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集:周翡再得草藥 清暉真人惹眾怒


李妍在這山下走了一遭,雖還是改不掉貪玩任性的毛病,但認真做起事來也懂得擔起肩上的責任。二人一路護送朱明火尾草,突然發現被地煞之人盯上,倒是李妍囑咐楊瑾不可衝動招惹事端。

李妍擔心馬蹄聲引來地煞主力部隊,讓楊瑾將馬驅趕后,他們則朝著另一方向步行。行路途中,楊瑾驚覺前方轉角動靜,細看之下,竟是路過的李晟和吳楚楚,楊瑾迫不及待扯開掛在李晟身上的李妍,仿佛自己才是他思念許久的親人。

這些日子,楊瑾著實有些受不了李妍,現在終於可以將看管責任還給李晟,喜不自勝之情溢於言表。楊瑾嫌棄歸嫌棄,但看李晟帶著幾分擔憂地責罵李妍,又忍不住為她辯解。當李妍炫耀一般將朱明火尾草交出來,李晟也有些不可思議,卻仍將妹妹的功勞歸功於運氣。

正在四人閑話時,童天仰帶著一眾人等追來,李晟假意欲將朱明火尾草交出,實則是為釋放信號。李妍帶著吳楚楚先一步逃離,李晟和楊瑾正準備拚死一搏時,看見信號而及時趕來的周翡為他們擋去童天仰的一擊。

李晟與楊瑾心系李妍二人,將戰場交給周翡。地煞一心想要阻止周翡得到草藥,不過是想用謝允的命換慎獨印,可眼下,童天仰得下屬來報,慎獨印已到木小喬手中,他竟直接帶著地煞眾人撤退,不願與周翡過多糾纏。

正逃跑的李妍二人遇三個地煞弟子圍攻,她武功半吊子根本指望不上,倒是吳楚楚急中生智,以麵粉代替毒粉,待地煞心有放鬆后再撒出真正的蒙汗藥,這才能逃過一劫。

與此同時,撤退的童天仰正巧遇到興南門之人,即刻下令圍殺。興南門人豈是地煞對手,頓時血流滿地,唯有朱晨一人得手下拚死相護才留得性命。

從昏迷中醒來的朱晨看著滿地屍體,以及慘死的親妹妹,心中恨意衝天。殷沛仿佛早已知曉此事,故意趕來挑撥他服下鳳凰丹並帶上本屬於清暉真人的鐵面具。朱晨為了報仇,明知殷沛是為利用他,也心甘情願服下丹藥。

周翡得到朱明火尾草后,即可趕往蓬萊島,正看見謝允躺在山石之上曬天陽,口中還惦念著自己。這是數月以來,二人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見面,可惜有再多的不舍和千言萬語,也抵不過謝允再次襲來的睡意。

醒來的日子,謝允只能寫寫畫畫以解相思,周翡看著牆上的花和字,看著石桌上謝允留給她的信,仿佛都能想到謝允寫信畫畫時的模樣。信件中畫著一幅紅裙少女,是謝允心目中愛人的模樣,若是有一天周翡穿著紅裙,必與這畫中女子一模一樣。

周翡應著謝允的留言,欲為他留下隻言片語,本苦思不得,再見謝允特意囑咐毛筆只可用於白紙,她便立刻有了心思。當周翡在謝允臉上塗塗畫畫,這一刻,她才透著幾分天真少女該有的活潑與無憂。

李晟再次孤身踏上尋找盟友的道路,巧聞柳莊主也在集結天下英雄共抗清暉真人,當即便上門拜見,並借用莊主庭院作為誘殺清暉真人之地。柳莊主等人顯然是恨不得將清暉真人殺之而後快,當下便願傾力配合李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