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集:楊巡追求梁思申 雷正明承包電線廠


梁思申以為楊巡想追她,所以很負責任地拒絕道自己這個階段不會考慮這個問題的,楊巡還沒表白就被拒絕了,連忙表示只是想和她請教一個問題,梁思申表示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楊巡本來沒有問題,所以支支吾吾半天問梁思申是不是要常駐東海了,梁思申以為楊巡想要開個五星級酒店,楊巡找到台階立刻順著下了,梁思申覺得在東海開一家酒店前景不錯,說自己過幾天就回上海,找一個星級酒店調研給他,楊巡殷勤的說他開車去拿就好了。

楊巡喝了一頓酒回到市場,尋建祥給他留著門。楊巡忍不住吐了,還說這頓酒沒白喝,他要開一家四星級賓館,旅遊局也想入股。尋建祥卻一點興趣也沒有,楊巡卻說眼前是一塊肥肉,很多人都想開賓館,就是沒人開四星級的。尋建祥問楊巡錢從哪兒來,楊巡早就想好了,要把二期和三期的租金拿來當啟動資金,然後找個國營企業合資。尋建祥很是無語,楊母替他欠了一屁股債還有心思開賓館。尋建祥把燈一關,讓楊巡趕緊睡覺。楊巡還是睡不著,說自己今年26了還單身,實在不像話,賓館和他的終身大事息息相關。楊巡興緻勃勃地說自己認識了一個很漂亮很善良的姑娘,不嫌貧愛富還很同情他們個體戶,楊巡這次是真動心了,這輩子就她了!楊巡說開賓館的主意是她出的,尋建祥覺得賓館的事情實在行不通,不過追姑娘他肯定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尋建祥問這姑娘叫什麼,楊巡說她從美國回來的,一家子高幹,姓梁。尋建祥一琢磨,該不會是宋運輝的學生梁思申吧!楊巡傻傻地樂,尋建祥無語了。

紅偉說四寶鋪路偷工減料,四寶急了,雷士根就給了他一萬塊錢,到建材廠紅偉還處處為難,他不偷工減料能完工嗎?紅偉讓四寶滾蛋,他干不了有人幹得了,四寶記得拿起路邊的鏟子就要動手,雷正明連忙上來拉架。紅偉把施工隊交給了老五,不讓四寶管了。雷正明來拍紅偉馬屁,顯然也想搞承包,就是不明白他用什麼法子說動雷士根。紅偉說雷東寶不鬆口雷士根哪能答應,雷正明連忙說下星期就去看雷東寶,紅偉叫他帶點高級貨,不會吃虧的。

雷士根拿著醬肉和水果來看雷東寶,雷正明拿著前幾天去上海出差買的新式內衣褲給了他,雷士根給雷東寶看了和紅偉簽的合同,雷東寶說村子里的大事以後要集體討論,不能來找他了。雷正明說自己也想承包電線廠和銅廠,一年下來給村裡一百萬的承包款,雷東寶說要聽村長雷士根的意見。雷正明家裡底子薄,拿不出一百萬的承包款來,所以想和村子里借五十萬,賺了再還給村子里,雷士根當然不肯答應。雷東寶見狀反思道,小雷家之所以變成這樣關鍵在於他,他只是個初中生根本看不懂政策,所以讓雷士根和雷正明多招一些大學生,集體管個人,這個制度是黨制定的,誰也不敢說不合適。

自從建築隊交給了老五,四寶就記恨上了紅偉和老五,這次又來找老五麻煩,一口一個懷念雷東寶在的時候,然後要拉著他干點事兒,給雷東寶爭口氣。四寶想弄點電線出去跑跑銷路,可是雷正明不好說話,哪裡能給他電線。雷正明和雷士根、四眼一起開會討論電線廠的事情,老五和四寶也跑來參加。雷正明忙著要去招待經銷商,拿出一份文件說是人事調動,村裡蓋個章就行,雷士根和四眼不同意,四寶卻支持雷正明。老五想要自己的工資,雷正明一起下就提起了雷士根攪黃單子的事情,雷士根更是急了,那個單子對的要五個點的回扣,雷東寶是怎麼進去的他們不清楚嗎?雷正明和四寶、老五接著批鬥雷士根,說他是想把他們廠子搞垮搞臭雷東寶。雷士根委屈地說不出話,一直沒說話的四眼開口了,說他電線廠賬上對不上,兩個人又吵了起來。雷士根連忙去來勸架,他們都是為了村裡好,沒有誰想搞倒誰。

四寶和老五拉著雷正明走了,勸他消消氣,然後希望他照顧照顧他們兩個人,畢竟他在金州有點關係。雷正明一聽這話就急了,說他串通四眼給自己下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