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集:柯瀅稱報仇怒捅小武手背,封瀟聲病入膏肓申世傑李代桃僵


面對封瀟聲,柯瀅坦誠地表示,自己雖然恨他,可勢單力薄鬥不過封瀟聲,索性順勢而為,讓自己過得舒坦點。柯瀅會全力幫他,但是他要信任自己,自己必須進入公司了解所有的賬目和項目,還有就是,小武……

吃完飯後,封瀟聲把柯瀅送回了家,還把小武也叫了上來,她看著小武幽幽地說:你知道被人剁手指,是什麼感覺嗎?小武只感到後背全是冷汗。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柯瀅手裡的鋼筆就利落地插到了小武的手背上,小武痛得倒在地上打滾。對於這個女人,封瀟聲很是意外,他把小武打發去了醫院。

坐下后,柯瀅開始問他如何轉換身份的事情,原來,那天他跳下懸崖,計劃得很是周密,他們特意為他準備了安全氣墊和一具屍體,山洞里還留下了屍體的指紋和毛髮。等到封瀟聲醒來的時候,完全不知道身在何處,甚至懷疑自己是否處在地獄,其實,他被漂洋過海,運到了西班牙的一處古堡,在那裡,他見到了已經病入膏肓的,真正的封瀟聲。對方告訴當時還是申世傑的他:兩個人擁有共同的父親,並且透露給他一個瘋狂的計劃,這個計劃也徹底改變了申世傑和其他很多人的命運,他被安排進了那個計劃里,接受了整容手術,變成了封瀟聲,替那個人回到了封氏集團。

可是當初警察比對DNA的時候,確定屍體就是申世傑的原因,封瀟聲就是不肯透露。

小武從醫院回來躺在床上,接到了愣頭的電話,對方約他到老地方喝酒見面,說是有大事,而所謂的老地方,是一間酒吧,原來,有一個混混交的女朋友今天過生日,等到老油槍小武趕到酒吧門口的時候,裡面的人因為聚眾賭博已經被警察一鍋端了。

封猛大怒,一個電話把二人叫了過去,問清緣由后,注意力竟放到了旁邊的小武身上,得知小武如今是封瀟聲的司機后,問起他手上的傷是怎麼回事。小武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老油槍深知二叔不是善茬,索性把小武的手按到桌子上,拿出一把刀子一下一下挑開紗布,露出了傷口,小武只能謊稱是被釘子不小心穿進了手背。封猛知道這是對方在搪塞自己,可卻也不多問什麼,笑呵呵地拉二人坐下喝酒。

從二叔處出來后,老油槍逼問他傷口的問題,小武見對方真的急眼了,只能說出柯瀅的名字,這女人可真夠狠的,把氣撒在自己身上,封先生也不管,自己疼得都快死過去了。老油槍聽后反過來安慰小武,說不定這是封瀟聲對他的一種考驗,等傷好了之後還是要回去的,靠著封先生這棵大樹才有前途。

連蓮充分發揮了自己的職業特長,在柯瀅家樓底下蹲了半天,才見到了晨跑回來的柯瀅。柯瀅知道對方在查封氏集團的事情,從她口中得知了封氏幾年前利用卑劣手段將工業用地變成商業用地的事情,可這些都找不出真憑實據,封氏肯定已經掩蓋好了行徑,封氏集團根深蒂固,根本不是連蓮可以撼動得了的。柯瀅苦口婆心勸她不要再找麻煩,也不要給她副市長的媽媽找麻煩。連蓮聽了之後怒而離開,而這所有的一切,都通過監控設備,傳到了封瀟聲的耳朵里。

柯瀅來到封氏集團,要求查閱公司相關資料,女總監暗罵柯瀅不是東西,還沒嫁給封瀟聲,就開始擺架子。

肖同斌和小武見面時候,想起了老陳去世第三天柯瀅來到局裡,說什麼封瀟聲就是申世傑,可她對於封瀟聲又怕又恨,在醫院差點被掐死,怎麼會跟他訂婚呢?這個柯瀅,還真是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