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茗玉為救蕭承軒嫁蕭承睿 蕭承耀頂撞蕭承睿


深夜,蕭承睿去了蕭承煦的屋子裡,看著屋裡那把弓想到當初蕭承煦發誓要拉開弓不然絕不吃飯,蕭承睿便給他做了一把小弓教他。蕭承睿有些難過的指著那把弓,說這是他給蕭承煦做的,他想讓蕭承煦去立功,不是想讓他去送死的。蕭承睿流了淚,賀蘭芸琪連忙來安慰,又問這件事是不是蕭承耀故意的。這次要派人送來捷報說打退了西齊的主力,蕭承睿決定等他回來好好問清楚。賀蘭芸琪想為蕭承軒求情,蕭承睿卻不肯留情,身為一營主帥即便發生了天大的事情都不應該擅自離守。

賀蘭茗玉看著手上的香囊整日以淚洗面,凌蓁兒告訴他蕭承耀搬師回來了,聽說蕭承睿準備親自迎接。賀蘭茗玉和凌蓁兒買通了歌兒偷偷進了蕭承睿的殿里,藏起來聽蕭承睿問蕭承耀的話。蕭承耀對蕭承煦的死滿不在乎,蕭承睿憤怒的質問,蕭承耀索性不裝了,他覺得蕭承煦一直恨著他們,平日只不過在和蕭承睿裝恭順,他臨時起意便做了這件事情,還說什麼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這句話讓蕭承睿攥緊了拳頭,蕭承耀連解釋這麼一來狼鷹兩營就空出來了,蕭承睿有些生氣,這兩營由誰接手,只怕他早就想好了。蕭承耀走後,賀蘭茗玉和凌蓁兒不小心弄出了動靜,眼見蕭承睿提劍走來二人連忙裝睡。蕭承睿見二人在裡面睡著了把他們叫醒,賀蘭茗玉解釋自己是來找書的,因為想看一些兵法,不過找來找去就睡著了。賀蘭茗玉拉著蕭承睿的手求他別罰歌兒,蕭承睿頓時心軟了,就當她們在裡面睡著了,沒有聽見和蕭承耀的話。賀蘭茗玉和凌蓁兒依然裝傻,蕭承睿也沒繼續追究。

長安諾第8集劇照
蕭承耀承認故意害死了蕭承煦

賀蘭茗玉回到房間心痛不已,蕭承煦真的是被害死的,她要替他報仇,也絕不會讓他傷害蕭承軒!凌蓁兒勸她不要衝動,畢竟蕭承耀連蕭承睿都敢頂撞,蕭承耀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蕭承睿去了賀蘭芸琪處,賀蘭芸琪總覺得蕭承睿哪裡變了,蕭承睿嘆了口氣,難道他這個王位就坐的舒服嗎?自小他就有天大的抱負,所以這個王位對他來說不僅是一張寶座,而是一個可以實現抱負的機會,所以即便他變了,也是不得已而為之。賀蘭芸琪是蕭承睿最信任的人,也只有和她說心裡話,無論今後他怎麼變,這一點是永遠不會變的。

賀蘭茗玉托人送葯給蕭承軒,可是蕭承軒不肯吃飯誓死要為蕭承煦申冤,偏偏蕭承耀又拉攏不少人搬出軍法參了蕭承軒一本,只怕他是難逃一死了。賀蘭茗玉連忙去求賀蘭芸琪,賀蘭芸琪何嘗不想救蕭承軒,可他畢竟犯下了軍規,何況他身為親王沒有做出表率。賀蘭芸琪說也不是毫無辦法,除非蕭承睿納娶大赦天下,蕭承軒才能死裡逃生。賀蘭茗玉點了點頭,只要能保住蕭承煦唯一的弟弟蕭承軒,她願意嫁給蕭承睿。賀蘭芸琪嘆了口氣,囑咐她蕭承睿性情溫和,只要順著他一定會幸福的。蕭承煦已經不在了,賀蘭茗玉嫁給誰都無所謂,只要能夠保住蕭承軒她也值了。賀蘭芸琪稱賀蘭茗玉仰慕蕭承睿已久,答應了這件事情,蕭承睿很開心,賀蘭芸琪借機提出大赦一事。

長安諾第8集劇照
茗玉為救蕭承軒嫁蕭承睿

賀蘭茗玉拿著香囊坐在院里看月亮,蕭承睿見狀給她披上了披風,賀蘭茗玉忙轉身,蕭承睿以為她羞怯了。蕭承睿坦白道從他第一次見到賀蘭茗玉就想讓她成為自己的女人,沒想到賀蘭茗玉和他是一樣的心思。蕭承睿以為與賀蘭茗玉兩情相悅,說要許她一世恩惠榮寵,賀蘭茗玉低著頭也不說話,謝過後就請他回去休息了。蕭承睿走後,賀蘭茗玉摘下披風,眼含淚水。蕭承睿告訴蕭承軒,蕭承耀的確有疏漏,但他也是無心之失,所以這件事蕭承耀功過相抵,不賞也不罰,至於蕭承軒本該受極刑,但念他是初犯罰杖四十。蕭承軒情緒十分激動,難道蕭承煦就這麼白死了!蕭承耀埋怨蕭承禮不幫自己說話,蕭承禮氣得指責他們手足相殘,蕭承耀卻又反過來指責蕭承睿處理的不公平。蕭承睿知道自己的確不公平,因為他不得不偏袒蕭承耀,他說的對,如果當初不是他們力挺,自己還未必能當上這個王。

長安諾第8集劇照
蕭承睿以為茗玉和他兩情相悅

賀蘭茗玉難過時,蘇玉盈跑來道喜,又指責她不該忘記蕭承煦,怒罵她是蕭承煦的禍害。蕭承煦是蘇玉盈心裡唯一的人,可是他去了,她也沒希望了。凌蓁兒和蘇玉盈差點打起來,賀蘭茗玉連忙阻攔,心中的委屈又有誰知道。蕭承睿想到蕭承耀那般乖張有些生氣,出門散步時遇到了凌蓁兒在哭,凌蓁兒心裡受了委屈很難過,可是一想到賀蘭茗玉,她受得委屈又算得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