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集:王永正唱歌表白 蔣南孫不堪其擾


正當朱鎖鎖的生活頻繁被人「騷擾」之際,蔣南孫也在王永正的誠摯邀請下,終於答應加入工作室實習。雖然度假已經變成工作,可是蔣南孫卻很享受著從黑夜忙到天明的充實感,所以她迫不及待地向朱鎖鎖傾述著最近發生的事情,仿佛重獲新生一般。

至此沒過多久,債主們陸續找上門,原本老祖母以為蔣父自殺是源於無法適應由奢入簡的落差,可是直到今天才看清那些躲在暗處向他索命的手。朱鎖鎖將債務攬在自己身上,結果發現新債金額高達三百多萬,她打算找律師幫忙,並且希望老祖母先對蔣南孫隱瞞此事。

流金歲月第18集劇照

范金剛見朱鎖鎖想請律師,誤以為她是想處理謝家的麻煩,於是隨口提及謝嘉茵讓葉謹言派她去外地的事情。

朱鎖鎖欲找楊柯幫忙,奈何楊柯現今都已自身難保,因此她快刀斬亂麻,直接衝進董事長辦公室表忠心,發誓會為精言集團鞠躬盡瘁,更保證不會讓謝宏祖一家影響她在這裡的生活。結果生活總是出人意料,最讓朱鎖鎖猝不及防的便是謝嘉茵突然找到公司,朱鎖鎖忐忑不安地等待著「審判」,直至謝嘉茵神色不明地離開。

范金剛將朱鎖鎖叫進辦公室,聲稱公司已經決定重新招標空調供應商,這意味著她不必擔心辭職問題,也意味著葉謹言的「護犢心切」。朱鎖鎖聽到消息后,激動得熱淚盈眶,反倒是葉謹言很是冷靜,輕描淡寫地表示換做任何一位員工都會受到保護。

奈何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職場上大部分同事很少討論誰更優秀,而是對於某些八卦更加喜聞樂見,尤其是同性之間的妒忌非議,所以朱鎖鎖在她們口中已被魔化為蘇妲己的形象。

幸好銷售部門的艾珀爾與朱鎖鎖關係較好,她主動出言維護朱鎖鎖,為其打抱不平。朱鎖鎖好奇楊柯最近沒來公司,本來艾珀爾剛要說出原因,結果突然被人叫走。

流金歲月第18集劇照

范金剛在葉謹言的授意下,特地為朱鎖鎖買來蛋糕。朱鎖鎖大為感動,於是留下一塊放在他的辦公桌上,並在便利條上道明謝意。葉謹言見此陷入沉默,隨即點起蠟燭哼著生日歌,似乎想要通過這種方式懷念某個人。

蔣南孫不理解小姨為何寧願保持著戀愛關係,也不願意跟愛德華結婚,但是戴茜卻認為婚姻就像穩定的工作,它可以給人帶來保障,也能讓人在安逸中逐漸頹廢。沒有婚姻的戀愛就像個體戶,想要維持雙方感情,只有力爭上遊,投入更多的精力和專心。

正因戴茜看事通透,蔣南孫對感情又有另一番感悟,心境也豁然開朗。她很滿足現在的節奏,倘若將自身狀態設定為評分制,想必她更願意留下三分愉悅,四分動力,至於剩下三分不爽,則是源於王永正的潑皮。

這天早上,王永正照常手捧野花來接蔣南孫上班。保羅看出王永正喜歡蔣南孫,於是鼓勵他大膽追求告白,沒想到王永正剛好有此打算,所以他站在樓下以唱歌的方式向蔣南孫示愛,繼而打擾對方的美夢。

流金歲月第18集劇照

蔣南孫不堪其擾,唯有妥協地起床,收拾打扮后前往工作室。王永正見蔣南孫沒吃早餐,便買來堅果讓她墊肚子,結果又在中途下車購買披薩作為早餐。本來蔣南孫已經吃完整袋堅果,現在看到好吃的披薩卻無法下咽,氣得她直接將王永正趕下車。

謝宏祖打電話向朱鎖鎖道歉,正當朱鎖鎖想要劃清彼此關係時,沒想到趙瑪琳突然衝出來,結結實實給了她一個耳光。朱鎖鎖不甘心被打,準備衝上去還手,幸好小鶴和范金剛及時出現阻止鬧劇。

一天工作忙到結束,王永正送蔣南孫回家,看著她在副駕駛座睡著的容顏,繼而有些犯愁,不知該如何出言挽留。蔣南孫早已打定主意回國,所以她勸王永正打消想法,同樣也明白蔣母為掩下即將離別的不舍,故意在大家面前強顏歡笑。

流金歲月第18集劇照

眼見蔣南孫歸期將至,老祖母特地讓人把卧室提前收拾好。朱鎖鎖請小鶴幫忙找律師調查借款真偽,小鶴擔心打官司會讓討債人惱羞成怒,頻繁上門騷擾,因此打算安排人保護她們,並且提議朱鎖鎖儘早告知蔣南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