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集:媒體面前柯瀅語出驚人,封勇堅持滅口封瀟聲斷然拒絕


柯瀅拚命掙扎,幸好工地上有人看到了僵持著的二人,在下面大喊稱,若再不住手要報警,柯瀅清楚,既然有了目擊者,封瀟聲就一定會有所顧忌。索性用激將法令其被逼無奈放開了自己。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剛剛用方言喊話的民工,正是戴著口罩的小武,而小武也匆匆換了衣服,遇到媒體人的時候還透露了封瀟聲的蹤跡。

當一大群記者圍過來的時候,封瀟聲瞬間懵了,一旁的柯瀅自然不肯放過這個機會,她試圖緩和二人之間的關係,流利地用英文回答了英國記者的提問,替封瀟聲解了圍。末了,還微笑著告訴記者,自己是這位封董事長的未婚妻。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十分驚訝。鋪天蓋地的新聞一播,南洲市,乃至全國,都得知了這條消息。

馮銳弛去到泰國見了接頭之人,卻不知自己一路以來的蹤跡都被尾隨者了解得一清二楚,他順利見到了當地的地頭蛇撣越,轉達了封老爺子封勇的話和禮物:願兩方友誼地久天長。撣越打開保險箱,裡面有一隻藍色盒子,裝的滿滿都是鑽石,頓時喜笑顏開,並且保證一定會把封勇的誠意放在心上。

封老爺子看著報紙上的新聞,很是意外,封瀟聲只是淡淡地表示臨了有點捨不得而已,可封勇堅持要找人做了柯瀅,這個女人知曉封瀟聲的身份,不能手軟。但他沒想到,封瀟聲竟然拒絕了自己,他知道,自己這個兒子在外面流落了幾十年,心裡有怨是正常的,可自己讓他假扮封瀟聲不光是為了多年心血免於落到兄弟之手,另一方面,還是為了彌補這個兒子。他站起身來,沉聲告誡封瀟聲,既然好不容易逃脫一命,就不要為了一個女人,葬送了所有一切。

柯瀅手裡捧著和雨澤二人的合影,心如刀絞,而雨澤的電話也不停地打了進來,很明顯對方已經得知了自己在媒體面前的所做所為,可她不能解釋,她一定不能把雨澤置身於危險之中。

這邊陳禾苗和余澄波也知曉了此事,苗苗一直在暗中調查父親的死亡,提出要利用柯瀅的關係來摸清封瀟聲這個人,可遭到了余澄波的強烈拒絕。

封氏集團,小武被封瀟聲叫到了辦公室,一進門,對方盯著他看了片刻,隨後坐在指著桌子上的一個箱子,示意他試一下裡面的衣服。小武心覺奇怪,但還是打開了箱子,隨後猛地一驚,這不是自己假裝民工時候穿的制服嗎?可不是扔進了垃圾桶了嗎,封瀟聲是從哪裡弄來的?他不敢遲疑太久,笑著換上,幸好這件衣服穿著不是很合身,暫且打消了對方疑慮,從辦公室出來的時候,小武後背全是冷汗,這個封瀟聲,可真是難對付。

封瀟聲的秘書把一沓報紙放在了他的辦公桌上,轉達了媒體的採訪請求,對方欣然答應,還表示要喊上柯瀅一塊。此時的柯瀅正坐在父母小區的長椅上,看到買菜回來的爸媽,忽然想起了自己和雨澤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曾經他們兩個人也約定好要白頭偕老,要和爸媽一樣永遠恩恩愛愛,可如今所有的一切,都被封瀟聲親手毀了。

柯母十分生氣于女兒的所作所為,她拿著報紙一通指責,怎麼柯瀅手上還戴著雨澤送的戒指,轉眼間卻成了別人的未婚妻,他們家可是高知家庭,這個女兒怎麼就教育成了這個樣子呢?柯瀅坐在沙發上,把自己早就準備好的話拿了出來:她已經不愛雨澤了,對於封瀟聲,也不是一時衝動,自己的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等等。

可此話一出,就連一直沉默著的柯父也火冒三丈,她可以不尊重自己這個父親,可以不尊重母親,可以不尊重雨澤,可為什麼要這麼作踐她自己呢?這不是所謂的不愛了,這是背叛!說完憤而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