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集:封瀟聲指示手下斷雨澤手指,柯瀅為保男友狠心分手


柯瀅回到家裡的時候,雨澤心急如焚,那可是封瀟聲,她怎麼可能會喜歡上那樣一個人呢?還是說想要伺機接近他,找出封瀟聲就是申世傑的證據?面對雨澤,柯瀅心如刀絞。她緩緩摘下右手的戒指,努力控制著自己顫抖的聲音,一字一句告訴雨澤,是自己搞錯了,封瀟聲不是那樣的人。在一系列的調查中,她無意中愛上了封瀟聲,並且勸雨澤放手,不要再糾纏。

柯瀅知道,自己剛剛和雨澤說的所有話,都通過監控設備,傳到了封瀟聲的眼睛里,現在的她已經身在地獄,只希望這個惡魔可以放過自己的愛人,放雨澤一條生路。

第二天柯瀅醒來的時候,雨澤已經不見了蹤影,她拿起家中電話撥通了對方的手機,卻得知雨澤去了封氏集團。柯瀅一時之間亂了陣腳,慌忙來到封氏,剛進辦公室就看到雨澤被綁在了一張椅子上,四周都是封瀟聲的保鏢,而封瀟聲本人則稱是這人衝進來襲擊自己,至於雨澤臉上的傷,他解釋是自己正當防衛。

柯瀅知道和面前的男人根本沒有道理可講,她強壓心中怒氣,低眉順眼地替雨澤向封瀟聲道了個歉,可對方好像並不打算讓他們就這樣輕易離開,臨走之時還卡著柯瀅脖子,用旁邊的雨澤可以聽到的音量大小提醒她晚上不要忘了來陪自己。楊雨澤大怒,奪妻之恨怎能忍得下,可一個文弱書生根本不是封瀟聲的對手。他抬起手用食指指著面前的男人,卻被柯瀅拽了下來,她知道硬碰硬不是辦法,自己在媒體面前冒險以身飼虎,為的就是家人的安全,如今之計,就只能暫且委曲求全了。

老油槍和小武閑談之時,接到了封瀟聲的電話,對方交代了一件事情,並且叮囑他做得乾淨一些。封瀟聲親自打電話找自己,老油槍不敢怠慢,叫上手下幾個兄弟,連帶著不明所以的小武,也被塞進了車裡。

經此一事,楊雨澤仿佛覺察到了什麼,一直不停地詢問柯瀅是不是被封瀟聲脅迫,這才不得不和自己分手,柯瀅聽后強忍悲痛,表示是自己變了心,背棄了當初的誓言,和別人沒有關係。就在此時,突然一陣敲門聲音響起,進來的正是老油槍一行人,原來,是封瀟聲吩咐他帶人砍掉楊雨澤的手指,他本想給小武一個立功機會,可小武心中不忍,憤恨著摘下面罩,可他不動手,終究有人動手,雨澤還是失去了手指。

柯瀅掙脫控制后,急忙把雨澤送去醫院,可斷指還在封瀟聲那裡,她失魂落魄般來到封氏集團,請對方給雨澤留一條後路,把斷指還給她,可封瀟聲卻從老油槍處得知,事辦完后斷指被隨手扔在了大街上。

天公不作美,等晚上老油槍他們帶著柯瀅趕到現場的時候,還下起了大雨,她手持手電筒,渾身被淋得亂七八糟。封瀟聲站在路旁,因著小武給他打傘,雨水並沒有沾到這張矜貴的臉,他漠然看著這個瘋了一般的女人,這也難怪,從小無父無母,也沒有愛人的申世傑,怎麼能夠懂得這種情感。

費勁千辛萬苦才找到了斷指,柯瀅立刻驅車趕往醫院。待她走後,封瀟聲一腳把老油槍踹到地上,自己讓這傢伙剁手,就給自己剁了一根手指?老油槍心生畏懼,表示自己立刻去追,保證把手指拿回來,可還是沒免了遭了一巴掌。

小武受老油槍指示,來到了醫院,得知警察已經涉入此事,封瀟聲得到消息后,立刻打給了柯瀅,明裡暗裡用她的父母和楊雨澤威脅她,不準告訴警察實情,柯瀅知道,這瘋子逼急了什麼都做得出來,所以在警察詢問時候一概否定了楊雨澤的證詞。

面對受傷的雨澤,柯瀅內心十分愧疚,她只能繼續圓之前撒下的謊,聲稱自己一向爭強好勝,不甘心做一名大學老師,這才攀上了封瀟聲。今天的事情只是封瀟聲一時衝動,如果他硬要追究,自己就去警察局自首,說是自己指使人毆打他。

回到車裡后,柯瀅還沒從剛剛的事情中緩過勁來,就被封瀟聲一把拽到了他的卡宴里,她坐在副駕駛上,平靜地表示自己會守口如瓶,也請封瀟聲不要得寸進尺,否則自己寧願和他同歸於盡。面對柯瀅的威脅,封瀟聲竟然無動於衷,在他看來,柯瀅就像是一隻張牙舞爪的貓而已,如果自己願意,那麼完全可以讓她和楊雨澤二人同歸於盡,當然了,也可以算上柯父柯母,讓他們一家在地下團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