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蕭承睿逼沐王妃殉葬 蕭承熙痛失母親


賀蘭芸琪來找蕭承睿詢問情況,蕭承睿只讓她先進宮舉哀,他還有要事商議。蕭承睿派人壓制了蕭承耀和蕭承泰的人馬,蕭承熙坐上王位,各營將士定然不會接受毫無軍功的狼鷹二營成為十二營首要。蕭承睿不肯讓蕭承耀動蕭承熙和蕭承軒,蕭承泰勸他不要猶豫,不然十二營的將士們都會自相殘殺的。蕭承耀和蕭承泰不願擁護蕭承熙,蕭承睿只得答應,但他一定要保住蕭承熙和蕭承軒。賀蘭芸琪偷聽了他們的談話,聽到蕭承耀提出的條件,頓時瞪大了雙眼。蕭承熙坐立不安,他覺得宮裡一定是出事了,賀蘭茗玉叫他別多想,蕭承軒擔憂道,莫非蕭尚遠剛離世就有人要造反?蕭承軒求賀蘭茗玉打聽打聽沐王妃是不是在宮裡,賀蘭茗玉叫凌蓁兒混進宮去打聽,還安慰蕭承熙一定不會有事的。

賀蘭芸琪去找了蕭承禮,蕭承禮故意稱病不願去見蕭承睿他們,賀蘭芸琪是個明白人他才肯出來相見。賀蘭芸琪希望蕭承禮幫幫蕭承熙和蕭承軒,可蕭承禮的處境也並不好,他若為了蕭承熙去爭取一定會被認為貪圖政權,何況他一個人哪裡斗得過他們三個人。蕭承睿又派人來請蕭承禮,如果他再稱病不見就要親自登門,蕭承禮嘆了口氣,看來該來的麻煩是躲不掉的。

長安諾第4集劇照
蕭承禮也無法擁護蕭承煦

蕭承禮、蕭承睿與蕭承耀、蕭承泰的人馬進宮包圍了沐王妃寢宮,宣稱是來宣布蕭尚遠遺言的。沐王妃見蕭承熙和蕭承軒不在,心裡已經明白了大半,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四人要沐王妃給蕭尚遠殉葬,沐王妃心中痛心不已,只得求他們善待蕭承熙和蕭承軒。沐王妃要蕭承睿立誓,不管王位落在誰手裡,他都會保齊二人。蕭承睿在沐王妃面前立誓,沐王妃便心安了,只要她的兩個兒子能夠平安,她所做的一切都值得。

偷聽到這些話的凌蓁兒忙把沐王妃要殉葬的事情告訴蕭承熙和蕭承軒、賀蘭茗玉,蕭承熙不相信,蕭尚遠明明那麼寵愛沐王妃怎麼會讓她殉葬!奈何凌蓁兒話沒聽全,只是告訴蕭承熙,四大親王已經在沐王妃寢宮送行了。蕭承熙和蕭承軒顧不得其他,立刻闖了出去,賀蘭茗玉連忙帶著凌蓁兒跟上去。蕭承熙與蕭承軒打倒守在宮外的士兵們匆忙趕去沐王妃寢宮,沐王妃已經準備好了白綾,聽聞外面的打鬥聲依舊不為所動,一臉平靜地上吊了。蕭承熙與蕭承軒好不容易打退了蕭承睿的人,卻見四大天王打開了門,而他們身後是已經上吊身亡的沐王妃。蕭承熙與蕭承軒痛心不已,他們都不相信蕭尚遠會下這種命令。看著蕭承熙哭暈在蕭承睿懷裡,賀蘭茗玉十分痛苦。

長安諾第4集劇照
沐王妃為了兒子答應殉葬

殉葬是多少年前的舊制,賀蘭茗玉心裡總覺得很蹊蹺,問凌蓁兒究竟都聽到了什麼。凌蓁兒說自己聽到蕭承睿發了一個誓,說什麼一定會善待蕭承熙和蕭承軒,沐王妃還說自己是為了兩個兒子死的。賀蘭茗玉不解,既然是遵從遺命,下葬,那為什麼又說是為了自己的兒子呢。賀蘭茗玉猜到,蕭尚遠離世時一定把新王的名字告訴了沐王妃,四大親王不願擁立新君才會這樣做,而這個人很可能就是蕭承熙。但賀蘭茗玉囑咐凌蓁兒不要向蕭承熙和蕭承軒提起自己的猜測,若是猜錯了對他們兄弟感情不好,要是猜對了更不知道要鬧出多大的亂子,他們是鬥不過四大親王的。蕭承軒哭著告訴蕭承熙說有人在外面散播謠言,說沐王妃內心奸詐蕭尚遠才會讓她陪葬。蕭承熙抱著蕭承軒讓他冷靜下來,那些散播謠言的人就是為了興風作浪,越是這樣他們越要冷靜下來。敏公公來找蕭承熙,說蕭承睿下令曾伺候蕭尚遠和沐王妃的人都要跟著殉葬,可他家中還有年邁的母親。蕭承熙不解蕭承睿為何會下如此狠毒的命令,但也不願意為難敏公公,叫他速速離宮。敏公公卻拿出一塊玉佩,說是蕭尚遠說生前讓他保管的,本打算在蕭承熙二十歲生日時送給他的。蕭承軒十分驚訝,這可是龍佩,莫非蕭尚遠有意把王位留給蕭承熙!蕭承熙想到前段時間蕭尚遠說的那些語重心長的話,甚至讓他做龍佩的主人,難道蕭尚遠心裡的人選真的是他?蕭承熙不想瞎猜,打算先去找凌蓁兒問個清楚。

長安諾第4集劇照
蕭承煦收到了父王的龍佩

凌蓁兒告訴蕭承熙和蕭承軒,自己只是聽到蕭承睿向沐王妃發誓說一定會照顧好二人,不得已又把沐王妃那句話告訴了他們。蕭承軒震驚不已,他就知道這裡面一定有問題,恨不得立刻去問個清楚。賀蘭茗玉連忙來阻攔,殉葬是為了給後輩積福,或許沐王妃說這句話的意思並無他意呢。蕭承熙卻問賀蘭茗玉,如果沐王妃是遵從蕭尚遠的遺命殉葬,他們為何不能陪在沐王妃身邊!蕭承熙不管蕭尚遠是不是要立他為新君,但他明白,自己的存在一定威脅到了某些人,沐王妃是為了他們而死的!誰想登上這個王位,誰就是逼死沐王妃的人,若清楚這個人是誰,他們兄弟倆就算拼個你死我活也要報仇!賀蘭茗玉連忙勸蕭承熙冷靜下來,十二營里內亂並不是蕭尚遠和沐王妃想要看到的,何況他們兄弟二人身單力薄,拿什麼和四大親王拼。蕭承熙逐漸冷靜了下來,以後他們走的每一步都要小心謹慎。賀蘭茗玉安慰蕭承熙,無論如何都要過了國喪期再慢慢查這件事情。

長安諾第4集劇照
茗玉勸誡蕭承煦萬事要謹慎

蕭承睿告訴賀蘭芸琪,再過幾日她就是大盛的正宮王妃了。蕭承禮無意和他競爭,繼承王位的理應是他蕭承睿,賀蘭芸琪問有沒有人提及蕭承熙。蕭承睿道,蕭承熙人單勢孤,誰會擁立他呢。蕭承睿安慰賀蘭芸琪不必愧疚,他曾立下誓言,只要蕭承熙和蕭承軒沒有異心,他會遵守諾言的。賀蘭茗玉來找賀蘭芸琪偶然聽到了這些話,只能裝作沒有聽到的樣子進來了。蕭承睿見到如此貌美的賀蘭茗玉一愣,連忙誇她漂亮,賀蘭芸琪說道,賀蘭明哲早就為她請過大樑的師父叫她讀書識字,通曉各國文字,可是個才女呢,再過幾年一定要為賀蘭茗玉尋一門好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