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集:鄭銳提審米振東引起軒然大波 馮森涉嫌謀殺宋麗敏被抓


鄭銳把米振東叫來影像取證室,讓他把雙手攤平放到攝像的屏幕下面,當場拍下了米振東大拇指的照片,鄭銳連夜把照片發給邊國立,讓他交給技術支隊鑒定一下。劉鐵把米振東送回監舍,返回來好奇追問鄭銳拍照的原因,鄭銳閉口不談。

巡迴檢察組第36集劇照

邊國立很快傳回來鑒定結果,米振東左手的大拇指和案發現場視頻中的那個指甲一模一樣,鄭銳連夜提審米振東,想把馮森叫來旁聽,米振東對鄭銳冷嘲熱諷,取笑他事事都要找父親幫忙,鄭銳就和劉鐵審訊米振東,逼他交代殺害徐大發的經過,米振東百般狡辯。

邊國立發信息給馮森,把米振東指甲的鑒定結果告訴他,馮森一直在車裡睡覺,他被信息提示音吵醒,擔心鄭銳衝動之下做錯事,一路小跑趕去審訊室,值班的警衛看他行色匆匆,趕忙打電話通知陳詠,陳詠得知馮森獨自一人來二監區,立刻下令值班的獄警阻止馮森,還要帶上槍。

米振東向鄭銳挑釁,承認殺害了鄭銳的母親鄭瑋麗,可是就憑指甲蓋根本不能定他的罪,鄭銳氣得咬牙切齒。馮森一口氣跑到審訊室,他拚命砸門,鄭銳死死頂住門就是不開,馮森大聲提醒鄭銳千萬不要上了米振東的當,鄭銳強忍心中的憤怒打開了門,馮森趕忙抱住他,鄭銳聲稱他是正常提審米振東。

巡迴檢察組第36集劇照

陳詠和羅勁松帶人隨後趕來,狠狠教訓了鄭銳,米振東得意洋洋地宣稱會好好接受改造,一年半以後就出去和家人團聚,馮森警告米振東不要囂張,並且透露了傅明月在外面等他,米振東的心被刺痛,他強打精神和馮森較勁,誰也不肯認輸,陳詠下令把米振東帶回監舍。

羅勁松把鄭銳叫走,陳詠氣得惱羞成怒,馮森不相信監獄的任何人,所以才和鄭銳私自提審米振東,馮森提醒他監獄有內奸,這句話徹底激怒了陳詠,陳詠對馮森破口大罵,並用人格擔保自己是好人,是對當忠誠的黨員,他一直在努力肅清隊伍,把橙州地區的重新犯罪率降低到世界最低水平,陳詠越說越激動,衝著馮森大呼小叫,馮森連連向他賠禮道歉。

馮森來院子里找鄭銳,鄭銳本想去通知馮森,可米振東一直用言語刺激他,他才衝動行事,馮森不忍心責怪他。邊國立查到常胖子明天要去參加喬逸的新書籤售會,擔心他會對喬逸不利,決定派警察前去保護,邊國立連夜打電話通知馮森,馮森正好要去見喬逸請教張一葦給他的密語,答應明天也去簽售會。

巡迴檢察組第36集劇照

邊國立一早坐車趕往簽售會,司機發現沈廣順開車尾隨其後,邊國立也沒有當回事,他安排了很多便衣警察在簽售會巡邏,現場熱鬧非凡,粉絲們一起高喊口號為喬逸加油助威,馮森準時來參加,白小蓮躲在一邊看熱鬧,陳明忠用手機拍下來現場會的全過程。常胖子混跡於人群中,他當眾向喬逸發問,一口咬定喬逸抄襲了大風箏白小蓮的作品,還搬出張一葦強姦喬逸的事,喬逸被問得無言以對。

常胖子號召粉絲們揭發喬逸,馮森給常胖子搬來一把椅子,讓他說出喬逸抄襲的具體證據,常胖子支支吾吾是說不出來,他惱羞成怒,衝上來對馮森大打出手,反被馮森當場制服,馮森逼他向喬逸認錯,常胖子只好照辦。邊國立帶便衣警察把馮森堵住,以涉嫌謀殺宋麗敏的罪名把他抓走,常胖子拍下來這一幕。

馮森連連辯解宋麗敏是上吊自殺,王志軍證實馮森拿走了他的執法記錄儀,卻沒有拍下來宋麗敏上吊的證據,馮森氣得咬牙切齒,他突然看到喬逸在旁邊的車裡,想去找喬逸請教張一葦給他的密語,邊國立就把喬逸叫到車上同行。馮森發現沈廣順的車一直在後面跟著,邊國立下車來警告沈廣順不要妨礙公務,沈廣順一口咬定馮森殺死了他的妻子宋麗敏,要讓馮森償命。

巡迴檢察組第36集劇照

邊國立當面揭穿宋麗敏當年賣給沈廣順一張前一天中獎的彩票,懷疑他們倆和鄭瑋麗被殺案有關,逼沈廣順說出真相,沈廣順立刻慌了神,邊國立把他帶回去錄口供,他只好束手就擒。邊國立帶馮森和喬逸去見張友成,陳明忠在樓下已經等候多時。

張友成一見面就求邊國立對馮森網開一面,邊國立聲稱他都是按照程序辦事,胡雪娥和沈廣順控告馮森殺宋麗敏,而且王志軍親眼看到馮森對宋麗敏實施犯罪,張友成勸馮森交出執法記錄儀,他堅決不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