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集:謝宏祖解除聯姻 深情求婚朱鎖鎖


葉謹言沒有結婚,也不近女色,就連身邊的秘書和保姆都是男性,這一點倒讓朱鎖鎖感到很奇怪,但也恰恰說明她的美貌對於葉謹言毫無誘惑,想要真正留住工作還需實力認證。范金剛針對於昨天的爛尾樓項目進行說明,並且表示朱鎖鎖應該將重心放在案子上,即便葉謹言不看也要認真寫,說不定哪天就被對方發現。

結束了酒吧的演出,此時已至天黑,蔣南孫在這一天里釋放掉所有負面情緒,同時收穫了王永正給她起的「詩妮」名字,以及猴子面具。王永正表示只要是與自己過不去的人都需要面具,所以蔣南孫晚上輾轉難眠,盯著面具許久,終於將它戴在臉上。

流金歲月第17集劇照

第二天早上,王永正以溜狗為由去接蔣南孫出去玩,繼而將她帶到郊區外的工作室,並且介紹著自己正在做的社區圖書館項目,其中加入許多中國元素,可以把閱讀和自然聯繫在一起。

王永正請蔣南孫幫忙挑選一些陳設,結果蔣南孫忙活三個小時,突然發現他竟躺在草坪上睡覺,完全是一副資本家剝削的姿態,不由感到氣憤。王永正認為人若處於低谷期,唯有工作才是最好的解藥,甚至容易忽視時間,加速傷口治愈。

考慮到蔣南孫留在意大利還有十多天的時間,王永正邀請她自己的工作室實習,雖然上次合作有過不好的經歷,但是對於她的設計還算滿意。蔣南孫看不慣他不分地域的自傲,於是抱著狗狗直接回家。

遠在中國上海的一隅,依舊還有蔣南孫為之牽掛的人,朱鎖鎖在葉謹言的幫助下,生活負擔減輕很多,工作也更加賣力。老祖母受人恩惠,提議讓朱鎖鎖去買食材,與她一起做份八寶飯送給葉謹言和范金剛。

流金歲月第17集劇照

待八寶飯做好后,朱鎖鎖直接帶到公司里。恰巧范金剛處於養生階段,只能忍著饞意拒絕。朱鎖鎖在范金剛的安排下,親自去取葉謹言的西裝並送去家裡,奈何途中不小心將油漬粘在西裝上。

原本朱鎖鎖想要一走了之,可是心裡卻又過意不去,索性如實坦白前因後果,沒想到葉謹言絲毫不計較,反倒邀請朱鎖鎖共進午餐。

離開葉家之後,朱鎖鎖將最後一份八寶送給楊柯品嘗,並向他傾訴著自己今天的遭遇。楊柯得知范金剛養生的消息,忍不住說起曾見他前段時間躲在角落裡偷吃垃圾快餐的事情。

朱鎖鎖在閑聊中,察覺到楊柯似乎有些難言之隱,同時楊柯也發現葉謹言似乎想要架空自己,可是還沒等把情況告知朱鎖鎖,奈何朱鎖鎖已被范金剛叫走。范金剛無意間透露出楊柯的好日子即將到頭,朱鎖鎖突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流金歲月第17集劇照

蔣南孫隨手翻看王永正落下的畫冊,逐漸被他的構思所打動,於是立即去找王永正,卻沒想到向來輕鬆應對任何困難的王永正,原來也會在人後挑燈用功,做足功課。

由於先前的西裝被毀,朱鎖鎖準備重新定做西裝送給葉謹言,並且換掉過於老氣的面料。然而最讓她感到意外的,不僅是葉謹言在服裝上的儉樸低調,還有公司樓下那輛敞篷跑車,各種顏色的氣球,以及坐在氣球堆里的謝宏祖。

正因謝宏祖喜歡朱鎖鎖,所以他跟趙瑪琳私下籤訂解除婚約的協議,並在一番精心準備后,特向朱鎖鎖表白,坦言自己想要娶她過門。朱鎖鎖對於這種求婚搞得哭笑不得,兩個人還未發展戀情便要談婚論嫁,實在是有些荒謬,可是看到謝宏祖如此深情款款,又讓她有些動容。

謝宏祖知道朱鎖鎖要陪老祖母吃飯不能外出,於是便讓小鶴打包食物到家裡吃。朱鎖鎖看到謝宏祖贏得了老祖母的欣賞,忍不住提醒謝宏祖注意彼此家境差異,他是個衣食無憂的富二代,而她只想賺錢滿足溫飽。

流金歲月第17集劇照

與此同時,范金剛接到謝嘉茵的電話,她因為兒子的問題,主動約見葉謹言。席間,謝嘉茵想讓葉謹言將朱鎖鎖調到外地工作,條件是允諾精言集團所購的空調會低於市價,甚至再打九七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