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集:蔣南孫去意大利 再度相遇王永正


朱鎖鎖與蔣南孫相識數載,想過宴席會散,人將離別的時候,可是從未料到竟會如此之快。縱然朱鎖鎖內心不舍,但還是故作堅強地舉例出去國外的種種好處,直到聽見蔣南孫宣布留在上海,才立刻放下堅強,緊緊抱住她哭泣。

待朱鎖鎖情緒平復后,蔣南孫主動說起葉謹言邀約大家明天中午吃飯的事情,朱鎖鎖得知葉謹言是在戴茜要求下才讓自己參加,繼而氣惱不已,忍不住埋怨葉謹言厚此薄彼,眼睛里只有胖頭魚范金剛。

思及葉謹言與戴茜之間的關係,朱鎖鎖好奇八卦兩人的感情問題,但在蔣南孫看來,反倒是小姨愛慕葉謹言更多,恐怕離婚的主要原因也是放不下對方。

戴茜之所以會組飯局拉上朱鎖鎖和蔣南孫,無非是想安排她們在精言集團謀個前途。朱鎖鎖希望能夠多參與些一線工作,蔣南孫對於現代建築的獨特看法則讓葉謹言刮目相看。事後,朱鎖鎖感謝戴茜在葉謹言面前替自己說話,戴茜則感謝她對蔣家所做的一切。

現在蔣家落得這番局面,再做任何譴責已無必要,蔣父離開意味著蔣母不用繼續委屈自己,所以小姨戴茜提議讓蔣南孫去意大利散心,一是看看學習環境,二是陪陪母親,三是讓老祖母單獨待上一陣子,明白別人贈予的好,應該懂得感恩。

謝祖宏約朱鎖鎖出去吃飯,等餐期間聊起工作上的事情,於是邀請她來自家公司。然而朱鎖鎖想靠自己賺錢生活,並不願依附他人吃白食。白鶴接到謝嘉茵的電話,過來提醒謝宏祖與相親對象去大劇院看芭蕾,結果謝宏祖竟讓白鶴替他解決。

白鶴好不容易應付完謝家的事情,本來打算吃完飯一起打遊戲,結果朱鎖鎖只想看書學習知識,以至於謝宏祖險些認為她被葉謹言洗腦。恰好白鶴最擅長賣弄學識,於是他在飯桌上給朱鎖鎖背誦起莊子的《逍遙游》,果不其然,朱鎖鎖聽得昏昏欲睡。

蔣南孫經過再三考慮,決定抽出幾天時間陪著蔣母出國散心。離別在即,朱鎖鎖盡量讓自己不在人前落淚,立即揚起笑臉,並向蔣南孫用手比著大大的愛心。

范金剛吃醋葉謹言帶朱鎖鎖吃飯,誤以為朱鎖鎖再度得到重視,因此心生不滿,故意給她使絆子,謊稱去見客戶。結果朱鎖鎖精心打扮一番,卻發現所要去的地方竟是新樓盤施工地,遍地的瓦礫坑窪幾乎讓她寸步難行。

正當朱鎖鎖踩著高跟鞋一步步走向懸空樓梯時,葉謹言因臨時有事提前離開,繼而吩咐范金剛送她回家。怎料范金剛竟然直接開車離開,留下朱鎖鎖獨自待在工地,最後光著腳步行回家。

待朱鎖鎖回到家裡已是深夜,老祖母吃過范金剛送來的晚餐,奈何晚餐只有一人份,朱鎖鎖只能重訂外賣。正巧此時,范金剛打來電話,朱鎖鎖怪他不厚道,誰知范金剛卻將責任推給葉謹言,撇清自己的小肚雞腸。

蔣南孫和母親抵達意大利的第一天,戴茜主動向她們介紹自己的新男友愛德華,並讓愛德華帶蔣南孫去看樂隊演出。蔣南孫聽聞愛德華與王永正是朋友,於是便找借口推辭,而戴茜則認為蔣南孫無論是在意大利還是回上海都要應該獨自面對社會,也希望她能學會勇敢。

經過戴茜的勸說,蔣南孫答應赴約,沒想到王永正竟帶著面具出現,甚至將她拉上舞台中央。蔣南孫不會唱歌,於是為大家表演一段小提琴獨奏,隨著悠揚婉轉的樂曲,就連思緒也都逐漸陷入過往的時光。

與此同時,朱鎖鎖除了忙於工作以外,還要負責照顧老祖母的日常起居,經常會出現手忙腳亂的情況,導致生活一團糟。范金剛在葉謹言的授意下,只能忍痛割愛讓出自家的保姆,讓她每天抽出兩個小時上門做飯打掃,減輕朱鎖鎖的壓力。朱鎖鎖感謝范金剛的安排,也得知保姆的費用都被葉謹言包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