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集:陸可到延川解除誤會 宋妍使壞沈思怡辭職


8年前的倫敦,大二學生沈思怡晚上狂歡后回到家,打開電腦意外收到陸可為她20歲生日提前三年錄好的祝福,這個祝福在思怡生日當天會自動發送給她。看著視頻里還是高中模樣的陸可,聽著她說的那些暖心鼓勵的話,思怡不禁開心落淚。

時間拉回到眼前,陸可走進病房看到被車撞傷的思怡手臂纏著紗布睡著了,不一會兒她睜開眼睛看到陸可不禁笑了,她以為她不會來了。姚遠匆匆趕到醫院卻被告知思怡被朋友接走了,他拿出手機看到陸可給他發的信息說她帶思怡回家了。

在回去的出租車上,思怡把頭靠在陸可的肩頭,說她在醫院里夢到高中時她們倆爭吵,隨後她醒了想起了很多事,出國前兩年她過得挺糟糕的,每天喝酒混日子不想上學,直到陸可給她發來那個生日視頻,在視頻里陸可說她相信思怡一定能成為了不起的女孩,但思怡覺得自己明明沒有那麼好,她們就像兩個世界的人差距越來越遠,陸可說那些事都過去了。思怡坐直身子說那天陸可走了以後,她什麼都不想面對了,雖然明知這樣不對可還是忍不住往下掉,陸可握著思怡的手說她不會讓她變成那樣的,她就在她身邊哪也不去。

這天思怡回到住處發現陸可喝多了,陸可笑著說她把思怡的朋友喝跑了,再也不會有人拉著思怡出去鬼混了,她會保護她的,她抱著思怡讓她答應以後只能跟她一個人喝酒。姚遠來到酒吧,老黃把溫如馨托他轉交的禮品盒遞給姚遠,姚遠知道她是因為自己昨晚拋下她去找思怡而生氣,他告訴老黃他真正喜歡的是思怡,他會和溫如馨說清楚的。

陸可幫思怡請了年假還給她制定了生活計劃表,她會在她身邊嚴格監督她,讓她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上來。陸可覺得盡調那天她遇到白樺不是巧合,張芒說假如他們有證據就可以去延川基金揭穿宋妍,陸可認為可以試一下,她就來到延川直闖陳總的辦公室,請他再給生活家一個機會。她向他解釋上次是個誤會,她和貓弄沒有任何關係。

陸可回家后,看到思怡在廚房水池邊發獃,手臂有紅色的東西似乎是血不禁嚇了一跳,隨後她仔細一看又不像,思怡笑道是糖漿,原來她是在捉弄陸可。陸可看到她滿血復活就讓她明天去找陳總,說他要重新開啟盡調了,思怡聽了很開心。

宋妍得知延川對生活家重啟盡調不禁很惱火,她讓助手把生活家半年來的新聞都給她找來,她就不信找不出破綻。就在生活家慶祝即將和延川簽約時,曼麗發現網上彈出一篇文章稱賈曉寧事件有反轉,工廠監控錄像被曝光,而曝光此事的正是宋妍。她接受採訪時說生活家很早就有了關玥被冤枉的證據,但一直選擇隱瞞。陸可看后不禁罵宋妍做人沒下限,心情沉重的思怡覺得是她的問題,是她隱瞞證據才被宋妍抓到把柄,緊接著延川打來電話提出中止簽約要重新評估。

這件事給生活家帶來了很大的負面影響,口碑驟跌惡評如潮。心事重重的思怡在家搭積木,溫如馨來找她,思怡說她和姚遠沒有關係了,看姚遠對思怡這麼上心她卻這麼無情,而自己對姚遠這麼用心他卻不珍惜,溫如馨不禁很難過。她告訴思怡這世上有兩種人一種能讓人變得美好,一種只能激發人的惡意,她認為思怡就是後者。 隨後姚遠來到蛋糕店向溫如馨道歉,他不想欺騙她更不想欺騙自己,傷心的溫如馨把戒指還給了他。

這天思怡來到公司向康總提出辭職,她覺得只有自己離開生活家才能挽回讀者,接著她和同事們告別說她相信生活家會越來越好的,臨走時她在陸可的辦公桌上留下了一顆大白兔奶糖。隨後她和姚遠在一家店里遇到了,姚遠說他和溫如馨分手了,他向她表明心跡,她卻覺得他們倆是小孩,他拚命地搶東西搶到了卻不珍惜,而她拚命地毀東西,所有靠近她的都被她毀了,她問他這樣的兩個人合適嗎。姚遠再次被思怡拒絕很痛苦就去酒吧買醉。晚上陸可收到葉舟的短信說他機場的朋友見到思怡了,她是去日本的航班,陸可突然想到了一個地方,那就是高中時思怡很想去的鐮倉江之島。