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集:葉謹言舊友露面 朱鎖鎖身陷險境


沒過多久,蔣南孫正式宣布結束學業去找工作,朱鎖鎖收到消息的第一時間,不是感慨與欣慰,而是急切的質問,以及淚流滿面。縱然朱鎖鎖不希望蔣南孫放棄自己的夢想,淪為金錢的奴隸,可是現實的殘酷之處,就在於即便你是公主也得國庫充盈,否則坐吃山空早晚都會國破家亡。

經由朋友的推薦,蔣南孫帶著簡歷來到一家風投公司應聘助理,誤打誤撞遇到曾經出現在相親局上的李一梵。即便蔣南孫資歷較好,學識不凡,可是除此之外,無論經驗、觀點亦或人脈,都足以說明她並不適合這份工作。

李一梵善於數據分析,同樣會在看待事情的觀點上較為理性,他直截了當地拒絕蔣南孫的應聘崗位,而後邀約下次見面。原本蔣南孫有些遲疑,李一梵見此情形,立馬打消她內心的顧慮,表示下次見面無關相親,主要是想化解先前的尷尬,順便推薦一些合適的公司。

謝宏祖照常守在公司大廳等朱鎖鎖下班,葉謹言不懂小年輕的浪漫,卻是善意提醒他注意節制,不要影響對方工作。隨後精言集團的濱城項目遭到競爭對手惡意杠價,甚至收到對方老闆的邀約郵件,葉謹言吩咐范金剛帶著朱鎖鎖前往濱城一趟,暗中調查這位幕後人的身份。

蔣南孫看著王永正從國外發來的酒吧視頻,臉上並無多少笑意,心情反倒有些沉重。此時醫生拿著病人同意書過來,主動問起病人家屬情況,蔣南孫不想讓母親知道這件事情,所以她毫不遲疑地拿起筆在上面簽字。

謝宏祖打定主意要娶朱鎖鎖,想和謝嘉茵敞開心扉地交談一番,雖然感謝母親給予自己的物質生活,但也僅限於物質,因為他從未體會過親情的溫暖,更不知何為快樂。正當謝宏祖認真地闡述著自己的感受,沒想到謝嘉茵的手機鈴聲再次響起,她忙於聯合辦廠的事情,甚至想讓趙瑪琳擔任職務,當場答應聯姻條件,絲毫沒有顧及到兒子的情緒。

蔣南孫幫朱鎖鎖收拾出差行李,順便向她分享應聘遭遇,隱約透露出對於李一梵的印象,反倒認為他是個不錯的人。朱鎖鎖叮囑蔣南孫對自己的行程保密,恰巧此時謝宏祖打來電話,坦言自己已經離家出走,並將卡和汽車還給謝嘉茵,準備與小鶴一起做生意。

因為謝宏祖的幼稚行為,朱鎖鎖直接掛斷電話。蔣南孫得知謝宏祖為愛捨棄榮華富貴,忍不住好奇朱鎖鎖的想法,怎料朱鎖鎖直言不諱地表達觀點,認為女人的青春不常在,有錢的日子總比沒錢更舒適,不是每個人都能苦中作樂,只有兩個人之間存在有錢的一方,另一個才能義無反顧地追求幸福。

約定見面的時間轉眼即到,李一梵根據蔣南孫的情況給予相應的建議,以及對於生活的看法。蔣南孫沒有考慮過未來,所以不存在婚姻、家庭、事業的整合規劃,但是李一梵認為適時作出計劃,無論多久都可以讓自己方向更加明確,不必顧此失彼。

二人抵達濱城后,范金剛提醒朱鎖鎖多看少說,這次談判的主要難點在於尚未摸清對手背景,所以可以適當作出讓步。由於談判地點極其偏僻,范金剛有些疑惑,直到從司機小宋那裡打探到幾個關鍵信息,頓時神色不妙,故意找借口支開朱鎖鎖,偷偷發短信讓她先回酒店。

正如范金剛所猜測,這位神秘的競爭對手叫做王飛宇,他與葉謹言曾是舊相識,可惜早在七年前的一場事故中喪失雙腿,甚至失去哥哥。王飛宇誤以為朱鎖鎖是葉謹言的女朋友,執意要將她叫來,范金剛知道王飛宇的想法,試圖進行勸阻,可惜無果。

與此同時,朱鎖鎖不放心范金剛單獨談判,打聽到范金剛和競爭對手正在餐廳,於是連忙趕了過去,結果正中王飛宇下懷。席間,王飛宇主動聊起自己和葉謹言之間的恩怨,本來他們曾是拍檔關係,可惜後來葉謹言趁著兄弟倆在馬來西亞弄產權之時,擅作主張地變賣房產,也就是那次回國發生車禍,徹底造成王家的慘劇。

蔣南孫在李一梵的幫助下,成功入職一家專業做工程裝修的公司,雖然職位是設計師,但其實就是現場監理,需要戴著安全帽,熬夜親臨施工現場。好在蔣南孫不怕吃苦,同時也很欣賞這家企業理念,尤其老闆又是他的同校師兄。

而在另一邊,王飛宇軟禁朱鎖鎖和范金剛,並讓范金剛聯繫葉謹言,通知他務必在當天趕到濱海。結果葉謹言的司機卻將轎車開到4S店保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