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集:擎雲溝遭地煞入侵 應何從擊退胡天瑛


朱明火尾草生於瘴氣林中,此處巡邏弟子必會攜帶防瘴氣之物,應何從在兩個擎雲溝弟子身上果然搜尋到防瘴氣的香包。二人不過行了幾步便遇上追來的楊瑾,原來擎雲溝正欲更換掌門,而楊瑾得知二人不顧生死進入禁地,這才能孤身追來。

禁地瘴氣濃郁,偏偏不識朱明火尾草又武藝不精的李妍,如何也不願丟下二人獨自躲藏等待,唯有冒險一同進入。待瘴氣難以抵抗之時,李妍突發奇想,由楊瑾將香包掛在脖間,再背著她前行,便可一同聞香解毒。

三人一路深入林中,朱明火尾草也正在他們眼前不遠處的山石之間。前方有許多毒物產下的蛋,一旦不小心踩碎,便會頃刻間被吸引而來的毒物覆蓋。李妍身嬌敏捷,由她獨自一人前行,在楊瑾與應何從擔憂的眼神中成功取下朱明火尾草。

與此同時,胡天瑛正帶著地煞一眾弟子來到擎雲溝,翻手之間便將看守弟子迷暈在地,如入無人之境。胡天瑛巧遇擎雲溝重選掌門,便以比試醫術為名與長老一較長短,她善於下毒而自身百毒不侵,輕易便讓長老氣血虧虛,再無反抗之力。

胡天瑛善於用毒又自稱大葯谷唯一傳人,等地煞之人將擎雲溝弟子盡數控制,長老這才認出對方便是火燒大葯谷的叛徒憐蜃。長老本不想出賣李妍等人,奈何胡天瑛以弟子性命相要挾,導致某個弟子不願捨命,這才將谷中曾來兩位陌生人之事主動透露。

李妍三人取葯成功后便徑直往山下逃去,路過一處山間茶寮休息,這才從店家口中得知,曾有一群凶神惡煞之人途徑此處。為首的女人詢問擎雲溝所在何處之後,隨手將一顆果實丟給野狗,便使生靈當即沒了性命,應何從便知來人定是憐蜃胡天瑛。

楊瑾暗中從小路回到擎雲溝,奈何擎雲溝眾人中毒難行,唯有他故意製造混亂,讓應何從和李妍趁機偷盜解藥方可。誰知二人久尋解藥不成,胡天瑛便先一步回來,當應何從再次躲入櫃中,兒時陰影便再次侵入他的內心。

當大葯谷覆滅之時,應何從就是如今日一般躲在櫃中,親眼看著胡天瑛殺害自己的師傅,這是他一生難以忘卻的痛苦與恐懼。應何從從柜子的縫隙中看著越來越靠近的胡天瑛,已是滿頭大汗,雙手也止不住地顫抖。

楊瑾突然現身才讓李妍二人得以喘息之機,應何從雖不知是否有效,卻也只得拿出自己製作的解藥交給李妍為眾人解毒,而他則決心直面恐懼。同樣,胡天瑛叛師滅門,這是她一生的洗不去的污點,而應何從便是她不忠不義最好的證明。

應何從一直潛心研究如何對付胡天瑛的毒針,而地煞弟子也盡數中毒。已解毒的擎雲溝弟子成包圍之勢,胡天瑛在自身心神不穩之下,不得不下令撤退。

經此一事,擎雲溝長老也終於明白,楊瑾為掌門才能保護一心研究醫術的弟子,方可免於重蹈大葯谷慘事。李妍得擎雲溝長老許可,興高采烈得將朱明火尾草光明正大地帶走,而應何從卻決意就此留在小葯谷。

李晟曾托付朱晨等候在此,告知周翡他與吳楚楚身在羽衣班的消息,朱晨也是為能有理由再與喜歡的人相見,可惜此情終難有果。周翡一心牽掛謝允,在等到木小喬到來,履行交還慎獨印后便再次啟程前往擎雲溝。

殷沛化身清暉真人,在江湖中掀起腥風血雨,到處以武力迫使其他門派屈服。之前殷沛尋上朱晨兄妹,也是遇周翡出手相救才倖免于難。李晟欲聯合江湖中人與之對抗,羽衣班便是他第一個的後盾。羽衣班雖向來避世,但霓裳夫人眼見殷聞嵐之子誤入歧途,自不會袖手旁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