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集:思怡陸可在東京虛驚一場 陸可沒懷孕思怡放棄姚遠


沈思怡覺得陸可最近有點反常像是懷孕了,就問她有沒有告訴張芒,陸可不知該怎麼跟他說,她猶豫要不要結婚生孩子,她覺得自己還沒準備好。思怡看著無助的陸可就抱著她安慰道沒事有她在呢。晚上張芒和陸可在沙發上看電視,張芒忽然覺得他們如果生個女兒也不錯,陸可就說他這個願望很快就要實現了,他要當爸爸了,張芒聽了不禁呆住了,看他這樣陸可有點失望。

這天葉舟帶關玥回家見爸媽,看到關玥和父親似乎在爭執什麼,葉舟就誤會他對關玥有意見,沒想到他們是在討論電視里的那場球賽。誤會解除后一家人繼續開心吃飯。

陸可早上起來后,看到張芒留下一張字條約她晚上小酒館見。在雜誌社思怡開完會說她晚上請大家吃飯,陸可說她不去了,晚上張芒約了她。她覺得張芒那天表現太差勁了晚上估計是想向她道個歉,思怡笑道也許是向她求婚呢,陸可卻覺得不可能。

晚上在酒吧張芒拿著戒指單膝跪地向她求婚,老黃和柚子拿出一個蓋著布的箱子,陸可問裡面是不是鴿子,讓他不要放出來她最怕鴿子了。這時音樂響起陸可急忙叫停,她讓張芒站起來,說他都沒想清楚他們為何要結婚,她讓他不要逼著她現在做決定,說完就匆匆走了。

思怡和姚遠見面說起了張芒求婚這事,她聽說當時弄得亂七八糟,到處都是鴿子糞,還說陸可沒答應他,因為她覺得張芒只是出於義務才向她求的婚。姚遠說張芒太肉了,這有什麼可想的,如果他喜歡的女人給他生孩子,他做夢都要偷著樂醒了。思怡知道姚遠想和她重新開始,就說她想好了會去找他的。

看陸可心情鬱悶思怡就拉她去東京散心,兩人一起逛吃逛玩很開心。一天她們正在路邊玩遊戲,一個日本女子神色慌張地走過來,請她們幫她保管一樣東西就匆匆離開了。這時過來一群貌似黑幫的人,思怡和陸可想溜走,沒想到起身時東西掉在地上,陸可迅速撿起東西拉著思怡就跑,那幫人在後面追趕。

隨後她們遇到那個日本女子,她說那個東西里有他們的犯罪證據。她們一起逃走,但還是被那幫人抓到了。為首的人說見過那個東西的人不能活著離開,那個日本女子先被拉下去處置了。接著就輪到思怡和陸可,兩人嚇壞了緊緊抱在一起,為首的說看她們感情這麼好,就送她們一起上路吧。隨後有人拿著槍指著她們,陸可不知哪來的勇氣上前奪那人的槍,突然槍響了,裡面噴出來的卻是彩條。原來這是一個節目組在錄《整人大賞》。

在酒店陸可發現自己的「大姨媽」來了,思怡說她這下不用糾結要不要結婚了。陸可卻哭了起來,思怡知道她還是挺想要孩子的,就安慰她以後還會有孩子的。從東京回來后,陸可告訴張芒她沒有懷孕,只是例假推遲了。張芒卻想明白了他想跟她結婚,陸可讓他等她一下,她端出一盤點燃的蠟燭,在浪漫的氛圍中主動向張芒求婚,張芒笑著說他願意,兩人甜蜜擁吻在一起。

思怡知道陸可和張芒訂婚後很開心,此時她正在去找姚遠的路上,她想和他重歸於好。到了酒吧卻無意中聽到姚遠和老黃的對話,他為了她準備放棄一個事業發展的好機會,於是她又猶豫了。姚遠給她發了很多信息,痛苦的她蹲在路邊想了很久,隨後她給他回信息,本來輸入了很多字說出心裡話,但她又刪了只是簡單寫了一句話他們還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