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集:沈思怡終於和父親和解 陸可身體不適疑似懷孕


姚遠打算對酒店房間進行升級改造,主打年輕人市場。沈思怡看了他的方案覺得不錯,姚遠想在生活家搞個宣傳,思怡想看看項目質量再說。於是姚遠就帶她和陸可實地考察,陸可看了第一批已經完工的主題房間后感覺肯定能火。她問思怡是不是和老姚和好了,她覺得他們倆挺有默契的,上次在安吉是不是舊情復燃了,思怡讓她別八卦了,好好考慮文章怎麼寫吧。

馨馨去酒吧送蛋糕,姚遠就和她聊了幾句,她下個月就要結婚了,看她開心的樣子姚遠也就放心了。這天思怡接到葉舟的電話,讓她來參加老爸的生日宴,因為去年生日宴時父女倆鬧得挺不愉快的,思怡不想去就借口要加班。晚上吃飯時老葉問起思怡,葉舟說她挺好的就是最近太忙了。隨後老葉參加朋友老汪的葬禮,老汪到死也沒見到女兒一面,有人問老葉和思怡最近咋樣,他說他想和思怡見上一面都難,那人勸他該認錯的時候要認錯,面子能帶到土裡去嗎。

朋友的話對老葉觸動很大,他就主動給女兒發短信,思怡正在開會就沒理會,接著她就接到父親的電話他說自己摔了一跤,現在家裡就他一個人。思怡聽了說她馬上就到。老葉掛了電話不禁笑了,原來他想借此把女兒騙回來。他正拿著茶葉盒準備泡茶,突然聽到門響急忙倒在地上,結果來的是葉舟,他以為是思怡讓葉舟來的,就沒好氣地站起身準備倒水,沒想到思怡真的趕回來了。

他向女兒解釋剛才他真的摔了一跤但沒那麼嚴重,思怡說他整這麼一出好玩嗎,老葉說他不這樣她能回來看他嗎,他讓她注意身體工作別那麼拼。隨後思怡和姚遠吃飯時說起這事,她覺得父親用這種方式騙她回去很幼稚,姚遠覺得思怡還是挺想和父親和好的,不然不會一聽他有事就跑得這麼急。

柚子的前男友欠她錢她不好意思要,她最近手頭緊壓力大就想辭職去別的地方,老黃為了留住她就去找她前男友讓他還錢,那人卻讓別人按住老黃,在他背上用馬克筆寫了欠條。隨後成楠看到他背上的欠條不禁樂了,老黃讓他不要告訴柚子,還讓他幫自己洗掉背上那些字。

老葉翻看相冊看到思怡小時候的照片不禁很感慨,他告訴葉舟自己不是個好父親。這天柚子心情很好,她告訴老黃她不走了,前男友來找她把錢都還了。前男友沒向她提老黃找他的事,還讓柚子給他一個機會約她晚上吃飯。隨後柚子突然又回來了,原來她知道老黃幫她要債的事了,她掀開他的衣服看到背上還有一些字的痕跡,就問他為何幫她做這些事,老黃說因為他們是朋友,似乎柚子期待的不是這個答案,這時有客人要酒他們就沒再說下去。

陸可想幫思怡和她爸和好,姚遠就讓她找葉舟幫忙。隨後葉舟約思怡去劍道館,過完招后他誇姐姐的技術又進步了,讓她找機會和爸爸比試下,思怡以為他勸他們和解,就說她是不會原諒老葉的。葉舟卻說他懷疑老葉出軌了,思怡聽了不意外,她覺得葉青峰就是這種人,到老了也改不了。隨後她跟蹤老葉,看到他跟著一個大姐走進一個巷子就跟了進去,卻發現原來大姐是開理髮店的,正為他試戴假髮,看到父親頭髮稀少的樣子她不禁很驚訝,老葉看到她也很意外。思怡說他身體不好就跟她直說,老葉說他身體很好,思怡就讓他跟她比一場,如果他贏了她就原諒他,老葉說一言為定。

成楠給老黃支招讓他用代碼向柚子表白,柚子看到電視里出現的代碼表白不禁很甜蜜,她走進裡間想讓老黃親口告訴她,老黃就說他第一次看到她就喜歡上了,柚子開心地抱住他兩人熱吻起來。

第二天在劍道館,思怡和父親過起招來,父親不是對手倒在地上,思怡過去把他拉起來。比試結束父親向女兒說對不起,思怡的眼眶不禁紅了,她告訴父親下回再切磋,她也好久沒吃家裡的飯了,父親聽了很高興。

隨後陸可和思怡去喝咖啡,陸可感覺身體不舒服就去了衛生間,看到驗孕棒的結果她不禁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