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集:柳家莊合力絞清暉 李晟聲望一日衝天


雙唇相接,微弱的溫度在齒間流轉,謝允全然不曾想到自己的初吻,竟是消失在周翡的主動之中。平日里,皆是謝允常作無賴模樣,如今倒是讓周翡先一步撩進了心裡。周翡向來不懂情愛,活得宛如男子一般,眼下既是自己主動,倒是少見地露出幾分羞澀。

雖無白頭偕老,卻也算是相守一生,謝允本就看淡生死,如今可在生命的盡頭遇見周翡,哪怕只能相守一年,便也此生無憾。如若一年不可解透骨青之毒,周翡自是回到四十八寨了了此生罷了。

謝允提及湘水之地,乃是其父埋骨之處。那時的謝允不過一歲,之後便從皇親貴族成了落魄流亡的皇子,日後但凡遇到艱難與困惑,他總會有個念頭,仿佛只有湘水才可找到答案。

柳莊主家母大壽在即,李晟與一眾江湖人士準備好機關暗器,只等著殷沛自投羅網。在此之前,李晟還準備書信兩封,一封送于楊瑾之手,一封送于周翡,共邀誅殺殷沛大計。殷沛武功因鳳凰丹精進不少,周翡早有領教,如今眼見李晟欲殺之,連忙趕往柳家莊相助。

大壽當日,清暉真人果然現身於柳家莊,並輕易便中了李晟設下的機關。就在眾人疑惑清暉真人豈會如此不堪一擊之時,竟突然同時出現七個清暉真人。數個清暉真人雖打扮相同,卻身形迥異,因收集武學典籍而來的吳楚楚,一眼便看出其中並無殷沛。

事情超過眾人預期,此前還義憤填膺的江湖俠士,在這一刻盡作鳥獸散,唯有柳莊主與其家母願拚死一搏。兩方纏鬥,那數個清暉真人竟使出齊門陣法戰術,楊瑾應李晟之請加入戰局拖延時間。

李晟隨眼瞧見庭院有數個石碑,立刻以齊門之法,將數個清暉真人引入其中,逐個擊破。在霓裳夫人的相助下,隱藏於嘍啰之中的殷沛無處遁形,被正巧趕到的周翡追殺至不遠處的樹林之中。

二人武功旗鼓相當,皆中對方一掌。殷沛本就思想偏執,再加之鳳凰丹的效用,更加聽不進周翡的勸說。殷沛本欲看在周翡曾經的救命之恩,想要放她一條生路,但周翡又豈會是貪生怕死之人,何況殷沛此時便是連劍也無力抬起。

周翡欲起身攻之,卻見周圍再次冒出數個清暉真人,殷沛也趁機逃走。周翡本就有傷在身,「碎遮」也因此折斷,正在她難有反抗之力時,其中一位清暉真人竟臨陣倒戈,以性命與其他人同歸於盡。

臨死之際,鐵面具碎裂而開,露出了朱晨的臉。若有機會,朱晨一直想邀請周翡回興南門,此時正是桂花遍地的季節,想來必是一番美景,可惜他尚未如願便殞命在此。

若是剛下山時,周翡定不會領著相救的情分,甚至會覺得這般作為只配得上「莫名其妙」四個字,只是現在的周翡已然動了情,這才能切身體會朱晨的心意有多麼深重。

此番絞殺計劃,雖讓殷沛逃之夭夭,但也因此救下數個誤入歧途,聽信殷沛讒言而為之賣命的年輕後輩。在場眾人,包括柳莊主在內,無不折服於李晟的俠義,有意推舉他為武林盟主。

李晟面對眾人吹捧,並未迷失在得意之中,反而心中清明,斷然拒絕統領群雄。若無與之匹配的才能,坐在高位之上,只會引來旁人覬覦,是福是禍便不得而知。

此間事了,吳楚楚向各家門派提出整理武學典籍一事,自家武學可流傳於世,眾人自願全力配合。同時,霓裳夫人為殷聞嵐守護許久的山川劍劍譜,也終於有了它新的主人。山川劍本該傳于殷沛,但眼下此人德行不配,霓裳夫人思來想去便將劍譜交於吳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