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集:梁外公回國考察 蕭然改行做別墅項目


四寶吃了個虧白折騰一場,雷正明氣沖沖回到家,妻子責怪他楊巡給的那幾節櫃檯就不該要,成天藏著掖著都一個多月沒開張了,二東給他們簽了個大單子,讓他去趟金州,這單子是小雷家的人介紹的,就是登峰銷售點的小山子。雷正明去了趟金州揚子街,小山子去送貨了,雷正明就查了查賬本,生意不好做小山子還把生意介紹給旁人,雷正明要他走人,小雷家不養吃裡扒外的人。小山子連忙解釋自己是把生意介紹給他的,雖然別人不知道二東是他媳婦兒的表弟,但他們結婚時,小山子和二東打過照面,小山子說自己想回廠里跟雷正明做,還拿出了真賬本,另外一本是給村裡檢查用的。雷正明要小山子把黑的八百塊錢補回去,跟他干手腳必須乾淨。

上海機場,梁思申和梁母一起來接梁外公,梁思申提前準備好了行程,已經做好了準備。梁外公可不是個簡單的人物,早早地就把自己的行程安排好了,說要在上海投資。梁外公讓小王拿著行李去酒店,帶著梁思申和梁母四處走走。梁外公這次回來覺得上海和他四十多年生活的沒什麼變化,還誇梁思申在華爾街報紙寫的文章不錯。梁外公說要親自看看上海的經濟有沒有活力,直接去了證券交易所,梁思申無奈的帶路。

梁外公和梁思申一邊拌著嘴一邊參觀了蓬勃發展的上海,回到酒店梁凡早已在等待,還定了包間給梁外公接風。梁外公要回酒店換衣服,結果一換就是四十分鐘,梁思申耐心都被磨沒了。梁外公來到包間,給了梁母一對戒指,說是自己和梁外婆當年戴的,讓她和梁父戴。梁外公還給梁凡帶了見面禮,梁凡深深地鞠了一躬表示感謝。

今天梁思申和梁外公爭論了一天中國經濟,梁外公還是不覺得中國經濟有活力,梁母笑道兩年前梁思申回國參觀和他說的話簡直一模一樣,這三年來上海的飛速發展讓她改變了看法。梁凡讚同梁外公的看法,又說自己在上海弄了個寫字樓,可以把最好的樓層給他。梁外公讓小王給了他一張名片,說這種小尺寸的項目直接找部門經理聯繫,投資要把眼光放遠一點,這點梁思申要比梁凡好多了。梁外公讓梁思申明天早上九點陪自己去外高橋,梁思申很是無奈。

梁外公來找梁思申吃早餐,梁思申早餐約了和楊巡一起吃所以拒絕了,這時蕭然突然來了,梁外公便以為她的約會對象時蕭然,很有眼色地離開了。蕭然星夜兼程趕來給梁思申送資料,也想和她彙報一下自己和梁凡公司的最新進展,打消她的顧慮。梁思申拒絕道自己約了別人,沒辦法插隊。楊巡在餐廳搞了一頓浪漫,結果看見蕭然跟在梁思申屁股後面來了,連忙說要一塊吃,但梁思申顯然不願意。蕭然只好去了另外一桌,梁思申懶得搭理他。楊巡夾在二人中間很是為難,畢竟他們都是自己祖宗,不過梁思申看蕭然礙眼,楊巡立刻說要把他打發走。

楊巡跑去勸蕭然,蕭然聽說他要建賓館表示看上哪塊地可以和他說,但是希望楊巡先迴避一下,他和梁思申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談。楊巡說梁思申還在氣頭上,勸他先離開。蕭然索性來到梁思申面前,勸她不要為難楊巡,畢竟他們兩個他誰也得罪不起。蕭然說梁凡要終止和他的合作,梁思申有些驚訝,蕭然解釋了前因後果,說自己看完梁思申的資料后認為做寫字樓的確有些困難,所以想把地先囤起來做別墅項目,但是梁凡不同意,也正是因為梁思申說梁凡什麼都聽蕭然的,梁凡最近總是和他唱反調來顯示自己的智商。蕭然表示現在散夥對自己的影響有限,但是對梁凡的影響很大,畢竟他的能力大家都知道。蕭然拿來了別墅項目計劃書,他做的是古典風格別墅,每一棟房子都各有特色。梁思申有了些興趣,不過提醒他只是設計上的不同不能擊敗所有人,但蕭然的目標只是讓公司先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