當時虞山卿的手錶沒找到尋建祥很有可能被定性為搶劫。虞山卿也坦誠,當初其實他並不想去,是宋運輝買了一塊新的手錶。虞山卿自知對不起尋建祥,所以讓他出氣,尋建祥努力平靜了下來,宋引很懂事地來安慰他。

眾人總算平靜地坐了下來吃飯,虞山卿現在在PD化工,和梁思是同行。梁思申諷刺道看來洛達離開后宋運輝就要和PD談合資了,一時間也有些生氣。宋運輝問尋建祥怎麼和梁思申一起來,尋建祥說她拖自己給宋運輝送東西,結果話還沒說完就被梁思申打斷了。楊巡拿著禮物匆匆趕到包廂,表示自己來遲了,還說已經把梁思申當成了師父,梁思申卻表示他們做朋友就好,畢竟有時候老師也不一定相信自己的學生。梁思申這話顯然對宋運輝有氣,楊巡和虞山卿互相交換了名片,還告訴宋運輝自己打算做四星級酒店,他已經和蕭然談好讓他牽線拿市場做抵押貸款,尋建祥很不滿意。目前個人沒辦法註冊酒店,所以楊巡決定掛靠蕭然,尋建祥當場就急了說他不該這麼相信蕭然兩個人差點吵起來。梁思申突然開口說自己可以註冊一個外資公司,把公司給楊巡,他就不用再掛靠了,楊巡自然樂意。

宋運輝和虞山卿喝酒,預祝合作成功,梁思申當時就不樂意了,轉頭和楊巡喝起了酒。宋運輝卻還提出讓梁思申拿出一些資料給虞山卿,梁思申逐漸生氣了,PD是上市公司,對外合作只會比洛達更加謹慎。梁思申認為東海想要最好的設備卻不拿出條件,宋運輝也生氣了,叫她收起那套美國人的傲慢,合資沒有哪一方可以一直退讓,他本以為梁思申去國外開了眼界可以更理解祖國的需要,至少不會歧視,但梁思申卻比他們更變本加厲。梁思申也急了,她沒有歧視自己的祖國,他們根本沒有經歷過真正的歧視。從剛到美國,再到美國職場梁思申就經歷了各種歧視,之所以回國投資是因為只有祖國強大了,海外華人的地位才能夠提升。

梁思申和宋運輝逐漸冷靜下來,表示自己給了尋建祥一份計劃,是她回美國的推進計劃,爭取說服吉恩讓步。二人剛剛吵的不可開交,宋引躲在程開顏懷裡有些害怕,宋運輝讓楊巡和尋建祥送她們回去,他要和梁思申再討論一下這件事情。梁思申說路橋也可以算入東海投資中,宋運輝說明天一早就和他們聊聊,梁思申說會把車票退了等他的消息。

楊巡送程開顏和宋引回家,宋引累得趴在程開顏肩上睡著了,程開顏深深地嘆了口氣,坐在外面看著家裡亮起的燈,心中複雜不已,結果撞見千里迢迢趕來的程父和程母,程開顏頓時便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