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集:賀蘭茗玉照顧蕭承煦 素秋失蹤下落成謎


深夜,賀蘭茗玉來找戴孝中的蕭承煦,蕭承煦坐在樓梯上吹風,說想讓自己冷靜一點。賀蘭茗玉發現蕭承煦額頭很燙,蕭承煦卻不理會,要她陪自己喝酒,賀蘭茗玉道,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喝悶酒好。蕭承煦很快就睡著了,從庸臨回來他都沒有好好休息過,賀蘭茗玉讓蕭承軒去靈柩前守著,他來照顧蕭承煦,蕭承煦嘴裡不斷叫著沐王妃。次日,蕭承煦醒來發現賀蘭茗玉留下了一封書信,勸他吃點東西。賀蘭茗玉見蕭承煦沒有喝爐上的羹有些著急,蕭承煦道了謝說他好多了。蕭承睿長子蕭啟翰得知幾位叔叔們來了連忙跑去看熱鬧,看來蕭承睿料的很准,這幾位叔叔果然是按捺不住了。蕭承耀等人正在勸蕭承睿繼承王位,蕭承睿推脫一會兒,裝作無奈地被他們架上了大殿。

大殿之上,蕭承禮、蕭承耀和蕭承泰等人要擁立蕭承睿登上王位,蕭承睿再一次假裝謙虛,三人發誓要全力輔佐蕭承睿絕無二心,請蕭承睿別再推辭,蕭承睿只得答應了。這段時間賀蘭茗玉一直陪在蕭承煦身邊,蕭承煦也很感激她,如果沒有她自己真不知道要怎麼度過這段時間。蕭承煦和蕭承軒送賀蘭茗玉出宮卻遇到了蕭啟翰,蕭啟翰告訴他們幾位叔伯推舉蕭承睿當王上,他已經答應了。蕭承煦與蕭承軒心中頓時一愣,原來這個人終究是蕭承睿。

長安諾第5集劇照
蕭承睿故作謙虛擔任皇位

蕭承煦和蕭承軒來看望蕭承禮,來打聽沐王妃殉葬的事情。蕭承禮說沐王妃只是讓好好照顧他們。蕭承煦又問起蕭承睿繼任新君之位的事情,蕭承軒情緒有些激動的問難道蕭尚遠離世前沒有立下什麼遺詔嗎?何況蕭承禮居長,怎麼也應該是他繼任大統。蕭承禮連忙打斷了他們的話,嚴肅的告訴他們蕭承睿戰功累累,他上位是大家商議出來的結果,這都是為了大盛的將來。蕭承煦和蕭承軒決定親自去聽聽蕭承睿說什麼,但賀蘭芸琪告訴他們蕭承睿在軍營中。賀蘭芸琪一向待他們如親弟弟,蕭承煦也沒隱瞞,說自己心裡很委屈。賀蘭芸琪則鄭重的告訴他們,無論如何蕭承睿都不會有害他們的心,蕭承煦信了。

蕭承軒情緒十分激動,要是蕭承睿真的登上王位說明他就是逼死沐王妃的人,蕭承煦卻覺得也許蕭承睿真的是受眾人推舉不得已才登上王位的,何況如果真的是他,他們現在也毫無辦法,只能忍!如果他們輕舉妄動,非但僅有的兵馬保不住,他們也會大禍臨頭的。蕭承煦告訴蕭承軒,這件事情絕不會就這麼散了,只是需要一些時間。

長安諾第5集劇照
蕭承煦叮囑蕭承軒要忍耐

今日是沐王妃入陵之日,按照規矩不能扶靈的蕭承睿也來了。蕭承睿知道蕭承煦心裡有很多疑惑,也許蕭尚遠是屬意於蕭承煦的,蕭承煦連忙否認。蕭承睿又道,他從沒想過這個王位,但也只能硬著頭皮接下重擔。蕭承睿不希望和蕭承煦之間有嫌隙,要是他懷疑自己和沐王妃的死有關,蕭承煦大可以一刀殺了他。看著蕭承睿遞過來的刀,蕭承煦連忙表示自己絕無其他想法,蕭承睿希望他們心裡不要再有任何嫌隙,不要帶著這份芥蒂走下去。蕭承睿說自己最信任的除了蕭承耀和蕭承泰便是蕭承煦了,他還希望蕭承煦和蕭承軒建功立業,共同興盛大盛。

蕭承煦也不知道,蕭承睿把刀遞過來究竟是心思深還是坦誠,蕭承睿和賀蘭芸琪從小待他們都極好,所以在沒有證據前,蕭承煦沒有辦法把他定為兇手。他不想隨便冤枉一個好人,何況他們都是自己的王兄。蕭尚遠和沐王妃身邊的人都死光了,只剩下一個人沒有在殉葬名單里,便是素秋。也許素秋知道點什麼,她是帶著秘密逃走的。蕭承睿登上王位,蕭承煦與蕭承軒被封為燕親王和豫親王。素秋的老家被大火燒了,親眷鄰里也連夜搬走,一切都太巧了,這一定是有人有意為之。蕭承煦決定按兵不動,找到素秋後再說,蕭承軒嘆了口氣,說蕭承睿讓他們搬家。蕭承煦與蕭承軒都沒有到建府的年紀,所以蕭承睿讓他們住進宮,由賀蘭芸琪照料。蕭承軒心有不服,覺得蕭承睿就是要把他們看在眼皮底下才安心。

長安諾第5集劇照
蕭承煦決定從素秋開始調查

賀蘭茗玉正在用彈弓打野果子,蕭承煦見狀上去逗了逗她。賀蘭茗玉拉起蕭承煦的手說去喝茶,說賀蘭芸琪給他們準備了最好的屋子,這段時間蕭承煦總在外面遊歷,賀蘭茗玉很擔心他,告訴他日子總要過下去,有些事情心裡可以沒有答案,但一定要有奔頭。蕭承煦吃甜糕噎著了,賀蘭茗玉連忙端起茶杯往他嘴裡送,猛然對視曖昧不已。來給蕭承睿送賀禮的蘇玉盈見狀拿起琉璃就往賀蘭茗玉身上撞,結果把琉璃摔碎了,還告狀說賀蘭茗玉欺負他。蕭承煦當然是護著賀蘭茗玉的,還帶著她去馬場挑選馬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