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集:楊雨澤心灰意冷遠走異國,連蓮調查涌州水質頗受阻撓


柯瀅知道,面前這個男人的日子也不好過,真正的封瀟聲是個在大庭廣眾之下長大的貴公子,如果沒有人幫忙掩護,他遲早會露餡的。柯瀅表示自己可以佐證他的身份,還可以幫他獲得實權,真正掌握封氏集團,而封氏集團現在正把大量資金調往海外,他根本就來不及逐步奪權,所以,信任自己是唯一的辦法。

小武想起白天的事情,經受不住良心的煎熬,終於還是打電話約了肖同斌出來見面。先是將竊聽器的事情告訴了他,一開始封瀟聲懷疑是小武做的,后查清楚后才知道是二叔。肖同斌禁不住自嘲,費盡心思把消息賣給了封猛,還指望他掀起多大的風浪,結果僅僅如此而已,真是差強人意。同時,他也鼓勵小武不要那麼膽怯,有些事情正常人都怕,可不能因為害怕就退縮。

小武聽了后,沉默不語,隨後二人話頭一轉,說起了昨天砍柯瀅男友手指頭的事,並且封瀟聲指名道姓要小武動手,可能就是對他心有疑慮。小武心下不忍,沒有動手,而後一個叫做楞頭的混混把楊雨澤手指砍了下來。之後斷指扔在路上被車碾了,也就沒有了再植的希望。

說到這裡,小武躊躇半天,猶豫著說出了自己想退出的想法,今天封瀟聲能讓他砍人手,明天就能讓他卸別人腿,後天可能就是殺人了。肖同斌聽了之後,拍了拍小武肩膀,表示如果他想好了,自己可以讓其全身而退,可說實在話,封瀟聲這條船下不下得來可難說。

論壇現場,一直不見柯瀅蹤影,余澄波陳禾苗著急了,打電話也沒人接,不光是他們,連蓮這邊也聯繫不到柯瀅,她這兩天正忙著調查涌城項目的事情,連母親的電話都顧不上講。說實在話,對於這個女兒,身為副市長的連母也無可奈何,她能走到今天的位置,對於世道看的太清了,只是希望自己女兒不要被這個社會的黑暗面所吞噬。

連蓮來到環保局找到了之前拜託檢查涌城水樣的吳主任,可對方好像是受到了什麼壓力,把她推給了一個姓廖的涌州朋友,就離開了。

柯瀅獨自呆在家裡,她這幾天與外界隔絕,誰的電話都沒有接,而余澄波陳禾苗二人來找她的時候,在小區樓下正好看到柯瀅上了封瀟聲的車。

這次沒有司機,是封瀟聲親自開車來的,他不知從哪得來的消息,楊雨澤今天要去英國,特意來找柯瀅,聲稱一起去送送她這位昔日男友。楊雨澤見柯瀅是和封瀟聲一起來的,頓了頓,什麼話也沒說,拉著行李箱就離開了柯瀅視線。

小武下班后,來到了一個公用電話亭處,偷偷拿出了藏在裡面的一部手機,打給了肖同斌,從對方口中得知,楊雨澤撤銷了報案,說是自己做飯時候不小心切掉了手指,看來是想要私了。還有就是,封猛最近好像又想要往外運錢,讓小武多加留心。

連蓮調查涌州的事情被母親知道后受到了阻撓,連母聲稱中央派來了調查組,如果封氏真的有問題,遲早會查得一清二楚。

柯瀅重又回到了校園裡,與封瀟聲的博弈逐漸把握了主動權的她,又重新變得鬥志昂揚,同事背後的閑言碎語也無法擊敗這個不屈不撓的女人。她知道,封瀟聲是需要自己的協助的,於是主動打給了他,要見一面。在車上的時候,柯瀅主動和小武攀談起來,小武知道,她對於楊雨澤的事情依舊耿耿於懷,恐怕對自己也有了一定的敵意。

到了約好的西餐廳,封瀟聲早早已經等著了,還打趣柯瀅是不是想自己了,竟然主動要求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