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朱鎖鎖調換工位 蔣鵬飛跳樓自殺


經過一段時間的反省,章安仁深知自己在這件事上的處理方式並不妥帖,所以他向蔣南孫表達歉意,希望彼此能夠心平氣和地坐下來從長計議。然而蔣南孫卻是直截了當地拒絕幫助,其實兩個人都沒有對錯之論,他有自己的做事方法,她有自己的生活態度,僅因彼此三觀碰撞出現隔閡,說明這段感情並不合適。

如今債務已經還清,老祖母和蔣父商量著住所問題,畢竟總不能寄居在朱鎖鎖家裡,結果算到最後才發現手裡還剩下幾十萬的存款,若是想要在上海買房,應該是很難找到合適的房源。

蔣父遊手好閒大半輩子,本來打算出去找份工作,可是想到自己年紀已大且身無長物,來自富人的失衡感在他那裡已變成手足無措,繼而進化為絕望。老祖母坐在房間里等著兒子洗完澡帶自己出門,怎料沒過多久,忽然傳來兒子跳樓的消息,此刻浴室窗戶大敞,空蕩浴室里僅剩悲戚倒地的老人。

由於事發突然,除了蔣家以外,所有人都處於震驚狀態。朱鎖鎖聞悉噩耗的第一時間便向范金剛請假,隨後匆忙往家趕去,就連謝宏祖也都請來祖傳經營白事的好友白鶴幫忙。

蔣南孫十分平靜地聯絡著治喪事宜,並和債權方對接,一切看似井井有條,直至小姨戴茜從國外回來替她處理賬務問題。蔣南孫重新回到房間,仿佛之前的幾天就像夢境般恍惚突然,尤其在面對著朱鎖鎖的時候,她終於可以肆無忌憚地釋放出壓在心底的情緒,矇著被子嚎啕痛哭。

范金剛被蔣父去世的消息嚇到,搞得他小心肝亂跳個不停,甚至開始籌備預約體檢立遺囑。葉謹言得知此事後,吩咐范金剛交接好朱鎖鎖的工作,處理她手頭上的事情。

章安仁不知該如何面對蔣家,於是便請董教授代替自己探望蔣南孫,並將為數不多的工資交去。董教授作為蔣南孫的導師,自然也像個老父親般諄諄善誘,在她最無助之時給與幫助。蔣南孫感激董教授,忍不住落淚,可當聽到章安仁也在附近,卻是拒絕見面。

老祖母無法接受兒子去世的打擊,整日關在房間里,顧不得優雅得體,仿佛瞬間失去光彩。蔣南孫希望老祖母接受現實,所以在喪禮當日去幫她準備好出席衣服,以及整理妝容。與此同時,朱鎖鎖在樓下發現白鶴,詢問過才知是謝宏祖讓他留在這裡,幫襯大家料理後事。

自從楊柯升為副總,銷售部經理已由別人頂替,正當同事艾箔爾向朱鎖鎖提及此事,併為她支招如何進攻葉謹言之時,范金剛突然出現將朱鎖鎖帶去新工位。結果朱鎖鎖沒有跟上去,轉道走進楊柯辦公室,忍不住跟他吐槽起范金剛對自己的壓榨。

范金剛後知后覺,立即把朱鎖鎖叫回辦公室,對她重新分配辦公地方。原本朱鎖鎖以為她會擁有范金剛相同的大辦公室,結果落入眼帘的卻是一方堪比幼兒專用的辦公桌,除了桌子以外,再無其他,根本尋不到椅子的痕跡。范金剛絲毫不在意朱鎖鎖的抗議,甚至美名其曰為黃金工作位,其口才更令朱鎖鎖徹底折服,只能被迫接受。

經由戴茜的提議,蔣母同意帶著蔣南孫去意大利重新開始生活,至於老祖母則留在上海,可以住進條件較好的養老院。但是老人活到這把年紀,已然不在乎錢多或少,心裡更希望能有親人的陪伴。

奈何蔣母已下定決心離開,倒是蔣南孫聽著大家的對話,一時之間拿不定主意,索性去找董教授取經。董教授認為事情既然解決不了,不妨順其自然,讓時間幫她做個抉擇。

飯桌上,蔣南孫直接坦明想法,她認為母親在這個家裡壓抑二十多年,因此願讓戴茜帶著蔣母去意大利,而自己便留下來照顧奶奶。老祖母聽到蔣南孫的話,心頭大石落下,當晚拉著蔣南孫的手,激動得熱淚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