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集:木小喬中毒身死 殷沛並非殷聞嵐之子


原本安靜的山林中,忽然傳來陣陣熟悉的歌聲,周翡順著聲音尋去,卻見是木小喬一身白衣坐在林中唱曲。二人許久不見,幾番鬥法,周翡得木小喬稱讚,竟是李徵在世怕也難是敵手,只因李徵刀中並無周翡那般凜冽的殺意。

此前,木小喬故意大肆操辦霍長風的身後事,成功引來胡天瑛現身。二人幾番追逐過招,胡天瑛下毒不成,反被木小喬趁虛而入,死在自己所下之毒。

木小喬身受重傷,自以為殺了胡天瑛為霍長風報了仇,此番便是特來將慎獨印交托周翡保管。木小喬曾因一時置氣離開霍家堡,導致霍長風死於胡天瑛毒手,如今他命不久矣,亦可無憾赴死。

然而木小喬所殺之人,不過是胡天瑛手下死士,她故意讓慎獨印落入周翡之手。只待周翡將所有水波紋收集完整,胡天瑛便可帶領地煞眾人,一舉殺入四十八寨搶奪信物,也不失為一勞永逸之法。

自從有了建康一行,周翡每每與謝允分開片刻,便再不會隱藏心中思念,總要主動緊緊抱住對方才覺安心。周翡的「碎遮」再次斷裂,謝允的「熹微」便有了用武之地,往日諾言也在此刻實現。

山川劍只傳殷氏後人,如今落入吳楚楚之手,她竟堂而皇之將它燒毀,以免落入姦邪之手。山川劍譜剛被燃了一角,便被躲在一旁的殷沛搶回,奈何劍譜已然不全,想要重新奪回,唯有讓過目不忘的吳楚楚再譜寫一份。

殷沛將吳楚楚強行帶到殷家舊址,誰知一時不察,她一發哨箭不但等來了李晟的搭救,也引來童天仰的追殺。李晟先一步到達殷家舊址,在暗室中成功救出吳楚楚,奈何他根本不是殷沛對手,二人再次被迫回到殷家舊宅。

殷沛欲以二人性命威脅吳楚楚默出山川劍劍譜,誰知他們竟想將劍譜中的招式順序顛倒,誘導殷沛自掘墳墓。殷沛生性多疑,又見劍譜與原本有些許不同,正起疑心之際,童天仰突然現身在此。

李晟武功不濟,殷沛又身受重傷,只得眼睜睜看著童天仰將劍譜奪走。劍譜本就有異,童天仰現學數招,越發覺得內息不穩。殷沛假意投誠,並將最後一顆鳳凰丹送予童天仰,這才能趁其不備,將他五花大綁。

仇人近在眼前,血仇終將得報,可童天仰卻突然爆出驚人秘密。原來當年童天仰有個名為樂堂的兄弟,因自由散漫而拒絕加入地煞,只願做行打家劫舍的勾當,直到中原掌門常歡與之狹路相逢。

常歡生有一子,體弱多病,全靠人蔘珍貴藥物吊命,傳言食其肉可治百病。樂堂本想截獲常歡愛子,卻被李徵和霓裳夫人出手相救,並將樂堂除之而後快。此後,二人便將常歡的兒子送給殷聞嵐扶養,因隨身帶著一塊刻有「沛」字的玉佩,便取名殷沛。

身為殷聞嵐之子,是殷沛一生的榮耀與信仰,得此消息,他再也不顧童天仰生死,只一心前往霓裳夫人處得一真相。霓裳夫人將玉佩丟出窗外,痛惜殷沛辜負他們三人的期望,殷沛心中僅存的美好也就此付之一炬。

殷沛失魂落魄追出窗外,想要拿回屬於自己的玉佩,卻被趕來的童天仰踩在腳下。原來童天仰因服用鳳凰丹內力大增,一直尾隨二人身後,就在他欲殺在場眾人之時,周翡及時趕到。

此時的童天仰已非往日可比,周翡一時也非其對手,正在生死關頭,殷沛竟以自身死死牽制住童天仰,這才讓李晟和周翡有機會將其誅殺。只可惜,周翡剛從木小喬處聽聞鳳凰丹或可救謝允一命,這最後一顆丹藥卻早已進了童天仰的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