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蕭承煦賀蘭茗玉定情 蕭承煦領兵出征


蕭承煦帶賀蘭茗玉挑選馬匹,蕭承煦看中了一匹馬,賀蘭茗玉說它是庸臨最烈的馬,不過一旦認了主就不會再變,要看蕭承煦能不能降住它了。蕭承煦上了馬差點被烈馬傷了,不過很快就把這匹馬降服了,蕭承煦還將賀蘭茗玉拉上馬轉了一圈。蕭承煦叫賀蘭茗玉幫這匹馬取名字,賀蘭茗玉說眼下它正是潛龍在淵之時,和蕭承煦一樣,所以就叫它黑龍。蕭承煦拉著賀蘭茗玉的手道,他絕不會讓她失望的。蕭承睿給幾個年紀小的請了先生上課,蕭啟翰聽得頭疼,蕭承煦卻很是淡定。二人雖是叔侄但實際上同歲,如今蕭啟翰依舊是無憂無慮的少年模樣,蕭承煦卻有些少年老成,胸有丘壑的味道。

下課後,蘇玉盈故意拿著羹往賀蘭茗玉身上撞,賀蘭茗玉想和她好好談談,蘇玉盈不理會,正要離開時見蕭承煦拿著一束花來送給賀蘭茗玉,這紫苑花在大盛不常見,賀蘭茗玉拿來的那些種子都沒種活,不過蕭承煦對她很上心。蕭啟翰母妃看到蕭啟翰的功課很生氣,蕭啟翰連忙表示以後會好好用功讀書。凌蓁兒來替賀蘭茗玉給賀蘭芸琪送果子酒,這是賀蘭芸琪無意中和賀蘭茗玉提起的,說蕭承睿時常咳嗽,賀蘭茗玉正好有個偏方,賀蘭芸琪便讓她做出來試試。凌蓁兒離開時正好遇見蕭啟翰,蕭啟翰正因功課一事不敢進殿去找蕭承睿,凌蓁兒便打趣他和自己的弟弟很像,明明心裡慌得要命面上卻要逞強。蕭啟翰怒了,說凌蓁兒和她弟弟活得不耐煩了,凌蓁兒有些難過,她弟弟早就不在了。凌蓁兒說有辦法能幫蕭啟翰瞞過檢查,幫他把先生不留情面的評語撕碎后,凌蓁兒說蕭承睿每日忙得很才不會去問先生今日功課如何,只要蕭啟翰告訴蕭承睿,先生今日考的口頭作答,問的是何以以史為鑒用於戰場,然後把蕭承煦的答案複述一遍。不過凌蓁兒告訴蕭啟翰,這個辦法不能常用,所以就算他心裡再不服不屑也要好好聽課。

長安諾第6集劇照
凌蓁兒幫助蕭啟翰瞞過檢查

蘇玉盈要進蕭承煦的房間里等他被玲兒阻撓,蘇玉盈一氣之下打了玲兒,因為他們平日里總說蘇玉盈沒有賀蘭茗玉長得漂亮,出身也不如她尊貴,雖然名字里都有個玉字,但蘇玉盈這塊遠沒有賀蘭茗玉珍貴。凌蓁兒連忙上前幫忙,結果又被蘇玉盈打了一巴掌,蕭啟翰見狀想要上前,但是又不想讓賀蘭芸琪為難。蘇玉盈和凌蓁兒打了起來,蕭承煦和賀蘭茗玉見狀連忙拉開,蘇玉盈卻出言不遜,一把把賀蘭茗玉手上的花和蜜蜂撒了,差點被蜇個半死,賀蘭茗玉和蕭承煦連忙用水引走了蜜蜂。這些蜜蜂是賀蘭茗玉為了授粉抓回來的,蕭承煦很生氣,警告蘇玉盈是她自己害了自己,不要把這件事情鬧到賀蘭芸琪身上。

賀蘭茗玉早已把一顆真心捧了出去,蕭承煦對她也很上心,只是還要為蕭尚遠和沐王妃守孝三年。賀蘭茗玉笑了笑道,我等他。兩年後,大盛與大樑對戰大獲全勝,拿回了清河二郡,蕭承耀立了頭功。孝期雖還有一年,不過蕭承睿特准上元節行辦燈火,以示慶賀。蕭承煦帶著賀蘭茗玉來燈會上玩耍,凌蓁兒說想吃東西便去買了,蕭承煦迎面看到了蘇玉盈連忙拉著賀蘭茗玉躲起來,只留下蕭承軒一個人。蘇玉盈連忙追著蕭承軒問蕭承煦在哪兒,蕭承軒借機引開了她,賀蘭茗玉見狀酸酸的說了一句,蕭承煦還真是魅力無邊呢凌蓁兒在路邊猜燈謎,蕭啟翰突然出現幫她答了,凌蓁兒有些無語。

長安諾第6集劇照
蕭承煦帶著茗玉去燈會玩耍

蕭承煦與賀蘭茗玉來月神廟許願,一起求出了一支空白的姻緣簽。蕭承煦握著賀蘭茗玉的手,邀請她一起寫下屬於他們的姻緣簽,一輩子不離不棄,糾纏不休。蕭承煦已經和蕭承睿請了軍職,他要在軍中磨礪自己,建功立業成為賀蘭茗玉心裡的大英雄,問賀蘭茗玉願不願意再等自己一年,從軍中載譽而歸將她迎娶。賀蘭茗玉連忙答應了,等他從軍中回來時,他們便把彼此的心意寫在姻緣簽上。

聽說民間定情女子都會給男子綉一個荷包,蕭承煦讓賀蘭茗玉幫自己夜綉一個,賀蘭茗玉有些為難,她一向都不擅長這些的。蕭承煦道,就算她繡的再丑他也喜歡。賀蘭茗玉假裝生氣,二人你追我趕地打鬧,賀蘭茗玉猛地在蕭承煦臉上親了一口,蕭承煦告訴她,他的願望就是和賀蘭茗玉在一起,一輩子都不分開。次日,賀蘭茗玉連忙開始找針線說要綉荷包,凌蓁兒見了打趣她是為了蕭承煦。蕭承煦和蕭承軒請願領兵出征,蕭承睿答應了。明日便是出征之日,蕭承煦看著蕭尚遠賜給自己的金盔有些難過,這是蕭尚遠讓他出征時一定要戴上它,好好打一場勝仗。明日是蕭承煦第一次出征,他一定要打場勝仗做個大英雄,只希望賀蘭茗玉等著自己,等他做了名副其實的營主,獨當一面的戰將便向蕭承睿請旨,讓他把賀蘭茗玉指給自己。賀蘭茗玉神情道,她會日日看著月亮等他回來。

長安諾第6集劇照
蕭承煦和蕭承軒請願領兵出征

次日,蕭承睿送蕭承耀、蕭承泰和蕭承煦、蕭承軒出征,蕭承睿給了蕭承煦一把自己親手做的震天弓,希望它能伴隨他保家衛國。蕭承煦看了眼城牆上的賀蘭茗玉,英姿颯爽地上馬出征去了。蕭承耀和蕭承泰都不願意帶著蕭承煦和蕭承軒打仗,聽說蕭承煦已經在私下調查素秋,二人已經有了打算讓他們死在戰場上,自己則以在戰場上迎敵的借口推脫責任。戰場上,蕭承煦呼嘯往來,很快西齊的防線被攻破,司徒昆得知后很生氣地把這一切歸結于賀蘭綰音頭上,甚至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

賀蘭茗玉給蕭承煦綉了不少荷包,有鴛鴦也有經文,希望蕭承煦在戰場上能夠平平安安的。蕭承煦得知蕭承耀的嘯虎營有意打開一個口子把西齊的弩車都放進來了,很快他們就被圍了起來,蕭承煦腹背受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