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封瀟聲發現竊聽器質問小武,柯瀅暗通柯銳弛反被察覺


柯瀅應約來到了封瀟聲的車裡,對方好像非常不滿,嘲諷地提醒她哪怕是做兼職,也要敬業一點。柯瀅知道跟這個瘋子沒什麼好說的,淡漠地脫掉外套,隨意解開兩個襯衣扣子,散下頭髮后還給自己補了口紅。

這次又是那個夜總會,對面坐著的是封銳弛,他告知封瀟聲自己要走了,若是不走的話,自己這個哥哥怎麼會安心呢?還打趣著想用丫丫換他旁邊的柯老師,見封瀟聲沉默不語,就知道自己是碰釘子上了。便按下了話頭,而柯瀅喝了一杯酒後也迅速跑進了衛生間,她想起了剛才封銳弛的話,這個封銳弛,到底是要出國幹什麼呢?她出了洗手間后,打點了一個服務生,讓對方幫自己把封銳弛約到了露台上,剛一見面,封銳弛就迫不及待地貼了上來,柯瀅不露痕跡地躲開了,她看著對方的眼睛,告訴了他真正的封瀟聲已經死去的真相,並提起了一個人—申世傑。

還沒等二人聊開,丫丫就追了過來,在她眼裡,這個狐狸精就是想勾引自己的財神爺,臨別之時,柯瀅給了封銳弛一個地址,並說自己最近都有空,關於封瀟聲的事情可以隨時找他。

從夜總會出來后,封瀟聲把柯瀅送回了家,車裡她拽掉的衣服扣子,以及,一隻竊聽器引起了封瀟聲的注意。

他把小武叫到樓上,本來春風和煦的臉,突然像是變了一樣,讓阿剛把人制住,從抽屜里掏出一把槍,逼問他是否為封老爺子的卧底。小武心底雖害怕,但表面上還是強裝淡定,原來,車上封瀟聲撿到的並非只有紐扣,還有一隻竊聽器。小武的腦袋飛速轉動著,自己在前面開車,不管後座的封瀟聲說什麼,自己都能聽得一清二楚,為何要多此一舉放什麼竊聽器呢?封瀟聲聽后,緩緩放下了手中的槍。

從夜總會剛出來,封銳弛就被父親叫回來家,為的還是那四千萬,得知兒子和封瀟聲喝酒後,封猛心裡犯了嘀咕,自己的竊聽器失聯了,難道說,對方察覺出了什麼?

封老爺子看著桌子上的竊聽器,反問封瀟聲做了什麼事,竟逼得封猛出此下策,封瀟聲聽了后自嘲得笑了笑,這就算逼了?行走的竊聽器阿剛,又算什麼呢?

封猛帶著兒子,來到了大哥處,一進門就看到了一旁的封瀟聲,當然,還有桌子上的竊聽器,他頓了頓,只是木然地說了句自己錯了,可他更憤怒於大哥的不公。他看不起自己也就算了,可是銳弛在國外為封家的生意做了那麼多,自己身上大大小小幾十道傷疤,這些年做的臟事數不勝數,可哥哥和封瀟聲賺了那麼多的錢,還要搶自己的四千萬,這是要把人趕盡殺絕嗎?

聽了封猛的話,封老爺子打人的拐杖突然頓住,癱坐在椅子上,把兩個小輩打發出去,聲稱有事要和封猛單獨談。

肖同斌看著玻璃窗上封瀟聲的照片,閉目想起了老陳的話:封瀟聲和申世傑很可能是有聯繫的,柯瀅作為受害人,對於加害者的印象比起平常人,肯定是要深刻一些,難道說,柯瀅是對的嗎?

柯瀅這邊接到了柯銳弛的回信,儘管論壇事情繁多,但她還是抽空去赴了約,行色匆匆,這一切都被小武看在了眼裡。封銳弛約的地方是一個未竣工的項目,來人把她送了上去,只是說封先生在樓頂等她,可她萬萬沒有想到,出現的竟是封瀟聲,對方臉色陰沉,明顯已經得知了自己和封銳弛之間的一切,他拖著柯瀅來到樓頂邊,一把掐住對方的脖子就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